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一本改變世界的書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4 | 城市智庫 | 回眸英倫 | By 毛羨寧
2011-02-12

沒有別的書名比《聖經》更令人有觸電的感覺——有人覺得威嚴,有人立刻抗拒,覺得沉悶,甚至連這篇文章也不想看下去。有關《聖經》的東西,還是留給信徒看吧。今年是《英王詹姆斯欽定本聖經》(KingJames Version,簡稱KJV )出版四百周年紀念,有些非信徒演員和名人輪着在電台朗讀其中的章節,聽起來不像教會崇拜,反而是莎士比亞式的詩詞歌賦,配上十六世紀英國作曲家Thomas T allis 的音樂,令人心裏充滿平和,好像置身於河上的輕舟,緩緩地享受春日陽光。聽着聽着,不得不佩服英國人對歷史研究的細緻,有沒有信仰都能欣賞宗教帶來的好處和影響,自己卻從沒有用文學角度看《聖經》,對琅琅上口的主禱文用辭及文體也沒深究。無知固然可怕,偏見更是通往智慧的路障。

水火不容我起初以為《聖經》的英譯本是亨利八世所欽定的,因為劍橋聖三一學院圖書館收藏了一部《亨利聖經》(Henry’s Bible, 又名TheGreat Bible)。首頁的圖畫以坐在王位上的亨利八世為中心點,旁邊的主教和神父傳閱着《聖經》,然後到百姓手中,以拉丁語高呼: 「國王萬歲!」(Vivat Rex)。我記得用放大鏡找上帝在哪,原來祂被擠到畫邊一角!亨利八世當時因離婚、再婚的私事促使英國教會脫離羅馬教廷,並推行宗教改革及引入新教,故此利用剛發明的印刷工具印製了八千本《亨利聖經》,派發到各個教區,以他所核准的《聖經》翻譯本和君王形象來確立自己才是國家之首。聖三一學院由亨利八世創立,自然仍留着這件政治化的宣傳工具。

亨利八世跟第一和第二任妻子誕下的女兒瑪莉和伊利沙伯,後在權力鬥爭中導致教派四分五裂,天主教徒和新教徒水火不容。當伊利沙伯一世的表姪孫詹姆斯在1603 年繼承她的王位,便接掌了政治和宗教的爛攤子,還要安撫百姓對西班牙入侵的惶恐。從前受逼迫而流亡到歐洲的新教徒,等到新國王登位便回到英國。他們看見信徒領受聖餐時要跪下,還有種聖公會主張的禮教儀式,特別看不過眼,相反,維護聖公會的貴族和主教認為這些清教徒威脅他們的勢力。兩派給詹姆斯王一份由一千人簽署的請願書,名為「The Millenary Petition」,提出了雙方的要求,當中其實並沒有說要翻譯《聖經》。

廣泛流傳

詹姆斯一世只希望由他開始的斯圖亞特王朝能延續都鐸王朝的黄金歲月,儘量不求變;新《聖經》譯本可能是統一教派的方法。他少年時已經開始將《聖經》的詩篇由原文翻譯成英語,而且從他1609 年在國會的演說中,可見他視王權為神聖,是上帝所差遣的。他登位後不夠一年遇上倫敦瘟疫蔓延,只好搬到位於市郊的漢普頓宮,趁機請來聖公會主教、清教徒領袖和學者召開漢普敦會議,決定挑選全國最博學的神學和語言學家,組成六組翻譯隊,分別駐於牛津、劍橋和西敏寺,把新舊約由希伯來文、希臘文和拉丁文翻譯為英語。翻譯員定時到西敏寺開會,誦讀出自己翻譯的經文段落,所以不單修改譯法,還在乎用語夠不夠動聽。花了七年的時間,KJV 終於在1611年出版,令《聖經》得以廣泛流傳。牛津大學Bodleian 圖書館入口前的詹姆斯一世塑像,下面刻上拉丁文Soli Deo Gloria—榮耀歸於上帝—便是紀念這位愛學問、求和平的國王。

KJV 可算是第一代英國母語教學的教材,恰好用上新約耶穌的比喻,教導同樣以工農業為生的平民,影響他們的寫作言談,從而塑造出比他們日常生活更瞭闊更恆久的世界觀。詩人米爾頓所寫的《失樂園》、作家梅爾維爾筆下的《白鯨記》、聖誕節不停播放韓德爾譜出的彌賽亞樂章,甚至朋友形容上司是「我肉中的刺」,都是取自欽定本《聖經》。

美國總統奧巴馬競選中最常用的「我有一個夢想」演說,是馬丁路德金用欽定本中以賽亞書四十章的話:「一切幽谷都要被高舉,所有山丘都被移平;坎坷曲折之路會改為平坦,崎嶇的地成為平原。」引用欽定本的例子多不勝數。著名博物館內的百年珍寶名畫,人們尚且會買票隔着玻璃去看,這本隨手可得的千年暢銷書,怎會沒有吸引力?

世界上就再沒有一本書比《聖經》更令人有觸電的感覺了。

作者為牛津大學博士,曾於劍橋擔任管理顧問
毛羨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