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奧克蘭理工大學 ──體驗最和諧的國際交流經驗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3 | 副刊.文化 | 留學誌 | By 楊天帥
2010-08-21

和諧是政府甘願把只有5%人操的土語定為官方語言之一;是人人自律,沒有造假沒有扑頭黨;是沒有種族歧視,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和平共處。

假如中國是一個學生,他應該去紐西蘭留學,以體驗最和平的國際交流經驗。

今次留學誌介紹的大學一如其祖國,地小,人少,年紀輕。

紐西蘭1947年始獨立,全國面積只有二十六萬八千零二十一平方公里,中國比她大三十六倍。人口約四百萬,只有中國的三百三十二分一,比香港一半多一點。

奧克蘭理工大學(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AUT)只有十年歷史,是全國八所大學中最新的一所。現正在該大學就讀的廖偉鍵(Gavin Liu)如此形容:「AUT就好像香港的City(城市大學)一樣,地方細,學生好Close。」他的說法並不全對。他所在的校園名為Wellesley,位於奧克蘭的中心商業區(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CBD),是AUT的主校園。該校還有另外兩個分校園,分別位於Akoranga與Manukau。三地距離甚遠,該校學生多只會在一個校園活動。

遠走他鄉留學,無非是為了「浸鹹水」,現今說法則為「爭取國際交流經驗」,都是同一回事。AUT的一大好處是名副其實的「國際化」,約一萬名本科學生中,只有42%是本地歐洲人種,10%是土著毛利人,其餘48%都來自世界各地八十五國。

「我有四個室友,分別來自瑞典、美國、越南,另一個是同來的香港朋友。AUT的學生不少來自德國和北歐地區,中日韓與印度學生也有許多,整條Upper Queen Street(市中心的主街)都是日韓餐廳,到處都能聽到普通話、日文、韓文。」AUT的香港學生數目不多,只有六十五人。「不過來自內地的同學告訴我,在這裏找工作反而要懂得廣東話。他們說,很多華人公司的老闆都是廣東人或香港人。」

不分國籍融洽相處

Gavin說,走進課室,看見同學全都來自不同國家、不同種族,彼此融洽共處,甚有世界大同的感覺。

「不論哪個民族,大家都好friendly,完全不會有歧視。」Gavin道。「這一點是很神奇的。你也知道,日本人民族性一向好強,自己同自己玩,不喜與外人相處,但他們來到紐西蘭,一樣會打開心窗,與我們中國人交流。」AUT沒有「民主牆」一類東西,因為根本就不會有人投訴。「要是香港學生有不滿,倒也真是投訴無門哩。」紐西蘭人性格祥和,「我從沒聽說過他們會遊行示威。香港的大學學生會參與社會運動,AUT的則不會」。

「AUT的學生會叫AuSM(Auckland Student Movement),只負責搞學生活動。當然,他們都有Office啦,不過只是用來賣車票罷了。」除車票外,其實他們還賣電話卡、電影票……總之,就是以服務學生為主要目的,不會接觸政治社會議題。

「這裏的人真的不會有怨氣……」Gavin說。「大家總是心情輕鬆,很喜歡笑。可能是因為人少車少吧。」「最多就是嫌寬頻上網太慢,偶爾發點牢騷。因為Download速度大約只有每秒10kb左右。」

讀書不必費心機

紐西蘭人就好像他們國家特多的綿羊一樣,懶洋洋地生活、懶洋洋地工作。讀書也是一樣,AUT很多學生都儼如半退休似的,信奉「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等到秋來冬又至,執埋書包好過年」的大道理。

「同學們好少讀書的,哈哈!他們一天到晚只想去哪裏玩。」香港的大學生選修Course,紐西蘭叫做Paper。「一份Paper每星期約上課三小時,與香港的三個credit course無分別。」Gavin說。「但他們每個學期只讀四份Paper,有時甚至讀兩份。」讀兩份Paper,即每周上課六小時,幾乎等於無讀。

「功課也超簡單!比如說寫一份Proposal,AUT的教授會給你一本簿,寫明用什麼結構、重點在哪裏、要包含什麼內容,要是不明白還可以問教授……除了用英文寫作比較棘手外,對香港學生而言實在太簡單了。」「香港學生鍛煉慣了,做功課的能力要比歐洲人強得多。」不僅能力較佳,態度也較認真,「聽說在學期中功課死線前一星期,圖書館裏一律都是亞洲人。我們慣於投放大量時間於做功課,歐洲人通常只會『頹交』」。

