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通脹壓力續升 緊縮政策持續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2011-04-16

國家統計局公布第一季多項宏觀經濟數據,最惹人注目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百分之九點七;三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上升百分之五點四,創下三十二個月來新高。連串數據反映,通脹壓力依然十分沉重,央行須要繼續通過滙率、利率、存款準備金率以至公開市場活動等調整手段,以嚴控通脹,使緊縮政策短期看來有趨緊之勢。

GDP增速略低於去年第四季,但通脹繼續升溫。國家發改委最近「勸諭」民生日常產品大企業切勿加價。日前,大型糧企亦接到政府通知,暫緩麵粉提價,國家糧食局寧願安排企業競購低價小麥,以補償企業成本的虧損,不惜以行政手段力遏通脹飆升之勢。

可以看到,穩定物價已成為目前宏調的迫切任務。

通脹能否受控、央行進一步抽緊銀根會否令經濟「硬着陸」,如今顯然處於一個關鍵階段。據資料顯示,第一季度最終消費拉動GDP增長百分之五點九,資本形成拉動GDP增長百分之四點三,基於第一季度進出口出現逆差,所以貨物和服務淨出口拉動GDP出現了負增長百分之零點五。表面看,加強內需推動經濟增長的政策,產生了若干成效。

仔細看第一季度進出口表現。據海關最新公布的數據,第一季度進出口總值達八千零三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出口為三千九百九十六億元,進口則創歷史新高,達四千零六億元,首次破四千億關口,亦為六年來首見貿易逆差。然而,剛公布的中國外滙儲備卻又創新高,一季度中國外滙儲備增長近二千億美元,迄今逾三萬億美元。基於淨出口對儲備增加沒有作出貢獻,反映新增儲備主因是外國投資和投機熱錢湧入,央行不斷吸收這些外滙,所投放的人民幣基礎貨幣也有增無減,令熾熱的通脹始終無法降溫。

雖然經常項目順差╱GDP的比率,已從二○○七年的百分之十點六高峰回落,至去年降至百分之五點二,反映外滙儲備增長有放緩之勢,但在目前資本及金融賬目受到管制的體制桎梏下,外滙儲備仍將會繼續攀升。一季度出現貿易逆差,但外滙儲備依然大增二千億美元,足以反映這個困局。

再從信貸增長的角度觀察,三月份中國金融機構新增貸款近六千八百億元人民幣,比預期為高。三月底,廣義貨幣供應量L同比增長百分之十六點六,較二月份同比增幅百分之十五點七為高。換言之,無論新增信貸規模和貨幣供應量都較預期高,因此,未來幾個月,緊縮性的貨幣政策不僅難以結朿,甚至更有「適當從緊」的壓力。

按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分析觀點,人為遏低利率水平,廉價的資金使用成本,促使企業家輕率地進行長線資本品的投資,推動原材料生產要素價格上升。到消費品價格上升,便反映扭曲了的生產結構,必須進行市場調整。若政府繼續用信貸來支撐「錯誤的投資」,人為地拉長商業繁榮周期,只會進一步扭曲生產結構,令日後市場調整的幅度和時間更長。

三月消費物價指數創新高,食物和消費品價格上揚,使通脹繼續升溫。有分析指因工資提升,推動成本上揚;工人收入增加,亦刺激了消費需求,加劇通脹壓力。但無論如何,龐大流動性和廉價資金使用成本扭曲生產結構,所形成的內在風險,始終難令市場安心。

照目前形勢看,加息恐防吸引更多投機熱錢流入,而且頻密加息亦會打擊經濟增長。因此,通過滙率(人民幣升值)、控制信貸增長、進一步提升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似乎已成為央行優先反覆使用的調控工具。從一季度的宏觀經濟數據看到,人民幣升值、加息、提高存款準備金率等調升壓力,依然十分顯著,趨勢尚未有逆轉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