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商學闕如 何來預知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25 | 專家之言 | 企業杏林 | By 何華真
2011-04-09

中國大陸近日又掀起一股讀書無用論熱潮,網上拳來腳往不絕。這邊廂日本核危機,日本作為一個先進國,救災能力始乎是三大核危機之中最差勁的一個,情況比三里島、切爾諾貝爾更壞。

香港人對日本接觸不少,旅遊次數密,學日文者眾,做生意者數目亦多,香港消費者更是日本產品粉絲,由食品、動漫、衣飾、家電都甚眾。香港人念了這麼多書,生活又接觸不少,竟然無法掌握日本國情,對日本的處理危困能力大跌眼鏡,到底是香港人出了問題?

太過笨?還是教育問題?

念了這麼多書,卻無法掌控一個鄰邦的國情!果真讀書無用?如果順籐摸瓜推下去,我們花這麼這多錢在兒女身上,又「迫害」他們讀書, 「傷害」兩代感情,豈不枉然!

由反問提升知識高度

朋友╱讀者有不少談及日本問題,總是洋洋灑灑,千言萬語,引經據典者有,引個人經歷有,但總是搞不出個端倪,說不出日本現況的所以然。筆者公開講座經驗較多,先在這一方面跟大家分享。無論是一場單元講座,或者授一門課,參與者的水平,要斷定很簡單,就是他問問題的清晰度與高度。

美國人在這方面較狡黠,老是問問題,明知故問也好,故意借機給講者放闕詞也好,大部分情況是他的另類個人推廣術;爭取你好感,讓你認記他,從而得到賞識或利益。英國人看情況,有部分是哲學辯證,有部分是找機會表現自己徵引廣博,以證英吉利之不凡。

真正搞知識之高手,往往能對問題來個澄清再澄清,例如說, 「你問這個問題,背後已準備表達什麼訊息(踢爆其預設)?」又或者說: 「你引大堆史料╱資料,其實希望達一個什麼的結論?」高手踢爆現塲之餘,要更有能力將問題核心或清晰度,推高一兩層。

筆者既非歷史學家,亦無意當經濟專家,筆者只是在商言商,就算引經據典,無非是幫助讀者,以企業家或管理層眼光,達致更佳商業決策。有很多年輕人拒歷史科,拒經濟科,拒社會科,然後鍾情BA、MBA、EMBA、DBA。

不少「飽讀之士」被筆者以日本現況對試,馬上失準,至於社會佬、經濟佬、歷史佬更煩,向後兜了三十個圈,向前說不準一件事,這是否表示讀書無用論又可以更燄呢?筆者只想清晰一點,以上各科,與商學有關,但沒有一科是商學!

「史」、「經」、「社」不是商科大家皆曉, BA、MBA、EMBA、DBA 都不是商科! 對, 如果PA (PublicAdministration)是譯作公共行政,BA 是Business A dministration,正確應該譯做事務( 不是商務, 亦不是工商) 行政(不是管理)。以前電視台詳譯FBI 為聯邦商業(犯罪)調查科,更加是超錯,是聯邦事務調查科才對。

日本走不出箱子經濟

另一句本欄老話,如果你老闆罵你是Administrator,即是鬧你蕭規曹隨,死板沒發達的分兒, 部分地區有BComm.商學士;若貨真價實,讀書就可理解商學,不會變AO 行政官了。

就算閣下粗懂商業,如果沒有讀過日本歷史,亦不知道日本的商社來由,是明治維新後的政治團體叫做大名,裏面有大批浪人,一夜之間似大鑊飯國企般要商業化;而日本當時的經濟,或者叫商業能見度,只是機器製造為主,所以大部分商社,都是生產箱子為主,由重工、汽車、電器,都只不過是一大小不同的箱子。

亦由於走向箱子經濟,所以教育是工程教育為主,社會是一個工程師技工的社會;而流行文化,作為補充協調平衡輔助工具的動漫,內容仍然都是機械人,團隊抗爭;如《足球小將》到《宇宙戰艦大和號》,所以要走出箱子經濟,進化成創意經濟很困難。

以上數門學問做好,其實只能對一個國家民族的基本過去及現狀稍為理解,要作為合格商人,最終要決定有沒有生意做;若有,怎樣與當地人或戰或和,邊戰邊和,賺賠率如何?

