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隱蔽大學生 失業5 年不出戶

Leave a comment

Ming Pao Daily News
A12 | 港聞 | 特稿 | By 梁偉健
2010-07-19

隱蔽青年是近年本港社會一個新現象,但在工作壓力及生活失意等因素下,隱蔽中年亦開始出現。一名具海外大學教育程度的大學生,因回港後工作不如意,在家隱蔽5 年,每天只上網打機過活,與外界幾乎斷絕聯繫。後來,獲得社工介入,重新走入社會,在飲食業任職,令原本對他已完全失望的老父,在收到他第一份家用時,忍不住老淚縱橫。

如不少剛重投社會的隱蔽人士一樣,阿成(假名)在接受訪問時顯得有點憂心及緊張。協助阿成的基督教服務處「隱蔽」成人上門輔導服務督導主任哈偉明及社工熊廣泓表示,阿成鼓起很大的勇氣站出來分享經驗。

現年34 歲的阿成,當年因未能在港升讀大學,於是改到海外升學,約在5、6 年前畢業回港。原本他希望任職教師,但最後只找到需要推銷產品的文職工作。

阿成憶述: 「由於工作表現未達僱主目標,不時受責罵,加上與女友分手,故辭職休息,希望再找新工。」他萬萬想不到,這次「小休」竟然長達5 年多。

斷絕親朋來往終日上網打機

在這5 年,阿成每天皆留在家裏,經常留在房間上網玩遊戲。他每星期只出街一天,就是去超市買下一個星期的必需品及食物,之後便足不出戶。阿成表示: 「當時為怕見人,會選擇在晚上到超市,一買完便立刻回家。」

即使父母及妹妹不滿,他也無動於中,亦斷絕與所有朋友來往。這種生活足足維持了5 年,母親期間去世,他主要靠與父親一同領取的綜援金過活。

放下學歷包袱投飲食業

直至去年,阿成偶然在電視節目看到有關隱蔽青年的訪問,當時方驚覺自己正是一名隱蔽成人,故主動致電基督教服務處尋求協助。由於很久沒有與人溝通,甚至連說話能力亦退化,要慢慢重新學習說話及溝通技巧。

熊廣泓指阿成算是情况不太差的隱蔽人士,因他本身也很想作出改變,故他誘導阿成放下學歷這包袱,去應徵沒太多學歷要求的飲食業工作。

阿成坦言,由於失去了5 年光陰,故很珍惜現在擁有的這份工作,但起初仍要面對溝通及人際關係的問題,經過半年後開始適應。阿成開心的說: 「爸爸起初對我重新工作沒有信心……記得第一次出糧給他家用時,他更哭了起來。」現時他與父親皆脫離綜援網,自力更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