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英國的「蟻族」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6 | 特稿.體育 | By 琦瑪
2010-05-29

在倫敦和我同屋差不多兩年的一位英國女生,自2009年2月在某著名大學人文學系畢業後,一直在找工作。這期間,她試過不少「工作」,更在一家世界聞名、財源充沛的文化中心當過市場推廣見習生。她為了支持這份三個月的無薪見習,每星期都工作七天:四天在文化中心,周末在科學館兼職售票。我問,這份見習職位,會否看表現而可能成為正職。她說同事大部分都是無薪見習的大學畢業生,一批期滿了便換上另一批,只有少數的管理人員是正職受薪員工。上司在見習期即將結束時,更請她面試接替她那無薪「職位」的新人。

不能離家自立

最後,靠着科學館一個星期兩三天的兼職,她還是負擔不起在倫敦的生活費。她這年來載浮載沉的,想也心力交瘁了,要回小城老家和父母同住。我希望她能好好休息,及早找到工作。

但我不得不想,若在倫敦都難以找到糊口的工作,那在市面更蕭條的小城市,就只能更加渺茫:經濟如不改善,在家再蹉跎一兩年,前途無望不用說了,身心也會受到嚴重打擊。在這個年代,失業者多被視為慵懶之輩,他們往往因此承受沉重的心理壓力,自責不已,羞於和別人交往,以至同社會隔絕。而這種孤立比任何東西,更會摧毀一個人。

一位二十來歲的女同事,為了減省開支,在4月租約完結後會搬回母親家裏,結束兩年的獨立生活。另一位同事早已成年工作的女兒,不但沒有能力離家自置居所,連男朋友也要搬進去和她一家人「同居」。從前我總以為,一般英國人的生活會比香港人過得自由自在。但在耳聞目睹後才發覺,許多英國「八十後」,因樓價租金高昂、就業困難而不能離家自立的情況,同香港其實沒有太大區別。

雖然這些朋友,還未不幸至成為官方承認的「貧困人口」,但他們的處境,很明顯的在可預見的將來如果不是更差,也不可能有怎樣的改善。在英國,大學畢業生失業或做無償見習生,是十分普遍的現象。在階級社會裏,「望子成龍」的思想,並非中國人所獨有:讓孩子升讀大學向上流,是許多英國中下階層家長的願望。然而,事與願違,學士碩士失業半失業,要繼續依靠家長,在這個年頭已經司空見慣。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福利資本主義崩解之後,英國高等教育更加遠離「有教無類」的全民教育理想,進一步回歸十九世紀,成為「用者自付」的一種商品。在新學年,英國政府決定在倫敦削減2800萬英鎊的大專教學撥款,在英格蘭削減六千個大學學額,而學費則調高至5000英鎊一年。但是,愈來愈多支付了高昂入場費的大學畢業生,不是找不到工作,就是做連最低工資也拿不到的無償見習生 。

內地社會轉型

這些英國「八十後」的困境,讓我想起內地的「蟻族」:「高校畢業生低收入聚居群體」。對外經貿大學副教授廉思組織的著名調查估算,全國的「蟻族」達到百萬以上。據新華社報道,「蟻族」平均月薪不到2000元人民幣,多數沒有社會保險和勞動合同,有的更在失業和半失業之間徘徊。針對這個情況,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洪大用認為,部分大學畢業生的實際工作能力與社會需求有很大差距,並說:「當前我國正處在社會轉型時期,出現像『蟻族』一樣的新群體是正常的。」不過,中國大學畢業生「蟻族」化的情況,並非如洪教授所指,是社會轉型時期的「正常」現象。因為在市場經濟發達、即早已完成「社會轉型」的地方,「蟻族」現象不但沒有消亡,還隨着經濟蕭條而明顯惡化。洪教授這裏的說法,跟一些香港教授「指出」大學生失業是因為他們質素下降、甚至英語不靈而造成的理論,有異曲同工之妙。

其實,洪教授式的「解釋」,不但倒果為因,還完全忽略了造成大專生大量失業的結構性原因。二戰結束後,高等教育大規模擴張,勞動人口受大專教育的比例日漸提高;在中國,近一二十年的教育產業化政策,也產生了人數龐大的大專畢業生群體。理論上,更多人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是好事一樁。但在市場經濟之下,高等教育脫離不了它也是一種商品的事實:大學管理層為求牟取利潤,賺取花紅,炒賣時興科目,削減資本家認為多餘的人文社科課程,是個普世的趨勢;而在政府大削高教經費、加速其商品化的政策前提下,英國大學更以海外生為搖錢樹,向他們收取比本地生高至少三倍的學費。

糟蹋人力資源

在市場經濟之下,高教發展和社會需要的脫節,是個必然的現象;而它的嚴重程度,基本上是由景氣周期決定的。正因如此,畢業生前途的好壞,同個人能力和知識水平,都沒有必然的關聯。例如,同屋的另一位租客,雖為英國本土白人,兼在某世界聞名的理工科大學病毒學碩士畢業,但一年多過了,還只能靠兼職調酒師過日子。平心而論,我這裏舉出的「人辦」—只是成千上萬英國畢業生遭遇的兩個例子—對社會來說,真的是「多餘」或「無用」的嗎?決不是的!而是市場失靈,才將這些潛在的社會棟樑,推向需要福利救濟的「弱勢」邊緣:寶貴的人力資源,就是這樣的被糟蹋!面對這種慘痛的現實,我們不得不思考:「自由市場」究竟是調配資源的最佳機制,還是寡頭利潤壓倒社會發展需要的工具?

琦瑪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