若無高手教過你貫穿各環學問,不能靈犀一點, 以一堆廢話在BusinessSchoo l 你可能拿到DBA,真正在商業可能一分都不到,所以譯Business School為商學院,就有如真北極與指南針北極之誤。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動員比籌錢更難

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14 | 時事評論 | 政局筆記 | By 江麗芬
2011-04-16

究竟需要多少錢, 才足夠選上特首?

這問題好像難有答案。縱使傳統智慧是「財多好辦事」,有錢、有資源可無往而不利,然而,在香港短短的選舉歷史當中,這卻又不是必然。

看2004 年立法會新界東選舉,當時還是無黨無派、兼且長期在街頭抗爭的長毛梁國雄,花了四十五萬元便取得六萬多票,贏取議席,平均每票只須花七元五角;相比之下,當時同區競逐的有田北俊,花了二百多萬,最後也贏得議席,但同區另一位候選人黃宏發花了二百一十九萬元,結果依然落敗,未能成功連任。可以得見,選舉上能夠花得起、用得多的人,未必可以贏得議席。同樣情況,在2008 年的立法會選舉中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希望從「小圈」跳進「大圈」

政府這個星期公布了來屆行政長官選舉開支上限,由原本的九百五十萬元,增加至一千三百萬元,調整幅度是36%。政府強調,調整幅度逾三成,是因為過去十年沒有調整過特首選舉經費上限,過去十年的累積通脹則是12.8%;加上明年負責選出特首的選委會人數已由原先的八百人,加至一千二百人,其中又有百多人來自區議會,候選人相信有更多落區、向市民推銷政綱的機會,因此須調高選舉開支上限。

泛民主派批評,調高選舉開支旨在要限制泛民主派參選。眾所周知,得到中央祝福的候選人,容易得到商界贊助,籌款遠遠較泛民主派來得容易、來得多。2007 年特首選舉,曾蔭權的競選開支是八百三十六萬元,比梁家傑的開支多一倍有餘,由此便可以見到,論財力,泛民主派絕對輸蝕。

可是,正如開首所說,選舉開支與選舉結果並沒有必然關係,而且既然說對手是得到中央祝福參選特首,而現實又是,現今選委會的選出辦法,以至特首選舉還是停留在只有一千二百名選民的小圈子選舉階段,參選特首是贏是輸,根本與選舉用了多少錢也沒多大關係。所以,說是限制泛民主派參選,似乎是言過其實,而且政府也毋須多此一舉。

大幅增加選舉經費上限,背後的理念大抵是要令到候選人可以由面對一千二百名選委會選民,從而面對七百萬香港人,讓這一場選舉可以跳出「小圈子」,走進「大圈」社會,讓候選人可如參與普選般,進行各式各樣的選舉工程。一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林瑞麟所說,候選人會多做地區工作,出席地區參選論壇以至居民大會。

此舉的好處,當然是要讓當選了的行政長官在執政之時,可以有更多民意認受,彌補結構性的問題——即

特首的民意授權較立法會議員更少的先天缺陷,方便日後的管治。此擧,雖則有多少「假戲真做」的成分,但對手中沒有一票的普羅香港市民而言,這一安排未嘗不可,至少可以要求候選人面對選民,解釋政綱,以至作出具體承諾,令施政有機會貼近民意一點。

泛民主派陷入困境

當然,對於泛民主派而言,要籌款不易,尤其是在未來一年多的日子,除特首選舉外,還有區議會、立法會,以至選委會選舉,每場選舉都需要經費,花費可大可小,要兼顧這一場只有輸、沒有贏面的特首選舉,甚為吃力。

