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中國教育能否培養創新型領袖?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10 | 時事評論 | By 陳繁昌
2010-07-24

中國近年積極加強對科研的投資,國家領導人甚至以《科學與中國現代化》為題,在科學雜誌發表文章,提出「科學是最高意義上的革命」,證明當局決意發展科學。現在,中國是全球高科技產品的製造業重地,跨國企業在內地進行大量生產,內地領軍企業則推動產業發展。與此同時,中國的教育體制是否能夠配合社會經濟的急速發展,培養創新型的領袖人物?這就是我以下會探討的課題。

首先,我想就中國科技未來的發展趨勢,談談自己的觀察與心得。現今,中國已成為全球的製造業重地,這裏所說的製造業並不是指沃爾瑪出售的廉價商品。當今世界第二大電訊解决方案供應商華為的總部就設在深圳。

由於香港科技大學與華為有一個聯合實驗室,我有幸參觀華為總部。華為對面是富士康,大部分蘋果iPhone出自這家企業。TDK新科實業負責提供全球四分之一磁盤驅動器。還有我前面提到過的聯想,本身是一間大型個人計算機生產商。

就基礎研究而言,只要內地的經濟奇迹持續,以及繼續投入科技發展,中國絕對具備成為下一個全球科技發展中心的條件和潛力。然而,中國能夠成就下一個蘋果、谷歌、YouTube、Facebook或是諾貝爾獎得主嗎?中國能否帶領科技創新而不僅提高科學研究的數量?中國能否成為全球科技創新的領軍人物?

在此,我想舉出一些成功的案例。IT界有阿里巴巴、騰訊、華為、百度,甚至山寨手機其實也是包括有創新思想的智慧結晶。中國絕對不乏推動創新產業發展的人才、金融資源以及龐大的國內市場。許多國外公司已經開始通過在中國建立大型研發實驗室以涉足中國的人才庫,並醞釀進軍龐大的中國市場,它們包括微軟亞洲研究院、谷歌、英特爾及IBM等。

微軟亞洲研究院已在一些領域取得了相當的成功,其論文接連獲SIGGRAPH收錄,它的卓越領袖包括李開復、張亞勤、沈向洋及目前的洪小文。微軟亞洲研究院不僅吸引國內的頂尖人才,更為他們提供了理想的工作環境,使其在創新研究領域不斷湧現令人嘆為觀止的成果。

改革教育體制

然而,微軟亞洲研究院的成功更加突出了中國所面臨的一個根本性挑戰—研究院的歷任領導人均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那中國自身的教育體系能否培養出具有創新、獨立及批判性思維的人才,以擔當未來全球科技領導者的重任?

從研究院的案例,可得出另一個結論:這些出自中國內地或台灣的領導者均到美國學習。人們普遍承認,美國一個重要的競爭優勢是能夠吸引來自世界各地一流人才前往學習和工作。中國將來能否成為科技方面的「麥加」?中國能否吸引更多的「姚期智」?

中國的領導層已意識到這個問題,並試圖從根本上改革教育體制,特別是針對研究型大學的改革。政府計劃將各種資源重點投入到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等一流大學,使其躋身世界一流大學的行列。

國務院月前頒布文件指出,當局計劃在十年內深化改革,包括大學在內的中國教育體制。中國最近宣布 「千人計劃」,提供優厚薪酬及項目啟動資金,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科技人才到中國全職工作。

美國傳媒已多次報道,資深華裔教授放棄美國一流大學的工作和待遇,返回中國長期工作。月前我參加了在南京舉行的第四屆中外大學校長論壇,論壇的主要議題之一,就是討論如果培養具有獨立思考和創新能力的重要領導人。耶魯大學校長Rick Levin就此觀點比較了中美兩國大學體制的異同。

Levin校長認為,這些問題並不妨礙中國培養優秀的技術型人才,但卻不利於培養和發掘創新型的領袖人物。清華大學的顧校長在談話中描述了清華大學如何在本科生教育中引進更多人文和社會科學、國際交流以及跨學科培訓。

然而,這將是漫長而艱難的過程。中國不可能有足夠的耐心等待九百年,來趕超有九百多年歷史的牛津!在我看來,這是中國在這個範疇面對最嚴峻的挑戰。

香港、特別是香港科技大學,也有頗為有趣的案例。香港曾在歷史上擁有一個中西方文化交滙點的特殊身份長達一百五十年之久。自從一九九七年,香港開始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發展,十三年後的今天,我們有了一個類似於混合動力驅動的系統。

舉例而言,就我在科大工作幾個月的觀察,大學的學術體系來自北美,行政制度來自英國(公務員制度),大學有著中國人的文化!

中美大學有實質合作

我們的教學以英語為主,老師來自世界各地。我們鼓勵學生積極參與國際交流項目。我們正從英式的三年制大學制度轉換成美式的四年制。我們的大學為老師和學生提供重新思考培養創新型領導人才的機會,而不是僅僅提供就業培訓。基於香港本科生近年來的大幅增長(漲幅達到三分之一),香港在未來幾年內將聘請超過一千位大學老師。

在最新的「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專刊亞洲大學排名」中,前五名內就有三所來自香港的大學。香港科大排名第二,而科大僅有十九年的歷史。珠江三角洲是中國規劃的重要高科技領域,國家和地方政府將會持續投入資金支持該地區重大科技的發展。

與此同時,我和同事們面臨的挑戰,是將香港科大變成珠江三角洲的史丹福或麻省理工學院。香港能否成為中國高等教育改革試點的參考對象呢?

中美雙方在大學以及教授的層面,已有不少實質的交流與合作。兩方仍需要國家政府、以及政策的支持,以維持這種合作關係。世界就像一個地球村,全球的人才流動早已不再受國界的局限。將來或許到中國學習的經驗將被美國科研人員和學生視為事業發展的必經之路,正如早年中國的科研人員和學生前往美國一樣。

二之二.完

作者為香港科技大學校長

本文為自北京第三屆中美計算機科學峰會的演講節錄

陳繁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