「不過另一方面,他們的思想比我們廣,視野也比我們闊。」Gavin說,歐洲人在課堂上會與當地人討論諸如BP(British Petroleum,指墨西哥灣漏油事故)等世界大事。「跟香港大學生說BP,十有八九可能連名字都未聽過。」

校內飲酒不鬧事

既是新學校,設施不單應有盡有,不應有的(可能不應有吧)都有,說的是校內酒吧。

「因為北歐人多,AUT的學生喝酒喝得很厲害,宿舍電梯中就堆滿一地酒瓶。」Gavin道。「有時中國人真的好難明白鬼佬。我們平時應酬得多都會生厭啦,但他們日日開Party,一點也不覺得累。」留學外國,擔心的來來去去都是幾個問題,譬如治安。香港社會治安一流,奧克蘭幸好也不遑多讓,有意到當地讀書的讀者可以放下心頭大石。

「這裏好安全,紐西蘭人是很自律的,打劫等案件甚少發生,所以街上連警察也少見。」Gavin說。最令人驚嘆的是,即使喝至酩酊大醉,紐西蘭人最多也只會當街當巷引吭高歌,醉酒鬧事非常罕見。

「對!就連酒鬼都好乖。政府有規定在中心商業區不可喝酒,整條街就真的連玻璃樽都沒能找到一個。大家都會很聽話的,要不就在酒吧喝,要不就在超市買了捧回家喝。」所以,根據經濟與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評分,紐西蘭的GPI(Global Peace Index)位列榜首,榮膺全球最和平國家。

和諧嘛,可不是靠封國民嘴巴營造出來的哩。

楊天帥

gyeung@hkej.com

奧克蘭理工大學

(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實用資料

建立年份1895 年,2000 年升格為大學

位置紐西蘭奧克蘭

學校類型公立

學生人數約23000 人

學院數目5

學系數目32

本科數目60

特色學系工商管理、毛利社會發展

教學語言英語

費用約16 萬港元(包一年學費及住宿費)網址www.aut.ac.nz


Leave a comment

西九自製三不像 內容浩繁諮詢難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2010-08-21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昨天公布西九文化區三個設計方案,並進行三個月諮詢。由於西九的「主要矛盾」(地產項目)已被放開一邊,而「次要矛盾」(文化項目)即使有爭議,但基於本質上言人人殊莫衷一是,傳媒以至公眾都難以凝聚成主流民意,再加上相關問卷大玩「諮詢勞累」(consultation fatigue),預料三個月後根本不會出現突破性進展,令西九這個源自一九九八年的項目,繼續成為懸念,直至下任特首上台,方會重現「曙光」。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昨天以西九管理局主席的身份,主持西九文化區第二階段公眾參與活動的揭幕禮,強調「這不是一場零和比賽,雖然最終會有一個方案成為主體方案,但它可以吸納另外兩個方案的亮點,集各家精華,錘煉成一份理想藍圖」,其後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補充說:「無論我們挑選了任何一個,負責那個圖則的規劃師,會全程跟進整個項目,由開始一直至完成,這樣能夠更加確保圖則規劃的完整性及系統性。」唐英年這兩段發言,反映出三大訊息:一、三個設計方案其實都是「規劃方案」,而非「建築方案」;二、不惜犧牲渾然一體的規劃概念,怕是緣於依然揮不去「天幕夢魘」;三、事先張揚願取拼湊方案,顯然是「政治決定」壓倒「專業決定」。

關於第一個訊息,必須指出,雖然三個設計來自三位知名建築師,但其實都是「規劃方案」,而非「建築方案」,這點公眾必須釐清,否則就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打個比方,「規劃方案」是印象派畫作,「建築方案」是寫實主義作品,公眾切勿以印象為具象。進一步說,現階段須要諮詢公眾的是「哪個規劃好不好?」,而非「哪些建築美不美?」,一古腦兒談「美」,不是捉錯用神,就是被人誤導。

關於第二個訊息,規劃概念本該渾然一體,不但不該「三合一」,就連這裏加一條天橋,那裏加一塊草地,皆非規劃階段的嚴肅課題,一旦認真談起來更會顯得不合時宜不倫不類,儼如把中國古代四大美人的眼耳口鼻拼湊在一張畫皮上。而唐英年反覆強調「可以吸納另外兩個方案的亮點」,固然可以視之為「廣納民意」,但亦難免令人回想起二○○二年開始連珠炮發的「天幕夢魘」(當年的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反覆強調,天幕這個「世界級地標」是入標者的必備條款,並指天幕是西九整體布局的靈魂,由此引申,「單一招標」則是西九發展計劃的基礎,結果輾轉導致推倒重來)。

