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青年毒禍損香港人才發展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26 | 理財投資 | 管理人管理 | By 李漢祥
2009-09-19

  青年人工作被僱主批評態度懶散、不肯捱苦、欠積極主動,在近年已經見慣不怪。隨着社會生活質素的改善,現今的青年人普遍在溫室成長,拼搏精神遠不及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人,難怪上一輩經常慨歎「一代不如一代」。更令人憂慮的是,青少年近期接二連三牽涉濫藥事件,年紀最小的只有十一歲,促使社會對年青人濫藥的關注。

最多人濫用K仔

  現在最多青少年濫用的毒品是氯胺酮。根據政府數據,今年首六個月吸食氯胺酮的人數達三千一百四十人,較去年同期增加7.6%,當中57.5%吸食者是二十一歲以下年青人。

  醫學研究已證實,長期吸食俗稱「K仔」的氯胺酮會對腦部造成永久損害,包括智力及記憶力衰退、行動機能受損、說話迷糊及口齒不清、呼吸及心臟機能受損及情緒不穩定。

  人才是城市競爭力的重要元素,而青年人是社會的未來支柱,是香港人力資源持續發展的基石。如果任由青年濫藥情況惡化,這班年輕人的前景固然堪虞,連帶香港的人才發展,亦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試想像,十年後香港人力市場,就是靠這班已被毒品蠶蝕得體無完膚的「傷病軍」支撑,後果將是怎樣?青年濫藥已不是個別社會問題,而是對香港整體發展影響深遠的重大議題,我們有責任竭力打擊青年濫藥。

  禁毒處公布今年上半年數字顯示,二十一歲以下吸毒人數達二千一百七十五人,較2008年同期增加3.3%;二十一歲以下在學校吸毒人數,今年首半年四十七人,已超過去年全年的四十六人。

  大家單看數字未必震憾,但從增長趨勢來看,便可察覺問題不可小覷,尤其青少年在校園濫藥的數字高速增長,可見青年人濫藥風氣之猖獗,已到達非常嚴峻的地步。

  政府將在大埔試行校本驗毒計劃,引起公眾廣泛討論。智經研究中心剛發表的調查發現,71%受訪家長支持校本驗毒,50%表示子女亦支持計劃推行;另68%受訪家長為驗毒計劃可有效阻嚇中學生吸毒,71%認為可有效向中學生推廣反吸毒意識。調查結果反映家長普遍支持校本驗毒試行計劃,並且相信可有效帶來阻嚇及教育作用。

  打擊青少年濫藥刻不容緩,政府亦已加強執法、公眾教育及跟進輔導等多方面的抗毒工作。校本驗毒試行計劃是針對校園濫藥的重要一步,對於已離校或已投身社會工作的濫藥青年,我們亦不可忽視。

林則徐:國日貧 民日弱

  早前有商會捐款支持政府的青少年抗毒師友計劃,協助全港十八區的邊緣青年及曾吸毒青年遠離毒品。另外,香港醫學會將與地區社福機構合作,社區醫生透過診症辨識曾吸毒或傾向吸毒的青年,向他們提供輔導戒毒。這些都是社會各界全民抗毒的好例子,希望政府加強與商界及不同團體溝通,官商民合力打擊青少年濫藥,遏止毒禍削弱香港人才的長遠競爭力。

  「毒品害人,影響一生」。談到毒禍問題,我不期然聯想到清朝湖廣總督林則徐。當年為杜絕鴉片毒害中國百姓,林則徐曾上書清廷:「煙不禁絕,則國日貧,民日弱。數十年後,豈惟無可籌之餉,抑且無可用之兵」。

  從人力資源的角度而言,這番言論寓意深長,正好點出問題癥結所在,警惕世人毒禍為患,足可影響社會、城市以至國家人才的長遠發展。

環球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大學生「高分低能」語文水平日差

Sing Tao Daily 教育新聞
袁效仁
2009-09-07

新學期已經展開一周,相信不少「新鮮人」出席迎新典禮後,已淺嘗大學生活。袁效仁出席院校的迎新活動時,跟各大學高層傾開,他們均異口同聲向袁效仁大吐苦水,指近年學生的語文水平每況愈下,值得大學生警惕留意。

「中不成,英不就」

其中一名大學高層慨歎,本港推行母語教育多年,但現時許多學生語文水準卻是「中不成,英不就」,顯示社會、家長、學生依然抱着「重英輕中」的觀念,不過學生的英語能力不見得好,中文也難言達標。