然而,相信泛民主派若果有志參選特首,挑戰獲得欽點的候選人,大抵可以另想點子,與選民接觸,甚至可以藉籌款機會爭取市民的支持。能否成功,還看泛民主派能否有足夠的魄力鼓動人心。

更何況,如今對泛民主派而言,最大的挑戰不是能否籌足錢參選特首,而是能否協調成功,參選特首。2007 年梁家傑以泛民代表身份出選特首,挑戰曾蔭權,卻令到其他泛民中人感覺替人抬轎,不是味意;加上去年五區變相公投和政改一役,泛民之間已出現裂痕,今次是否再協調一人參選,仍是未知之數。

雖則時日無多,但泛民主派到目前為止還未有決定,亦未討論如何運用他們手中的一票(立法會議員是當然選委),更未討論如何部署年底的選委會選舉。有泛民中人擔心,部分泛民選委在推動五區總辭之時,辭去選委之位,以示不滿政改方案和中央一直未肯給予香港政改路線圖,即使今次再參選選委以鋪路參選特首,但如何說服選民投以一票,重奪議席,恐怕有難度。

更難的,相信還有泛民主派的號召力。看周日泛民主派的預算案遊行,由原先申請時預計有一萬五千人參與,到最後一天遊行前估計有一至三千人參與,到最終大會只錄得八百人(警方錄得三百六十人)參與,令示威變示弱,已令人關注到泛民主派的動員能力。

有泛民主派中人解釋,內部原先也預計人數不會多過一千人,由於一貫支持泛民的地區人士看到政府急轉彎派錢六千元,因而不願參與遊行;亦有地區人士不肯動員市民參與是次遊行,以致人數顯得零星落索,但這並非代表他們不會繼續支持泛民主派。是耶?非耶?有待驗證。

然而,財政預算案這一小仗已是如此,明年3 月的特首選舉,泛民主派又能否協調成功,吸引市民以至選民支持,過關斬將入閘參選,便難免令人生疑問。這一點,相信較籌措選舉經費更難。

江麗芬


1 Comment

TVB換莊傳媒教育依然「濕滯」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12 | 時事評論 | By 何漢權
2011-04-09

香港無綫電視( 下稱TVB) 換莊,莊主是財技專家「殼王」與台灣女首富,情深款款,投資TVB 目標卻清楚說明, 「TVB 年年都賺錢,係好好的投資」,殼王回答記者的提問如此理直氣壯,即是說,收視率好,賺錢市場更好。

從教育現場看,主導學童成長的四個大圈,特別是朋友、家庭、學校與社會,主宰社會價值觀的起伏變化,當是不同類型的媒體,電視、電腦與電話,是三電抑或是徹頭徹尾的三害,就看各自的修行,掌控權還在於提供者的一念之間。

傳媒何止是第四權的監察政府,更主要是入侵尋常百姓家,可以洗眼,亦可以洗腦。近十年八年,大學生的迎新營,總見色情暴力有話兒,整蠱核突之能事,應有盡有,見慣不怪,順勢推敲,TVB 「獎門人」節目,大堆頭大製作,引領刻薄惹笑風騷,仗着強勢收視,橋不怕殘舊,觀眾不得不接受,習慣成自然,年年收視高企,年年成為賺錢的王牌節目,但青少年能在節目中學到什麼,得到什麼?

社會責任放一邊屈指推算,TVB 各個節目都長期獨霸收視,年年賺錢背後,除廣告商付出代價之外,整個社會的文化素質是向上提升抑或再往下沉淪?看新莊主擺明車馬再要年年賺錢,節目的質素與深度已經可想而知! 「獎門人」繼續來,肥皂劇再生產,歌星可以廉價包攬就包攬,陳年舊片播完可以再播……如果沒有廣管條例的束縛,愈廉價低俗的影片,愈是大派用場,本小利大。

處身還有言論自由、資訊自由的香港,舉目看內地維權人士的遭遇,不無感慨,不少媒體身在福中,並沒有真心真意為香港人特別是青少年人謀幸福。今天報章媒體,還有哪幾份是沒有刊載色情版?更甚的是,能剩下哪一兩份報章是拒絕刊登賭波資訊?

