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我們「被規劃」了, 該怎麼辦?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2011-02-12

我們在標題的該怎麼辦之後加上問號,是為了傳達一個頗令人擔憂的社會訊息。香港「被規劃」的討論最初在互聯網上流傳,但愈演愈烈,到底香港「被規劃」到底所為何事?香港真的是「被規劃」了嗎?

是「被」誰規劃?如何「被規劃」?為何政府容許香港「被規劃」?

這些問題固然值得細味,但更須探討的是,社會為何突然對這個問題變得敏感起來?我們到底擔心什麼?是純屬歇斯底里,捕風捉影?或只是部分人「尋釁滋事」、小題大做?

引發香港「被規劃」的爭議,是源於規劃署一月二十九日舉辦「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公眾諮詢論壇,同時一個名為《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編制組上載有關資料,徵詢粵、港、澳三地市民意見;香港市民可將意見提交規劃署,但諮詢期不足一個月,於是特區政府「出賣港人」、「假諮詢」等指控便甚囂塵上。

其實該編制組所上載的資料內容僅屬理念性、原則性、方向性的敍述,不似是政府一貫的規劃政策諮詢文件,當中既沒有具體發展規劃參數,沒有規劃目標,也沒有土地運用分配的指標,更沒有交代下一步是否、或如何落實所提的所謂「行動建議」。基本上這些資料談不上是一份認真的諮詢文件,與香港制定分區發展大綱圖的諮詢程序相差甚遠。

據規劃署的新聞稿表述,這項「灣區研究」,「是香港、廣東及澳門三方政府於二○○九年完成的《大珠江三角洲城鎮群協調發展規劃研究《的其中一項跟進工作,亦是國務院二○○八年底公布的《珠三角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和粵港雙方於去年四月簽署的《粵港合作框架協議》的其中一項區域合作規劃項目」。看似是高層合作項目、具深遠政策發展戰略意義,但對所謂中港合作計劃有認識的人皆知,類似的「合作」項目多不勝數,不少僅流於討論,最後會落實為具體政策並確實執行的,其實少之又少。而即使當局屬意將部分建議行動訂為具體政策,也須經過現行程序,當局要暗渡陳倉,未必如想像般容易。

況且自內地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香港回歸之後,中港交流、融合步伐愈見頻密,而隨着珠三角地區的發展,以及國際工貿環境改變,香港未來的發展方向很大程度需要考慮內地因素。本港在各產業、經濟和城市等領域的發展進程上,與內地加強互動已是無可避免。

在上述前提下,為何一件極不顯眼的規劃討論,竟然會演變成一場風波?歸根到底,問題仍是出在特區政府的施政表現,及港人的恐中心態。

內地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對言論的操控,一幕接一幕地暴露在港人眼前,衝擊港人多年建立和持守的價值。另外隨着中港交流、自由行旅客在港的行為,凸顯兩地文化差異,社會人士擔心香港逐漸「大陸化」,現有生活方式會逐漸改變,因而產生一種欲與內地「保持距離」的意識。

至於特區政府在菜園村搬村事件、高鐵撥款、大浪西灣私人發展和眾多發展及保育措施上的處理手法為人詬病。在不少市民心中,政府一方面對大發展商束手無策,甚至認為政府向所謂「地產霸權」低頭,而市民在經濟好轉之際卻未能享受成果,卻先要承受租金、樓價、交通、食品等通脹和生活壓力,日積月累,對政府的施政便傾向不問黑白,都先持抗拒反對態度。

香港「被規劃」觸動了一部分港人的神經,反映出中港融合過程仍有不少心理和價值觀方面的障礙,如何拆除這些障礙,可能比珠三角規劃來得更複雜、更困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