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A property tax for the good of all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EDT13 | EDT | Gaixin View | By Edited by Hu Shuli
2010-10-14

With the property market heating up again, there are signs tha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will soon roll out property tax reform in a pilot scheme. The reform, which has been years in the planning, is critical to improving land management and public finances in the cities. As such, it must be well thought-out, and carefully implemented along with other complementary measures. It must not be treated as an expedient means to cool the property market.

Clearly, there are worries that the hefty investment into the debate and plans for reform would end in unexpected catastrophe.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s 16th Central Committee, held in 2003, first proposed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impose a tax on property, while removing the corresponding charges and fees. Scholars then studied the experiences of other countries for ways to carry out such a reform on the mainland.

It became clear that a too-rapid rise in land prices as a result of urbanisation would be highly undesirable, and that a property tax could help narrow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prices of farm and non-farm land, thereby reducing the corruption that often came with huge price differences. The tax could also become a stable, long-term source of income for local governments.

Given its significance and impact, reform should be undertaken with prudence. But the pilot project should be introduced quickly and decisively.

At the same time, the government must promote market reform for agricultural land, clearly define property rights and lay the groundwork for the new levy. It must help the people better understand the issues that would, after all, affect their interests, and the interests of society at large.

In 2005, I organised a debate on the issue with a panel of experts, and I remember the fierce arguments. Five years on, we are still debating the issue; preparations for a property tax are going slowly, as is the market reform for farmland. The result is soaring home prices which, since they have become a source of funds for local governments, have led to worsening corruption and fed public resentment. The government must make up for its inaction so far by quickly introducing the pilot programme.

With ever louder public grouses over a shortage of affordable housing and skyrocketing housing prices, social resentment is simmering. The launch of a property tax would be timely, given that the resistance to reform is likely to be lower than usual. Meanwhile, the government should carry out a systematic revamp to sort out the tangle of vested interests before expanding property tax reform to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The government should undertake the following measures to complement property tax reform:

First, it must balance the interests of all parties involved. A concise, complete and transparent inventory of real estate should be compiled, and a national database of personal residential property set up as soon as possible. This involves clarifying property ownership and ensuring open access to such information. The database would serve as a vital reference for market regulation, and a starting point for further reforms. The pilot programme should work out in detail the ways to set up a database for different kinds of housing, an assessment system, the framework for the property tax and procedures for handling tax revenue.

Second, existing real estate charges should be reviewed so as not to increase the overall tax burden on the public. The existing property tax, and taxes for urban and rural land use, should be absorbed into a unified and simple tax structure.

Third, the government must strengthen its supervision of tax collection. Taxpayers must be clearly identified, and vulnerable groups protected from an unfair tax burden. Experiences in other countries show that a property tax by itself cannot curb the rise of housing prices, and may even push prices and rents up. Will a revamped tax regulatory system be strong enough to ensure rules for property identification, assessment and tax collection are adhered to? The reform blueprint must address such concerns.

Finally, any reform must heed the principle of from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The property tax goes to local government coffers and as such must contribute to decentralised, transparent, accountable and fair local governance. Local officials should also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revamp their overall revenue structure, and ensure that their decision-making system is open and transparent, and their supervisory system robust. The tax proceeds should be used for the public good – to build welfare housing and repay debts owed to the people, for a start.

The pilot scheme should conform to the spirit of the reform. The new tax will bring major change to land management and public finance practices. Thus, it is only right that taxpayers are told what tax rates to expect, and campaigns are mounted to publicise the intent and details of the new system. In this way, reform will be carried ou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emocratic principle of checks and balances, with the public’s support.

The property tax reform is meant to improve land management, and ultimately form the foundation for market reform that will culminate in a government-led land leasing and approval system. This end target should be spelled out.

A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roperty tax reform, the following principles are commonly understood to be critical to its success: a broad tax base, fewer exemptions, standard tax rates and easy collection of taxes. These are also the benchmarks by which we can judge whether the introduction of reform has been prudent, and subsequent progress made.

Let the people keep track of its progress, so that they can ensure that this important reform is carried out for the benefit of the majority.

