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中文大學,請您學會講道理

Leave a comment

Ming Pao Daily News
D06 | 世紀 | 世紀.烽火馬料水 | By 周保松
2010-06-21

六月二日晚上十一時○四分,我們收到中文大學發出的「堅守政治中立原則」電郵通告,拒絕中大學生會置放民主女神像於校園的申請。不足兩天,此事演變成建校以來最大的管治危機。六月四日深夜,未圓湖畔,大學站前,在三千人見證下,民主女神像降臨中大。

作為中大人,眼見母校數十年傳統和名聲有毁於旦夕之虞,那份焦灼心傷,難以言述。痛定思痛,從今次及過去幾年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件中,我們得了什麼教訓?如果我們只是推搪卸責,並歸咎公關工夫不到家或學生不聽話,那麼類似事件恐怕只會一再重演。中大從價值理念到制度文化到日常教研,已現危機,這是中大員工不難感受到的。如果我們不好好反思,並努力謀求改革,那麼我們不僅有負香港社會對我們的期望,也必將承擔深重的歷史責任。

對於整個事件,可議之處甚多,我這裏只談一點,就是希望中文大學從今天開始,能夠學會公開講道理,並用理由說服我們。原因有三。第一,大學是追求道德學問之地,而決定真假對錯的,是客觀的理由,不是人的身分地位權力。第二,大學是公營機構,校方有責任將許多影響深遠的政策背後的理念理據公開宣示,容許師生自由討論,既讓自己有糾錯機會,也可藉此建立管治的正當性。第三,言傳身教,是教育的不二法門。如果大學整天給學生批評一言堂黑廂作業假諮詢,也就難言能為學生提供什麼良好的民主教育示範。中大要有明天,第一步是學會以理服人。

***

以今次爭論為例,校方整份聲明不足三百字,聲稱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一致決定「大學必須堅守政治中立的原則」,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維護所有大學成員享有表達不同見解和持有不同立場的自由」。正是基於此原則,而非別的理由,才拒絕學生會的申請。由此可見,校方十分重視此事,且經過深思熟慮才有此決議。既然如此,我有以下三問:

一,既然大學一直堅守中立原則,為何多年來不在校園公開宣示,使大學員生有充分認識,反而在之前諸多事件中(例如去年頒授榮譽博士給唐英年先生)讓人質疑校方有明顯的政治偏頗?二,校方明知此事敏感,勢必引起社會爭論,甚至傷害很多香港人的道德情感,影響中大聲譽,那麼作出決定前,為何不舉行公開聽證會,詳細解釋背後理由?三,聲明公布後,面對校園內外潮湧的批評,為何校長及委員會成員不利用這個最後機會,為自己所篤信的原則公開辯護,爭取師生公眾支持?

我對此實在不解。我並不介意校方有自己的立場,我在意的是為什麼不能將支持這些立場的理由,好好公開說清楚。我們至今收到的信息,都是由公關部發出,非常簡短,沒有下款沒有解釋,只是通知。而劉校長至今也沒有站出來,向全校師生作過任何正式交代。這樣做的結果是,所有師生對大學真正發生什麼事一無所知,管理層的道德誠信受到公眾質疑,整所大學辛苦建立的聲譽嚴重受損。最教人難過的,還是我們收到不少學生和校友來信,哀嘆母校緣何變成如斯模樣。我們為這樣一紙聲明,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應該嘗試理解校方提出的政治中立原則,認真探究其意涵,並將道理說清楚。畢竟這並非兒戲之事,而是關乎一所大學的未來。

***

依我理解,所謂政治中立原則,是說掌控大學行政權力的決策者,在就大學事務作出決議時,不可以訴諸政治理由作為決定的依據。也就是說,決策者在做決定時,有意識地採取一種自我約束的態度,暫時擱置個人政治判斷,並只考慮其他的相關理由。這裏須留意,中立原則只適用於擁有權力的大學決策者,而不適用於一般教職員和學生。原因很簡單,只有決策者才代表大學,同時只有決策者才有決定大學事務的權力,因此需要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所以,某大學教師參與政黨活動和中立原則根本不相干,但一校之長擔任某些政治職務卻有可議之處,因為我們無法保證,校長會否因為該等職務而在決策時引入政治考慮。所以,如果大學真的重視中立原則,為表公正,掌權者理應自我約束,避免擔任和其職責無關的政治職務。