他分析指,中文是香港中、小學生在日常生活中最常接觸的語言,但在母語教學政策下,學生卻連日常溝通的中文也學不好,令他們溝通、表達等能力欠佳,自然難以學好英文。

針對現時社會認為,大學採用英語教學,因此中、小學也應採用英語教學,該名高層就反駁,日本、韓國兩國均採用母語教學,但毫不影響兩地國際化的程度,顯示香港在中、小學期間應貫徹採用全中文教學,讓學生打好中文基礎,而非中、英夾雜,並將英文視為其中一門語文學科。

遇「實戰」能力打折扣

其實袁效仁知道,香港的大學生語文水準並非如外間般劣評如潮,因為教資會推行英語離校試至今,學生的成績節節上升;不過另一名大學高層就同袁效仁講,學生英語能力雖足以應付考試,但在職場實戰時就大打折扣。

他舉例指,一名工程本科生可以在英語離校試獲得高分,但他踏入職場後,撰寫工作報告、技術文件時就會遇上問題;若需要撰寫中文版的報告、文件時,畢業生因不熟悉中文的專有名詞,加上中文寫作技巧生疏,更令僱主質疑他們的工作能力。

針對大學生語文水準每況愈下,兩名大學高層均不約而同表示,計畫在大學四年制下,增加語文相關的學分一倍。其中一名高層更透露,該校打算在新學制下,要求學生每年都必須修讀職業導向的語文課程,相信一眾「新鮮人」在新學年宜在語文上痛下苦功,增強自己在職場上的競爭力,否則畢業後語文能力仍會落後於人。


1 Comment

對不起,這次我投票給右派

Open Magazine
茉 莉
2009-09-01

像本人這樣的中間選民,不同時期可以選擇不同的黨派,瑞典經濟繁榮選擇左翼社民黨,當經濟蕭條不妙時,就應該考慮右派。

一位瑞典婦女敲開我家的門,遞給我一疊有關歐洲議會選舉的宣傳品,很有禮貌地說:「請你支持我們社會民主黨!」我搖搖頭,很直率地告訴她:「我過去曾是你們社會民主黨的支持者,但在上次瑞典總工會主席宛婭的事件中,社會黨的領導人沒有和宛婭拉開距離,沒有堅持原則,令我很生氣,所以我這次決定不投社民黨。」那位婦女似乎理解我的心情,她又建議我投票給社民黨的友黨││綠黨和左派黨。

  早已拿定主意,要用手中的選票懲罰社民黨等左派聯盟一次,所以我只能抱歉地說:「對不起,這次我要投票給右派保守黨。」宛婭事件使左派公信力大減  宛婭(Wanja Lundby-Wedin)原是一個護理員,就像很多能幹的瑞典女性一樣,沒有高學歷的她憑自己的奮鬥,二○○○年成為瑞典總工會(LO)的主席。瑞典工會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是和政府、資方三足鼎立的社會力量,其組織之強大舉世聞名。

  今年三月,瑞典總工會領導人給自己制訂高額退休金及其獎金的內部協議,被媒體揭發出來,引起公眾的憤怒。不少下屬工會強烈要求宛婭辭職,但宛婭說她並不知情,裝出一副無辜的態度。由於工會內部有不少人為宛婭保駕,罷免的動議未能通過,從此瑞典總工會的公信力大為下降。

  工會的腐敗在西方不是一個新話題,但瑞典是世界上最廉潔的國家之一,這種濫用工會福利基金的行為是不可以接受的。發達國家一般都有貧富差距大的弊病,而瑞典因為有強大的工會文化,有平等公正的社會理念,有通過稅收杠杆讓全民分享財富的再分配制度,所以倖免貧富懸殊的症候。因此工會領導人為自己撈取巨額獎金和退休金,令很多工人感到寒心。

  瑞典社會民主黨是與工會長期親密合作的政黨,該黨自一九三二年後長期執政功績輝煌,創造了獨特的「瑞典模式」,被譽為「世界上最成功的政黨」。然而在二○○六年的大選中,社民黨被四個政黨組成的右派聯盟所擊敗。雖然在野,社民黨以其勢力的深厚,聯合左派黨和環境黨組成左派聯盟,準備捲土重來。

  由於工會是社民黨最大的政治支柱,總工會主席也就是社民黨中央委員會的當然成員。宛婭事件發生時,她的社民黨領導層的哥們姐們態度曖昧。這一次,連像本人這樣的社民黨支持者也看不慣了。如果一個以追求社會公正為宗旨的政黨縱容腐敗事件,道義資源的喪失,也就是選票的喪失。

經濟危機時要選講效益的右派  一般來說,右派講效益,左派講公正。在北歐選擇講社會公正的左派,比較符合我們這種移民的利益。但情況是在變化的,瑞典的左右派似乎都在往中間道路上走,雙方都誓言要保護獨特的瑞典模式,區別只是在於,誰有能力給人民帶來更大的福祉?