This article is provided by Caixin Media, and the Chinese version of it was first published in Century Weekly magazine. http://www.caing.com Copyright (c) 2010.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ublisher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comment

張承志:我們的大學還缺點甚麼?

Apple Daily
A14 | Sunday Afternoon | By 張承志
2010-10-10

我的母校、北京大學的國家發展研究院邀我來向大家表示祝賀,表示一個校友對畢業生的祝福,這使我感到負擔沉重。因為作為一名作家我習慣了書面語,我很怕出現語言的傳達問題;而早年的畢業生就好像一個游子,回到母校,人有一種失語的感覺。所以,為大家編幾句哪怕簡短至極的賀詞,於我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許,我只能想像自己在代表一種期望──它屬於許許多多的平常人、那些不擁有權力也沒有話語可能的人,他們習慣把自己的前途,寄托給自從五四以來經常是矯正世道的傳奇力量的北京大學。我猜測着他們的期望,我做為他們中的一員,祝賀同學們熬完了冗長的學業、拿到了寶貴的證書、從一所名牌獲得了畢業。我們祝賀大家自今日起,正式推開了社會的沉重大門,迎着風浪、迷茫和鬥爭,走上報效養育自己的父母人民的道路。

我還想說,離開學校後你們將面臨的一切,並不一定限定在專業的方向、尤其不一定僅僅是經濟範疇內的職業──同學們從今天將直面和投入的,是一段激烈的分化與重建、富裕與危機的歷史,是一段可能決定中華大國命運於一瞬的歷史。它的內容與蘊含,今日尚不能盡知,唯有在又一個百年之後,才能被人感慨與總結。

所以,大學、哪怕是名牌大學教給你們的知識,不僅遠遠不夠而且面對如上命題,學科知識只是杯水車薪。

前幾天在報紙上見過這樣一個題目:「我們的大學還缺點甚麼」。這是一個好問題。如果允許我「村言無忌」插嘴作答,我想說:在我們的大學裏(至少文科),那缺的「一點」不是別的,缺少的唯有常識。是的,常識。在中國知識分子的聰明大腦裏和我們高校的課程與教材中,缺少的東西可以數出兩樣:真理,以及常識。

在這樣一次喜慶的典禮之上,不宜對這一觀點展開與舉例。唯有一個例子可以一提──那就是五四運動。

九十年前,是我們北京大學的前輩校友,發動了拯救中國的、偉大的五四運動,把中國引入了革命的新紀元。但是,包括五四的先驅在內,我們早期的校友們沒有留意、所以我們也沒有從大學裏讀到、民眾中當然更不會普及如下的常識──五四運動抗議了巴黎和會對中國的不公,但巴黎和會首先是西方陣營慶祝對奧斯曼帝國五百年征戰攻防的勝利的慶功會。由於奧斯曼帝國的衰亡,中國才最後失盡了屏障。巴黎和會是一次西方陣營瓜分奧斯曼帝國遺產的分贓會,然而五四的先驅們,卻缺乏對奧斯曼帝國的、唇亡齒寒的認同感。中國的地位,並非如歷史講義寫的在「戰勝國」的行列裏,而在贓物或獵物的清單中。從一個宏觀的視野看,一切原本清晰:中國報名加入的陣營,本來就以吞噬中國為大計。

對奧斯曼帝國缺乏常識,對阿拉伯世界缺乏常識的現象,延續至今。直至今日,常識的缺乏,導致了目光的短淺;腦袋裏灌滿了西方價值觀的中國人,毫無對同一命運的兄弟的、唇亡齒寒的歷史認同感。還可以預計,在一個很長的時期裏,人們也不會同意這樣的觀點:即──沿着地中海的那條陌生防線,乃是中華民族的萬里長城。

我想表達這樣一種感覺:由於半殖民地和屢戰屢敗的歷史暗示,我們祖國的高等教育,自它呱呱墜地問世近代伊始,就有着殖民地順奴的遺傳、與大中華天朝的「龍內障」──這些潛在的因素,不僅影響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品質,也造成了中國人對世界的、知識與常識的不足。