為什麼大學要謹守政治中立原則?據中大校方解釋,因為這有助於「維護所有大學成員享有表達不同見解和持有不同立場的自由」。這有其道理。試想像,如果大學在決定資源分配、人事聘任以及課程設計等問題上,用的不是相關且適當的學術理由,而是考慮該部門或當事人的政治立場是否和校方一致,那麼自然構成政治審查,威脅學術自由。此外,中立原則還有一重作用,就是當大學受到外來政治壓力,要求校方對老師學生的言論和活動作出限制時,它可以用此原則抵擋那些要求。所以,政治中立原則的背後不是價值中立,而是很深的道德信念:大學的最高使命,是追求真理。要發現真理,大學必須兼容並包,容許不同觀點在校園互相交鋒,自由辯駁。大學的角色,不是宣揚某黨某派觀點,又或服膺當權者的政治意志,而是盡最大努力,保障師生在一個自由環境中進行自由探索。

有了以上理解,那麼當學生會向校方提出申請時,最正常的做法,是根據既有行政程序,經雙方討論後,即可決定能否置放,置於何處及放置多久。無論最後決定是什麼,根據校方定下的自我約束的中立原則,它一定不可以訴諸政治理由。教人詫異,校方白紙黑字給出的說法卻是: 「如有行動或活動反映政治立場,而對大學政治中立的原則有損者,大學不應涉及。鑑於上述的原則,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不能接受學生會會長五月二十九日來函所提出的申請。」

這個論證不能成立。

不錯,學生會的申請,毫無疑問反映了它作為一個學生團體的政治立場。但學生會不是大學決策者,學生會的立場更不代表大學的立場,它沒有任何責任要保持政治中立。因此,為了貫徹中立原則,校方的結論理應是: 「在滿足其他非政治性的相關條件後,應該批准學生會的申請。至於該件展品的政治含意為何,校方不作判斷。」奇怪的是,校方最後卻引用了自己對民主女神像的政治判斷來否決學生會的申請,也就等於一手破壞了大學自己聲稱要堅守的政治中立原則。在邏輯學上,這叫做自我擊倒(self-defeating)。同情地理解,校方或會回應說,一旦容許學生會將女神像置於校園,難免令人誤會這就是中文大學本身的立場,從而惹來很多麻煩,有礙中大長遠發展。這個問題很易處理。只要校方出一紙聲明,又或在神像邊加一告示,說明學生會的立場和大學無關即可。如果校方堅持說,這種切割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那這也就表示,它要對中大所有團體舉辦的活動皆作審查,凡牽涉政治性質的都要排除出校園之外,確保大學和政治絕緣。我想普天之下,沒有人會接受這樣的結論吧。

***

在上述討論中,我們假定了政治中立原則的合理性,並指出由此原則推導不出校方要下的結論。但想深一層,一所大學真的應該在所有事情上保持政治中立嗎?我們不要忘記,政治中立的原意,是更好地保障學術自由。因此,當大學的學術自主性受到外來勢力威脅時,大學就不宜再談什麼「政治中立」,因為這些勢力要破壞的,正是中立原則背後所要保護的學術自由。大學此其時要做的,是直接站出來拒斥這些干預。學術自由是大學的基石。沒有這一基石,整所大學都會崩塌。

再深一層,大學並非世外桃源,學術自由更不可能單獨存在,而是建立在整個政治制度的自由體系之上。試想像,如果一個社會的基本人權得不到保障,沒有民主法治,欠缺廣泛的公民和政治自由,那麼大學也難獨善其身。這點我們應該有所體會,因為在今天香港的大環境中,因為種種原因,大專院校的自主性早已十分脆弱。所以,如果我們真的視學術自由為大學的命脈,那麼在專制與民主、奴役與自由、壓迫與解放之間,大學沒有任何中立餘地。又深一層,學術自由是大學生存的條件,卻不是唯一和最高的目標。大學更重要的使命,是在自由的環境下,培育學生的獨立人格和批判意識,鼓勵他們求真求善求美,並對建設合理公正的社會有所承擔。所以,在不影響學術自由的前提下,大學實在毋須因為政治中立而自綁手腳,不敢去肯定和弘揚一些經過長期實踐而得到充分證成的政治價值。難道鼓勵學生追求民主自由,懂得尊重容忍異見,勇於實踐公義,關懷弱勢社群,不可以是(或不應該是)大學的責任嗎?中立原則本身不是大學的最高原則,而是為了保護學術自由而衍生的操作性指引,我們千萬不要主次不分和因噎廢食,因而患了政治潔癖症又或政治恐懼症。

我相信關心中大的人,都會為今次事件痛心不已。因為無論實情如何,已令整個社會懷疑中大捍衛學術自由的決心。這是大學受到的最大傷害。我對中大有很深感情,並相信她有更遠的路要走,有更偉大的使命去完成。但這次事件讓我意識到,如果在龐大的體制面前,由於長期的安逸怯懦恐懼漠然和明哲保身,我們整個知識群體喪失批判性的話,中文大學的路將會十分難行。

我們不是旁觀者,我們責無旁貸,我們任重而道遠。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 周保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