有大學學院的高層向筆者訴說,指的是該院的學系有沉浸課程,提供極為便宜的機票與宿舍,讓學生到內地的省市進行學習交流,卻有餘額空出,乏人問津,原來有不願參加沉浸課程的同學認真地說出,前往內地意味着有幾個月無法再看花綠綠與肉蒲團的八掛周刊,言論自由,信不信由你!是大學生失落抑或是傳媒人的亂來?

各大學的傳播學院想必會念茲在茲教導準傳媒人,媒體是公器,手持公器的,必須要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理論歸理論,現實的壓迫卻愈來愈往相反的方向走動,是黨、是賣、是私、是盲。在獨裁專制的國家裏,是紅踵腳,不消提!

在號稱民主自由世界的陣營中,又好到哪裏去?既說民主自由,任可媒體都可按老闆的個人意願、政治立場,喜歡捧哪個黨就吹大哪個黨,是非黑白顛倒又如何?是私是盲又怎樣?

看幾則西方自由民主之聲的「新聞」報道,德國Noows 新聞網站,於3 月23 日的報道,題為「茉莉花革命在中國繼續進行」,配圖卻是中國警察進行防暴訓練的照片; 同一課題, 盧森堡Lessentiel 報,配圖說在北京,實際現場卻是香港警察與示威人士對峙的圖片;又是同一課題,美國《在線新聞》的網站竟以北京民眾舉行反日遊行時的照片作為舉證。這些媒體的壞榜樣,究要作出怎樣的處理,才能彰顯公道與公信?

譁眾煽情新聞質素向下沉

再說回香港,這裏已成為政治的磨心,政府與政客的躁動,功過論定,本來可以看各媒體的公正報道,從報道作出中肯結論與評價,讓市民大眾作出有效的監察。不是說,今天的新聞就是明天的歷史嗎?但看香港今天的傳媒生態,能擔當此一重任嗎?什麼叫做「無徵不信、孤證不立」的傳媒人高尚操守,早已石沉大海,永不超生了!

橫放在眼前的,只要報料熱線,要走動的,可免則免,明知道新聞故事,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但做一日「好」新聞驅使,市場銷紙當下,噏得出就噏!能譁眾取寵就好了。弄虛作假又何妨?

通識科成為必修必考,學生閱讀電子與報章的新聞也是指定動作,但也有老師告訴我,欠缺國際視野,議題單一,未能掌握新聞主題作出較深入探討,感情的渲洩多於理性中立的分析,都是香港新聞報道的特色,指望傳媒教育有利於通識學習,實在艱難!

最後,無奈地以「TVB 換莊,傳媒教育依然濕滯」作結!

何漢權


Leave a comment

家族企業傳承策略的另類選擇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1 | 專家之言 | 企業管治 | By 何順文 李元莎
2011-04-02

上期探討了「子承父業」的傳承方法,本期將分析「專業管理」與「出售套現」兩個其他策略。

今天很多出國留學的下一代子女,他們在歐美地區有很多發展機會,並不一定願意回港繼承父業。就算回來,也不一定願意放棄自己的理想、興趣或其他發展機遇。即使順從家族意願勉強「接棒」,也未必專心一意全情投入。有些子女只希望保留股權參予監察,或只出任非執行董事,而不願意成為企業的執行董事或CEO。

不少家族企業創辦人只期望至少其中一個有能力與興趣的子女接手,而其他子女可自己選擇是否留在企業內工作。事實上,子女有不同興趣及發展志向很正常,也可分散風險。日後外出創業發展的子女各有所成,這些企業聯結起來更可成為一個龐大家族事業王國。

在「子承父業」的傳承上,資深和忠心的專業管理層往往負起了提點或輔導新一代接班人的重任。如新一代接班人與「老臣子」專業高管不和,不接受其意見,甚至將後者投置閒散,將引起很多矛盾甚至損害企業的利益。如何吸納和留住外間管理人才並讓其發揮,也是傳承成功關鍵之一。