關於第三個訊息,唐英年事先張揚願取拼湊方案,解讀起來,可謂揚棄英式「霍布森的選擇」(Hobson’s Choice),而訴諸港式「自助餐心態」(Buffet Mentality)。「霍布森的選擇」即是「別無選擇的選擇」,港英時代的經典包裝方法是先發表綠皮書,再發表白皮書(個別情況甚至直接發表白皮書);至於對應「自助餐心態」,即是表面上任君選擇,實則以「諮詢勞累」的方式模糊化反對意見,從而營造「官定主流民意」。過去一兩年,犖犖大者有《醫療改革諮詢文件》(俗稱「醫療融資六方案」)、《優化建築設計誠邀回應文件》(俗稱「發水樓諮詢文件」)、《二〇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俗稱「政改三及第諮詢文件」),而這一次也沒有例外,相關問卷的複雜程度,足以令人懷疑政府收集民意的誠意。

西九管理局諮詢委員會主席張仁良表示,今次諮詢結果會作為正式規劃圖則的參考,並將於明年進行諮詢,最終規劃圖則會在二○一二年前提交城規會。言下之意,最「惹火」的財務安排及建築設計,勢將由下屆政府負責,在此之前,一切都是虛應故事行禮如儀A


Leave a comment

英國美食的諷刺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8 | 副刊.文化 | 回眸英倫 | By 毛羨寧
2010-08-21

我有一個小秘密,就是每隔幾個月便想念起在英國吃過的東西。這個想法即使向英國人說出來,他也可能以為我瘋了,或是從未吃過好東西,不懂得何謂美食佳餚。但我總不時回味劍橋Mill Road的中東菜、倫敦Athenaeum酒店的英式鬆餅和雷丁Loch Fyne的炸魚薯條。去年回英國的時候,連續吃了三次印度菜,現在又忍不住想着那新鮮烘製的印度薄餅。

正確一點來說,我並不是喜歡英國菜,而是覺得英國吃的也不如別人說的那樣差。過去幾年多了不同風味的餐廳,烹調方式有明顯改善,但「英國沒有好吃的東西」還是一個無法改變的觀念。去英國念書的學生,仍然不顧行李超重的麻煩,把各式各樣的罐頭食品、柴米醬醋帶到彼邦,寧願天天吃快熟麵也不要吃馬鈴薯。法國前總統舒拉克曾經向俄國總統普京開玩笑說: 「絕不可以信任一個食物這樣差的民族」,可見進出高級餐廳和私家俱樂部的國家元首,也不欣賞英國各種菜式。話說回來,英國有不少米芝蓮星級餐廳,訓練出世界知名的廚師,像自稱「烹飪煉金術大師」(Culinary Alchemist)的廚師Heston Blumenthal,還有Gordon Ramsay和Raymond Blanc。我每次想替英國食物辯護的時候,總是因為這個令人費解的矛盾而結結巴巴。

我想出最簡單的解釋是,英國人素來沒有大排筵席的風俗,所以「吃」只是日常生活中一種無可避免的事情,像睡覺一樣;很少人會匠心經營怎樣做個好夢。由最基本的超級市場說起:首先,你會看見肉類部一包包冷藏的肉塊已經清洗得很乾淨,沒有一點血絲,旁邊擺放着的蔬果也沒有泥巴。急凍櫃裏放滿了炸魚塊和漢堡包雜肉,甚至結成冰狀的草莓。想要食物有什麼味道,加上不同醬料便行。像我最拿手的雞肉「四吃」,完全不用技巧:跟芹菜炒在一起是中國菜,加了泰式香草和辣椒便做出綠咖哩,放到蘑菇忌廉汁和白酒裏是法國菜,用薄餅捲起來可作墨西哥Jalapeno熱烤卷。我不會變成美國名廚Julia Child,倒算能照顧自己的起居飲食。

假如做菜純粹是給自己或兩三人填滿口腹之欲的話,什麼調味、預先醃好鮮肉、蒸飩炆等工夫,只是加重洗碗筷的負擔而已。相對起注重佳餚的民族如中國、日本、意大利、西班牙等國,視三餐為家人和朋友之間互相分享的機會,一面用膳,一面放輕鬆。餐飲的時間長,食物種類自然要多樣化。當這種烹飪模式變成生活享受的重要部分,人們便會花時間去改進食物味道,對吃的要求也會提高。