可謂凌辱之極的八國聯軍蹂躪之餘的庚子賠款,與中國早期知識分子臨盆分娩之間的關係,是橫行今日的知識分子短視、迷誤、偏見與軟骨現象的一種基因。我們被教授的知識,與其說與中國古典與共產主義,莫若說與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淵源深厚。另一個命題是:在全盤接受西方的價值觀之外,可怕的弱者歧視,也在知識分子之間形成痼疾,並向人民傳染。

與革命孿生的人道悲劇,反復宣傳着革命的不合理。在革命失敗後彌漫的唯經濟論,逐漸成了一個文明古國的時髦。踏着計劃經濟的廢墟,大家都在人云亦云:經濟是絕對的、經濟學無道德。經濟規律是天道滄桑,它是自然規律不可阻擋,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但是,在嚴酷的現實中,人們卻愈來愈強烈地感受到:姑且不說橫行的踐踏公理,姑且不說這個患了不公正癌的地球的正義問題──只是在經濟範疇之內,世界經濟中的道德因素,已經再也不能否認和無視。它喧囂在水面或水底,早已不是經濟的一種現象、而是一個緊迫的社會問題。

還有──過分強調馬克思主義對經濟運動中剩餘價值的分析,卻忽略資產階級本身歷史實態的揭破──也已經不能說服民眾。資產階級的歷史軌迹的發掘,已經是急待開拓的領域,是沉默的世界渴望瞭解的題目。不去究明十六世紀以來資產階級怎樣步步坐大、壟斷並實現全球化;不瞭解它的基因和雛形、它最初的細節尤其它未來的趨向,就不可能理解我們身處的世界。

所以,一旦離開了校門,從可信的常識,到普遍的真理,畢業生的繼續求知和知識重建,就開始了。

說離開校門之後求學才真正開始,是否是一種過分的表達呢?不,所謂求知要從搖籃直到墳墓;如果,我們能把求知看成人活着的一項目的,就永遠不會停止自己的學習。

所謂知識重建,不是從一些真誠的學生,向世態惡俗、向市儈、向體制的異化和投降;我們在這裏談論的,是那些決心不侮辱自己的生命、決心做具備尊嚴的知識分子的一些人的──追求真理的問題。

隨着簡直像河流一樣川流不息的學生畢業,在這所學校和別的學校,從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程度,我們的努力不會終止。子子孫孫,無窮匱也。我願意想像,在一代又一代的畢業生的持續追求之下,我們最終一定會清除殖民主義種下的思想病灶,營造出一種──普世的價值觀點、與嶄新的知識體系。

張承志


Leave a comment

兼職行會成員流弊難防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2010-10-02

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承認漏報利益,未按規定填報二月及四月購入十九個物業及樓花單位;劉皇發向公眾致歉,但強調只是疏忽,不存在隱瞞問題。身居權力中心的要人漏報利益並不罕見,後果則可大可小,即使是疏忽,但在公眾眼中這些行徑可能涉及不誠實,或利用在行政會議預聞機密之先而做買賣牟取私利,凡此種種,都會對政府的聲譽和公信力造成打擊;正如本報鄭經翰先生在昨天的專欄中表示,劉皇發的最佳「道歉」方式,是盡快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位,以免事態擴大令政府更加難堪。

特區政府有清晰的「申報利益」制度,出問題的話,往往是因人的原因而非關體制;可是,自推行問責制之後,政策決定權由公務員轉移至一批問責局長手中,他們有不少來自私人機構,或身繫各種商業利益,故此立法會就行政長官和政治委任官員的申報利益制度作出了更嚴格的規限(見○九年十月十九日立法會事務委員會會議),這是政制邁向更高透明度、更有問責性的合理發展。在政治問責制面世前,政府的決策權操在英國人派來的公務員及本地政務官手中,他們受公務員條例約束,且本身是職業公僕,基本上不會參與商業活動,利益申報的問題比較簡單;當年行政局只屬港督的顧問,可以直接向港督及高官面陳意見,出謀獻策,但決策權不在行政局議員手中—當然,在行政局內可以得知各項政策醞釀及取捨的來龍去脈,同樣有機會利用消息圖利;但當年的政治架構,行政局是公開的建制派和保皇「黨」,所有成員都要在公開場合為政府政策護航,發揮非官守議員作為民意領袖的重要角色,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能參與權力中心會議得知各種重要訊息而有各種有形無形報酬,也許就是要公開為政府政策「站台」的「報酬」!