  上台才兩年多的瑞典右派政府雖然名為保守派,實際上已接過了左派的公正旗幟,繼承了社會民主主義的多項政策,承諾保障弱者的利益。這是保守派長期在野後所做的改變。這種改變使他們贏得了選舉。現在,和其他國家的右翼黨派比較起來,瑞典右派聯盟已經不太有「右」的特色了。

  人類本來就應該有多種選擇。一個國家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是與該國的歷史文化、本土傳統分不開的。瑞典人的平等觀念,深植於其民族歷史與基督教傳統之中。傳統的基督教會採用的是扶貧濟窮式的做法,這種社會福利框架,由瑞典政府接手並擴展,逐漸成為法律。在這裡,任何一個政黨想要挑戰這種保障福利的平等制度,必敗無疑。

  對中間選民來說,不同時期可以選擇支持不同的黨派。當瑞典經濟平穩繁榮時,可選擇左翼的社民黨,因為他們會為選民爭取更佳的福利;當經濟蕭條時,就應該考慮支持右派了,因為右派一般比較擅長經濟事務。

  自從去年美國的金融危機殃及北歐,執政的右派黨處理危機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我們的首相賴因費爾德才四十來歲,面對一個個企業破產告急、人心惶惶的現實,他表現得冷靜鎮定,小心謹慎,非常務實地處理問題。不管面臨多大的壓力,政府都不輕易掏出納稅人的錢出來救市。比較起只會唱高調的左派,這位年輕的右派首相讓我們相信,他是能領導我們如履薄冰一般度過危機的。

瑞典任主席將怎樣影響歐盟?

  看來不止我做這樣機會主義式的考慮,這次歐洲議會的選舉,不少國家的選民投票給右派,左派政黨遭受挫折,例如英國執政的工黨,僅獲大約百分之十六的選票,很是灰頭土臉。左派們哀歎說:「這次投票的結果意味著,歐洲社會主義者進入了一個可悲的時期。」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歐洲就從此向右轉了。這次歐洲選民拋棄左派,大都和筆者一樣,不太相信左派有對付金融危機的能力。但左派的一些有價值的社會理想,例如平等富裕、環境保護等,仍然是歐洲人關心的共同主題。同時,金融海嘯使英美放任式的自由主義經濟模式遭到質疑,左翼經濟思想在歐洲重新興起。有趣的是,由政府監控市場的左翼思想獲得更多的承認,卻並沒有為左派政黨換來選票。

  今年七月一日,瑞典接任歐盟輪值國主席。這個歐洲邊緣小國的人民很高興地看到,本國的首相英氣勃勃地站在歐盟主席台上。瑞典十五年前加入歐盟以來一直比較強烈批評歐盟,瑞典人甚至拒絕加入歐元區。這是因為酷愛民主的瑞典人擔心,遠在布魯塞爾的歐盟領導人很難接受民主監督,而且,歐盟官員薪水太高,花錢太多。

  現在,對歐盟說「不」的瑞典人明顯減少,感興趣的人增多了。過去主張讓瑞典退出歐盟的瑞典環境黨,現在也改變了態度。人們仍然在批評歐盟,但他們已認識到歐洲國家之間合作的重要性,只是不太希望歐盟成為一個大國或者聯邦,而希望保持一種以主權國家為主導的合作模式。

  上任伊始,瑞典首相賴因費爾德即明白,他面臨的是一個特別艱難的任期。經濟危機帶來的企業破產和高失業率,人類賴以生存的氣候越來越惡劣的問題,都是他要對付的最重要的政治目標。此外,還有歐盟各成員國和歐洲議會之間無休無止的人事安排爭執。

  瑞典人的民族性比較重紀律、求完善、合作精神很強。賴因費爾德正在把瑞典人樸實穩健的作風帶到歐盟,在二十七個成員國的大家庭裡協調各方,勤儉持家。一個團結互助的歐盟將更好地保護歐盟公民的利益,捍衛並推廣歐洲價值觀,從而承擔起全球責任。

二○○九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