在家吃得馬虎,到學校食堂看看更嚇人。我第一天在寄宿學校上學的時候,早點是漿糊般的麥片,午餐是滲滿了油的乾酪通心麵(Macaroni Cheese),再來一客雞肉漢堡包做晚餐。後來念伊頓學校的朋友說,他們在宿舍餓了會烘麵包,然後在上面加乳酪碎和茄汁焗豆,再放進焗爐去,這就是「Cheesy beans on toast」。貴族學校的學生同樣要接受難以下嚥、更沒營養價值的東西。

五年前,廚子Jamie Oliver和前教育部部長Ruth Kelly曾經發起了一項學童健康運動,禁止學校販賣機售賣糖、鹽和脂肪含量高的零食,推動政府增加公立學校食物的財政預算,目的是要鼓勵學校提供均勻飲食的菜單。這是不是政黨或電視節目的宣傳手段不得而知,但英國人的口味就是受這種家庭和學校影響而成,對食物好壞的標準也就根深蒂固了。

英國食物不便宜,上館子所費不菲,份量又沒有北美洲的大,給人的感覺總是貧乏,因此英國食物在我們心目中不單難吃,還不夠吃。誰叫中國人這麼幸福,各省各縣的美食都唾手可得?對英國人來說,可能要在吃點心的時候才大開眼界,明白何謂豐富。說到底,沒有一個國家的菜式能跟東方美食相比。

我只能正面地想,西方菜的可取之處是令人學會克制和包容─煮出來的食物淡而無味不打緊,環境氣氛彌補得到便足夠;沒有口感、入口即融的感覺無所謂,看不到猙獰的食相就好。吃東西的歡愉往往跟食物無關,好像生病時呆在家中看電視的烹飪節目和廚藝比賽,剪下教做甜點的報刊專欄,跟隨喜歡海鮮的朋友早上五時去倫敦Billingsgate市場買新鮮魚獲。要是執着於找最好的餐廳菜館,比較這次跟前一次吃的米飯哪次較香,因而錯過了吃以外的地道文化或者破壞了與知己共敍的時光,豈不是喪失了尋求人生樂趣的原意?

作者為牛津大學博士,曾於劍橋擔任管理顧問

毛羨寧


Leave a comment

尊貴會所的落泊戀人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40 | 副刊.文化 | 特稿 | By 杜緻朗
2010-08-21

年青的阿美和小傑在城中一個標榜尊貴氣派的豪宅屋苑會所打工。會所聘請了許多樣貌端正的年輕人在前台工作,阿美和小傑的主要工作是向出入的住客微笑和打招呼。漸漸,他們因沉悶而交談,因交談而了解,因了解而相愛。

他們不時偷望對方微笑, 互發短訊鼓勵對方在這份沉悶工作中好好幹下去。可是, 他們的眉來眼去終被一位女住客發現了。

丈夫在內地設廠的高太現已是半退休狀態,她每天都獨個兒在會所看報紙消磨時間。有一次高太在會所遺失了她的Blackberry,阿美四處幫她尋找,雖然她尋獲了手機,但阿美的手背卻不小心被沙發底的釘弄傷了。高太看着小傑捉着阿美的手緊張萬分的樣子,而阿美臉上卻流露着甜蜜微笑。高太把這一幕看在眼裏,這十秒的瞬間,阿美和小傑的眼裏都沒有高太和高太的Blackberry。一向要求嚴格、生活有紀律的高太對於這對在工作時間談戀愛的年輕人很看不過眼,更何況,是發生在她剛購入的萬元一呎的尊貴豪宅。這樣的人和服務太沒有水準了﹗自此高太每天在會所看報紙時都不自禁留意着阿美和小傑,窺望他們如何在每一個小細節裏交換微笑,如何暗傳短訊。當然小傑和阿美不知道有雙眼睛每天都留意他們。

投訴成習慣

高太把她發現這對會所男女的行為告之丈夫,可是無心聆聽的丈夫只拋下一句︰「有什麼就向Management投訴吧,你有準時交管理費嘛。」丈夫這句果然湊效, 太太終於停止向他說話。其實高太有個投訴的習慣,她習慣了把本來要向丈夫訴說的生活瑣事都化成了一封封投訴信。城中各大電訊公司、收費電視、酒樓餐廳, 都曾收過大疊屬於高太親手撰寫的投訴信。