問責制誕生後,部分決策官員來自民間,有些更在商界有豐沛人脈,官商關係及如何確保問責官員班子的廉潔奉公及不會借內幕消息圖利,就成為了政府的新課題。與此同時,權力和權責的分配亦起了變化—問責官員既由行政長官一手挑選,他們又操決策大權,其組成恍如外國政府的內閣,本身就是行政長官的最高顧問和施政同僚,是一個利益共同體(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由全體問責官員組成行政會議,應該是順理成章、最合「邏輯」的體制,我們當年就此提出建議,也成為了董建華建立第一個問責班子政府時的結構。到了○五年董建華因「腳痛」提早離任,接替他的曾蔭權返回舊制,重召一批非官守成員進行政會議並成為主力,問責官員反而只按「需要」列席;這是港英年代的體制模式,並無對與錯的問題,可是這一改,卻衍生了連串問題—問責官員是全職工作,故此在投資或利益跟其公職有利益衝擊時,行政長官可以要求有關官員放棄或在指定時間內凍結任何投資交易,甚至把有關投資╱利益交由他人全權託管,這是較嚴厲的規限,目的在盡量提高政府的公正廉潔形象;行政會議內的非官守成員則有所不同,他們只是兼職性質,本身大多有正業,政府因此不能規限他們從事投資活動;結果在利益申報問題上,行政會議內出現了兩套準則,兼職的非官守成員較寬、問責官員較嚴;權責不同,寬嚴自應有別,但在建立政府公信力及嚴格執行避免利益衝突的規條時,給予兼職行政會議成員較多投資及從事商業活動的自由,政治風險自然較高,更根本的問題是,現在絕大多數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在爭取議會支持及為政府政策背書上,都恍如「隱形人」,公眾幾乎完全看不見他們的身影。在新的問責政治文化底下,兼職從政的空間已所剩無幾,因兼職而從事各類投資活動,結果只會是議員贏錢,但政府卻輸了信譽A

DOCUMENT ID: 201010023910012


1 Comment

資助北上學習壯大人才庫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9 | 香港一周 | 讀者之聲 | By 陳振彬
2010-10-09

隨着香港社會發展日趨成熟,社會流動途徑日漸制度化,學歷成為向上流動的主要條件之一。莘莘學子和家長都想盡辦法,尋找最佳的升學途徑,尤其香港的會考和高考即將結束,在新的考試制度下,他們面對的升學壓力更大。近年,除了副學士、高級文憑、職業先修課程、毅進課程、海外升學等外,越來越多學生和家長「發現」,到內地升學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事實上,很多香港學生和家長都不知道或不了解有關情況)。在落實三三四學制後,香港與內地學制一致,更便於香港學生前住內地升讀大學。2004 年,特區政府與內地教育部簽署了學歷互認協議,亦一掃內地學歷不受香港承認的疑慮。

香港學生到內地升讀大學現在主要有三種途徑,分別是參加港澳台聯招試、接受指定內地大學直接招生的獨立考試、申請內地大學尖子免試計劃。三種途徑中,以參加港澳台聯招試最為普遍。受惠於國家的優惠政策,無論學生的會考或高考成績如何,他們只要通過港澳台聯招試,便很大機會可以入讀內地大學。若然他們成績優異,可以選擇名氣較大的內地大學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以至離港較近的中山大學、暨南大學。

內地升學好處多

對香港學生而言,到內地升讀大學的好處眾多:一是,隨着國家的綜合國力不斷提升,學界的研究水平逐漸提高,學習氣氛良好,部分大學更享譽國際,甚至國際排名超越香港的部分大學,不少外國學生都趨之若鶩。香港學生可以內地升學為跳板,回來香港或到海外追求更高的學歷;二是,在國內生活,可以有效地提升普通話水平,更深入了解內地的風土人情,並建立內地的人際網絡,有利未來在職場的發揮,尤其全世界各大企業都聚焦中國快速發展的龐大市場;三是,無論是學費、住宿費、生活費等,內地升學大多比海外升學便宜;四是,內地大學可供選修的科目眾多,名額亦較多,學生可以較易入讀香港的熱門科目如金融、工商管理、會計、設計等。