委任專業管理人接班

當家族中沒有子嗣,或該子嗣未有能力或興趣出任,便要尋求其他方法解決接班問題。在自己子女中找合適接班人,選擇始終有限。

如堅持要子女承繼,勉強的情況下可能會弄巧反拙,對企業及子女自己也不利。例如美國第三大傳媒集團Viacom 主席Summer Redstone於01 年初與CEO 兒子Bre nt Redstone 對簿公堂。

事實上,近期有研究發現三個新趨勢,一個是期望其子女承繼的企業東主已減少,另一個是愈來愈多這些子女選擇在家族企業外工作或創業。

第三個趨勢是「傳子不傳孫」,在第二代時就開始沖淡家族色彩,引入外姓人接班。因此, 「子承父業」的管治傳承模式,在今天的環境下不一定是最佳選擇。創辨人或要改變思維來延續一手創辦的企業,讓外姓人有機會插手家族事業王國,貫徹「能者居之」的原則。

因此很多創辦人主觀願望是傳子女親屬,客觀現實是傳賢與能。

近年已有一些企業在擁有權上堅持家族制,管理權上主要交託給能勝任的外部專業管理人,以打破核心管理人以血緣為主的做法(例如股神畢非德決定由外人而非其兒子接棒其巴郡企業之CEO)。新的CEO 可以在內部挑選提升,也可以在外間空降,企業亦要作調整配合外間接班人。

目前香港約有不到兩成的家族企業選擇這個接傳承方法。有外國研究發現由外人接掌CEO 的企業,其業績一般比由家族成員繼承較佳。但如家族企業本身的管治薄弱及仍沿用「自己人」文化,就較難招引有才幹的外間專業管理人加入,也較難調離多餘的家族管理人員,令傳承的計劃更為困難。

家族企業傳承策略的另一選擇,就是「出售套現」。如欲將家族利益最大化(即賣盤的邊際回報大過企業的邊際回報)、家族企業已是夕陽行業、企業逐漸失去競爭力、創辦人無子女,又或其他適當人選可以承繼,在這些情況下適宜賣盤。家族趁有市有價時將整盤或部分生意賣給其他股東、員工、或第三者,把營運風險或權益一併轉移給新買家來承擔(也可擁有少量股份維持與企業的連繫與影響)。套現後可作分派、其他風險較低的投資、慈善捐獻或成立家族信託基金。在香港,約有四分之一的家族企業選擇這一模式。

也有些企業家認為無需要把大筆家產,包括企業股權留給子女(或只留少部分),相信兒孫如有才幹就不須倚賴家財。因此在生前就決定立下遺囑將大部分身家捐出(例如透過成立慈善信託基金)。如美國微軟主席蓋茨已立下遺囑,只會將10 00 萬美元留給三名子女,但不會把生意留傳下一代(著名商人余彭年與陳啟宗也有類似看法)。中原地產代理集團主席施永青在08 年初退休前,將個人持有的中原旗下三間公司股份注入以自己為名的基金,協助內地發展教育、醫療及環保,精神令人欽佩。通過基金這個平台,家族各成員都可以繼續為家族的聲名和價值作出貢獻,也令家族成員間的團結和諧得到鞏固與壯大。

家族或企業是價值核心?

如何將家族利益與現代化企業管治取得平衡,令家族企業歷久彌新、富而長盛,乃當今華人家族企業要認真探討之課題。尋找接班人繼承家業沒有一個單一有效的模式,每個家族都應有自己一套處理繼承的方法。

魚與熊掌,很多時兩者難兼得。當要抉擇取捨時,家族成員不禁要捫心自問:究竟企業的延續壯大或是家族的和諧團結更為重要?家族企業究竟是以企業還是家族為核心?無論如何,筆者認為,要先有清晰的家族傳承計劃,才可以有適切的家族企業傳承計劃。

何順文 澳門大學副校長兼教授
李元莎 國威斯康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

何順文 李元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