今次屋苑的管理公司收到了高太的投訴,她投訴會所職員在工作時間拍拖而疏忽工作,而這對職員對她遺失手機的求助更不聞不問。信中沒有指出這對男女職員是誰,因此習慣收到大量住客投訴的管理層只作出一貫的例行回覆,表示會內部檢討。

自投訴後高太不時留意着阿美和小傑的一言一行,高太甚至在陽台上拿着望遠鏡窺看他們下班後的情況。果然,換上便服的小傑和阿美一同在屋苑外手牽手步行。「他們真是拍拖了。」高太心想,現代的年輕人太隨便就走在一起了。

吃飯當親熱

這天, 高太在花園平台蹓狗時看見阿美和小傑在午飯時間分吃着一個飯盒,二人臉上掛着甜絲絲的微笑。未幾,管理處經理斥責阿美和小傑,原來有住客投訴二人在會所花園隱蔽處親熱,而且他們的行為更被住客拍下照片為證,那正是當日高太急急回家後在陽台用相機拍下二人在花園處的照片。雖然二人當時只是分吃飯盒,但遠看卻似接吻親熱。一時之間阿美和小傑百辭莫辯。及後,管理公司接二連三收到對小傑和阿美的投訴,內容都是投訴他們在會所範圍內親吻。阿美和小傑年紀尚輕,受不了這種難堪的冤屈和無理指摘。終於,他們決定一同辭職, 共同進退。

自此, 高太總覺得沒有了小情侶的會所好像死寂一片,失去了昔日的生氣。高太每次路經會所都會想念起這對暗中傳情的小傢伙。高太心想︰「不知道他們往後的日子如何?另結新歡?還是分手了?唉,愛情總是經不起考驗的。」高太很後悔自己曾經以投訴信追擊這對年輕的小情人。漸漸,高太再也提不起勁去會所看報紙了。

三年後,高太在街上閒逛的時候,有人從後叫着自己。回望,原來是小傑和阿美。高太跟二人交談下知道他們結了婚,更開了家賣飯盒的小店,專門為辦公室送飯盒。高太接過了二人的咭片就匆匆走了,想起了二人殷勤的微笑,高太心裏那份內疚的感覺整天揮之不去。因此,高太吩咐香港的分公司員工,以後中午向這小店訂飯盒。

嫉妒惹事端

未幾,有一天這兩小口子的飯盒小店突然收到食環處調查,原因是有食客投訴他們的飯盒內有蟲因而肚痛入院。小店因而要暫停營業,關門被查。

這個背後的投訴人正是高太。那天,高太和員工一起吃飯盒時,她看着飯盒蓋上印着「心相印」的店名,那種甜蜜的感覺忽然令高太感到一陣胸悶,同時她發現了菜心上有條菜蟲﹗寂寞的高太的投訴老毛病又再發作起來。她向食環處投訴吃了這家食店的飯盒而肚痛。雖然兩個月後,小傑和阿美的食店牌照恢復了,但熟客流失,生意大不如前,最終小食店被迫結業。

半年後,高太獨個兒在太古廣場Shopping時竟再碰上阿美和小傑。高太沒想到他們依然認出自己,兩人對她仍是一如以往的親切笑容。高太內心又再一陣愧疚, 心裏責備自己當日怎能因為一條菜蟲就向食環處投訴?回想起那天她其實是因為喝了減肥茶而拉肚子。為何當時自己卻一口咬定是因為吃了他們的飯盒而肚痛呢?面對友善的二人,高太感到陣陣的慚愧。高太憐憫地問及二人現在幹什麼維持生計時,阿美告訴她︰「當日飯盒店結業時, 我們本以為走投無路,於是把身上剩餘的三百元孤注一擲買了十五張六合彩電腦票,怎料其中一張卻中了頭獎。所謂天無絕人之路,最重要是身邊人互相扶持……」阿美甜絲絲地望着小傑說着的同時,高太已聽不入耳。「什麼這兩個傢伙中了六合彩頭獎?」從這天起,高太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人都改變了,遇上再看不過眼的事情也沒有投訴,而且她每天早晚都對着鏡子學習微笑,學習親切而感恩的微笑。

杜緻朗


Leave a comment

入讀高等學府非難事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0 | 理財投資 | By Duc Luu
2010-08-21