因此,到內地升讀大學絕對不是一個無可奈何的選擇,反而是難得的人生機遇。香港學生必需有目光和勇氣,接受新的語言、文化、生活環境等的挑戰。家長亦需抱持更開放的態度,願意讓子女更多接觸內地,擴闊發展的領域。

香港已有一些機構如香港中國高等教育交流協會等為本地學生提供到內地升讀大學的支援;內地大學亦專門為香港學生提供援助,包括宿舍設有輔導員協助學生適應學習和生活環境。特區政府可以推出政策,配合香港學生到內地升學的趨勢。

加快互認中學學歷

現行制度下,香港學生升讀本地的專上課程,可以向政府申請助學金、貸款、車船津貼。基於鼓勵更多香港學生到內地升讀大學的目的,建議為有意到內地升讀大學而在經濟上有需要的本地學生,提供類似的資助計劃。一般而言,內地升讀大學的支出不大,但是,部分學生的家庭經濟能力有限,政府可提供適當的援助。更重要是,香港與內地同屬一個國家,學生在國境內升讀大學,不應受到不同的對待。

進一步,特區政府可加快與內地教育部協商,雙方互認中學文憑的學歷,並訂下收生標準,讓香港學生可憑本地的中學文憑考試成績,獲豁免港澳台聯招試,直接報讀內地大學。有關措施勢將鼓勵更多香港學生到內地升讀大學。

對香港社會而言,更多學生到內地升讀大學,可以為香港向知識型經濟方向發展,提供更多人才,同時,亦為香港與內地在多層次、多領域加強合作提供更佳條件,達到學生和香港社會「雙贏」的局面。

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


Leave a comment

從滙控主席之爭看企業管治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1 | 經管智慧 | 企業管治 | By 李元莎 何順文
2010-10-09

自集團主席葛霖明年出任英國貿易與投資大臣的消息於9月7 日公布後,有關滙控(005)高層大執位的謠言滿天飛,消息四散。直至滙控董事會於9 月底在上海開會拍板,確認「黑馬」原集團財務總監笵智廉接替葛霖為下任執行主席,原環球業務部主管歐智華「擢升」為行政總裁以接替提早今年底離職的紀勤,這場廣受關注的主席爭霸風波擾攘兩個多星期後,才暫告一段落。

媒體於9 月22 日報道現任行政總裁紀勤曾威脅集團除非獲「擢升」他為主席,否則「擘砲」請辭。其後被指「逼宮」不遂的當事人開腔否認該傳言,主席葛霖也澄清絕無其事。筆者相信「逼宮」的說法似乎不可信,但紀勤最後失意主席之位及方便下屬出任主席避免尷尬,很可能是他提早離開的部分原因。

現任主席與行政總裁雙雙同時離職算是不尋常安排,將在過渡期引起一些混亂與風險因素,也違反了滙控一向穩定有序的高層交捧做法。事實上,整個事件過程就是一團糟和近乎失控,無復蘇格蘭銀行的傳統嚴謹作風。

本文主要集中從企業管治角度,探討董事會主席的遴選原則與承傳問題,並嘗試分析究竟以行政總裁、非執董或外人出任主席的應有考慮。

主席權責及理想條件

近年來各國的上市規則及企業管治守則要求主席與行政總裁須分由兩人擔任,以作分工及互相制衡。自92 年滙控已採用這種所謂「雙領導制」,其管治權責分工頗為清晰。主席主持董事會會議,帶領董事會制訂公司策略、並代表公司與外界(特別是政府)聯繫及出任為發言人。

相對地,行政總裁負責落實執行董事會制訂的策略。簡單來說,主席領導董事會,行政總裁管理日常運作並向主席負責。雖然有一定的獨立性,主席及行政總裁間需要互相信任與緊密溝通合作。

董事會主席是由各董事選出來主持董事會議,他沒有比其他董事有更多的實權(除了投決定性一票casting vote)。董事會主席一般不可單獨作決策,而一切董事會的決定或行為是以董事會的名義而作出和負責。

