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日本的不能學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25 | 專家之言 | 企業杏林 | By 何華真
2011-04-30

老編請飲咖啡,囑咐筆者繼續日本系列下去。

筆者在3 月開始時並無野心,第一篇是2011 年3 月5 日〈危中有危道在孩提〉,經「自我審查」後,信心不足,遂壓後一星期才傳至編輯部,以〈蘋果去死華生出台〉(2011 年2 月26 日)替代,跟着再來一篇〈閱讀日本30 年〉(2011 年3 月19 日), 雖然是肺腑之言,只不過是陳年集絮。

若以電影比方,這篇是小本投資的傳記式夫子自道,對票房全無預期。

日本311 事件未平, 波瀾隨起, 到2011 年4 月9 日〈商學闕如何來預知〉,筆者已預言日本應對核災能力比切爾諾貝爾更壞,但當時七級警報,尚未出台。

粗淺輩見筆者月旦日本,非常不是味兒,以為筆者與大和族結下什麽樑子,有個人切膚之恨。

縱觀陋室,用金錢投票,佔七成是日本電器,南京大屠殺與我何干?若狠批代表痛恨,可以推論筆者痛恨中華民族比大和民族十倍有多,不過大家習慣《信報》狠批中國,而有此錯覺!

其實筆者既非狠批中華民族,亦非針對大和民族,只是矛頭對着香港人:趨「讚」避「批」,人之常情,聞過而喜,過而能改,聖人之操。但為何狠批日本人,會令香港人不舒服?這裏大有文章!

暖水煮蝸牛

香港高地價政策,居住質素改善無望,很快就跟隨日本人進入三代供樓之三生為奴格局,日本人的阿Q 精神,是將間麻雀「衰」小的六疊屋,布置得奇精淫巧,除了小部分有革命精神的港人因屋小上街示威,大部分有農奴基因的港人,進行自我麻醉,逐步接受300 平方呎(30 平方米),一千萬港幣樓價的「豪宅」,然後與電視節目《安樂蝸》唱和,跟節目主持人學「布置」豪小屋。

那邊廂的上海,就引發出一齣劇集《蝸居》,劇中貪官角色對準陳良宇創造,雖然被腰斬,但卻引起更大波瀾,在民主不足下發出更響亮的聲音。無論香港或國內,都應積極面對蝸居困局,不應變成慢慢被暖水煮死的青蛙或蝸牛。

談到下一代,不得不談教育,原來這幾年狼王,對小狼大學畢業後做了很多「防日本」腐蝕的工夫。話說狼王父子,自小與日本卡通相伴,什麽《聖鬥士星矢》、《蒙面超人》、鹹蛋超人、《哥布拉》,皆是陪伴其父子一同成長之劇目。

但狼王勢估不到小狼負笈留美,在全無造訪過日本的情況下,竟然學曉流利日語,狼王對此既驚又喜,喜的是兒子能懂多一個語系,自然更國際化,視野更廣,驚的是兒子進入日本企業,斷送一生。

日式墮落

日本企業職位中的所謂做business 業務,是大部分新人╱畢業生的入門位置,是不鹹不淡的畸形設計,既要出去見客,但不像美式推銷員有指標要求,亦沒有佣金,年尾雖然有花紅,但不是投行那種十多二十月的額外重金。

久而久之, 「年輕人」一磨就到三十歲,隨便升你一兩級,你自然會等排隊上位,結果是對外不懂推銷,不似美國企業,佣金及override 明碼實價,將來升了所謂管理層亦無一個有效準則去管理,只能向內望向上望,反而最容易學會的就是飲酒跳舞,以前就是去尖東日式夜總會跳,現在是去深圳東莞跳。

狼王對小狼說,嫖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這種環境,令到年輕人誤會,爭取訂單,領導下屬,煙花就是真理,一晃眼就到四十歲,學習能力驟降,轉工無望,惟有坐在機構,做望窗一族等死。

行走商海,眼見不少日企之五六十歲高層,一副老不死、老油條、老廢嫖的樣子,不禁令人會心微笑。

某日系影音產品日籍設計師,十年前風華正茂,與美國魯卡斯系統的尖子混得很好,甚至能有所超前,設計出一些成名系統。

得道十年後,已經向羅兆輝致敬,沉溺東莞;另一日本牌子將研發部移師美國,悄然領先。

小狼回港後,商歷一日本私人貿易公司,再跳至日本上市公司,去年終於看通日企前途有限,轉投至港企,在國內上班,狼王才舒一口氣。

作者為MASTERMIND 傳承壯大輔導CEO
何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