我感覺萬分榮幸,能夠有機會與廣大學生、家長讀者,探討各種升學問題。大學教育是人生一項至為重大的投資,關乎年輕人以至整個家庭的未來路向、投放的時間、心血和精神。

作為升學教育機構的行政總裁,我常常遇到學生、家長詢問關於學校課程和訂立教育目標的意見,並幫助他們解答疑難,如果你或你的子女、朋友將步入升讀大學之年,我希望在這個專欄內分享箇中的成敗經驗和心得,能夠對你有所啓發,幫助你找對方向和目標。

目標為本是現代教學的理念,也是籌劃升學必須緊記的第一步。先訂下目標,找對方向,往後的工作自然得心應手。究竟你心中最嚮往入讀的大學是那一間?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間最夢寐以求的大學,但作為升學教育顧問,我的責任是幫助學生將理想和現實拉近,讓每個學生都找到最適合自己能力和興趣的大學。如果你正在苦思這個問題,我希望你明白考慮和挑選自己心儀的學校,要仔細分析學業能力、攻讀科目、財政狀况、地點、天氣和學校文化等六個因素。

以美國的大學為例,你必須根據每間大學過去一年收生的SAT(學習能力標準試)和GPA(即中學校內成績)中位數資料,對比自己的分數,來釐訂一張學校清單,其中必需包括三組學校:自己能力綽綽有餘的安全組別(即超過90%取錄機會);另一組是可能取錄的學校(即50%取錄機會);最後一組當然是你渴求入讀的學校(10%取錄機會)。如果你是香港學生,在釐訂這張清單時,選擇便更多了,除了選擇學校外,還可以考慮國家,一般英美的大學,比加澳的難入。

選校忌沒心儀科目

另一個考慮因素是選修科目,我建議你在選校前,先弄清楚你希望申請的大學中,是否提供自己希望攻讀的學科、有關學科是否該校的強項,或者是否提供一些專業學位前的課程(如攻讀法律、醫科前的學位)等資料。揀選了一間沒有自己心儀科目的學校,是申請大學的過程中,一個頗為致命的錯誤。此外,是否已經清楚知道自己的未來目標,又是選校的另一考慮。

一心希望行醫或當律師的你,大可選擇港大或中大,畢業後找工作的競爭力不遜牛津、劍橋;如果你屬於那類入大學前仍未決定自己終生路向的人,美國大學則較為適合,因為四年學制容許你在第二或第三年才決定主科。記得當年我揀選長春藤大學時,也只是申請了哥倫比亞和耶魯兩間,因為我當時一心希望在戲劇、電影方面發展,而這些科目正是他們的強項。其他如哈彿、普林斯頓甚至離家不過三十哩車程的史丹福等名校,我一概都沒有申請。

美國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差別很大,如果你計劃送子女到外國升學,必需計算清楚自己的負擔能力,或是透過借貸、獎學金和其他經濟援助來支付;財務安排亦包括個別大學是否願意資助學生的課外活動和學術進修。英國是三年制大學,學費平均比美國便宜,加拿大公民回國唸大學,可以得到很大的折扣。

你可能以為美國的私立大學必然比公立學校貴,但實情是不一定的,我自己的親身經驗便很有趣。當年我申請的其中一間大學是加州大學UCLA,它是美國頂級的州立大學,學費差不多是私立大學的一半,但放榜結果,哥倫比亞和耶魯兩間大學願意資助我的全部學費,相等於每年32000美元;反之,UCLA只給我每年5000美元的獎學金,並附送一封恭賀信,內含一張每年15000美元的學費單。對比之下,我入讀私立大學竟然比州立大學便宜!

地點各有特色須考慮

西方國家地大物博,各間大學位處的環境可以有天壤之別。外國的大學校舍因應座落的地點有不同的特色,有城市的繁華喧鬧、近郊的優雅怡人或是鄉村的恬靜淡泊,對於在香港長大的你,在選校前必須先做好功課。並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以免入學時才後悔校園過於危險、太安靜或是太刻板。

記得我在入大學前曾隨學校田徑隊到訪康奈爾大學,它的校園清幽雅緻,設備齊全,是相當理想的學習環境,唯獨是它的位置很徧遠,距離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差不多八個小時的車程,想到每次進出校園的回家之路,既漫長,又勞累,已經熱情大減,對於我這個本土學生而言尚且如此,更何況是遠渡重洋的香港學生,整個旅程往往要花上超過一天時間,最後我的選擇當然沒有包括康奈爾大學在申請學校之列。

作者為The Edge Learning Centers首席執行官,十多年來為北京至波士頓的莘莘學子出謀獻策,釐定個人教育目標,打開成功之門,進入世界頂尖大學。

questions@theedge.com.hk

Duc Lu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