主席可分為執行與非執行兩類性質,後者並非全職。在家族企業,第一大股東一般兼任公司執行主席。在傳統上,股權較分散的企業皆由行政總裁接任主席,但近年開始盛行由非執董出任,以增強其獨立性與公信力,也能更有效帶領與監察行政總裁的表現。按統計在北美及歐洲,行政總裁接任主席的比例一直下降。

不少人認為主席由非前行政總裁的人出任,企業及投資者皆會獲益,此乃可避免董事會因有依賴而選用一個次等人選出任新行政總裁。另外,以往一些行政總裁轉任主席後,沒有真正放下行政總裁的思維及工作,間中有意或無意干預新的總裁。事實上,行政總裁的個人性格傾向、經驗,能力與興趣不一定適合出任董事會主席。一個成功的行政總裁未必能勝任主席。

按文獻個案分析,最理想的主席應具備下列特性:‧現為公司之非執行董事,但非前行政總裁(但若是其他公司的前行政總裁則是好事);‧曾在商界及大機構有廣泛經驗;‧優良溝通技巧及聲譽,具靈活公關外交手腕;‧其霸氣不可為行政總裁帶來威脅;‧沒有其他全職工作;‧曾於該公司當上幾年非執董;‧較行政總裁有經驗及年長;在滙控主席繼任人的問題上,內部高層也分為兩派,一派堅持沿用傳統的內部晉升制度以減低風險(包括潛在額外政治鬥爭)。另一派則提倡改變由現任非執董或外人接任,並應屬非執行性質,以發揮獨立監察制衡的作用。「非執行」這種做法亦能附合英國企業管治守則及滿足機構股東有關提升管治質素的要求,也是目前環球企業管治的大趨勢。

在06 年葛霖成為第三任獲「擢升」主席的行政總裁。此時已有基金股東對此安排感到不滿,認為違反企業管治趨勢。自葛霖上場當主席,滙豐在管治上已有改善,包括增加非執董的數量。葛霖留在倫敦把自己的執行角色淡化,蓄意變身成為「精神領袖」,而行政權責大部分落在駐港的行政總裁紀勤身上。至於有傳聞說紀勤包攬了企業的發展策略和操縱了董事會,如屬真實則已非是原本的管治構思,值得檢討改進。可以肯定的是,滙控主席一職已實際上漸由一執行角色轉變為非執行角色。

據悉,在這次「大執位」風波,董事會屬下提名委員會5 月已委任獵頭公司「揀蟀」,物色非執董擔任。但儘管有一些名字傳出,滙控似乎無意向外尋找空降的人。因此問題是委任現任行政總裁抑或非執董出任。最終在傳統派壓力及兩難局面下,提名委員會只得另找內部人選,錯過改進管治的大好機會。

傳統派獲勝損管治

從這次人選變動中,可以看出滙控仍貫徹傳統,維持主席一職由內部晉升,只是人選並非行政總裁,而是其屬下的財務總監,這算是不合常理及頗破格的做法。

由一名目前職位低於行政總裁的人擔任主席,相對行政總裁接任的做法,筆者認為是有得有失。財務總監出任的好處是沒有CEO 的思維與習慣,但其缺乏實際整體業務管理經驗會令他很難日後挑戰行政管理層(特別是新的行政總裁)。因此在公司策略方面的決定,其獨立性可被進一步受束約。

筆者也擔心「范歐配」未能延續「葛紀配」的清楚分工。從炒貨出身的歐智華,在缺乏獨立有力的主席制衡之下,有可能重覆年前「大炒房」的慘痛經驗。

今天的滙控已不是我們以前認識的獅子銀行。是次高層「人事鬥爭」過程暴露世人面前,這個滙控歷來罕見的董事會亂局,使外間對這間百年老店的管治成效感到懷疑和失望。有人甚至形容是次「大地震」是咎由自取。經此一役,證明滙控的企業管治體制已過時落後。滙控股東及董事局必須從這個失敗的管治實驗中汲取教訓。

李元莎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
何順文 澳門大學副校長(學術) 兼香港企業管治論壇主席

李元莎、何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