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如何選擇合適的海外大學?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4 | 升學策略
2011-04-30

編按「升學策略」版,逢周六刊出,專門報道海外升學的資訊。暫別數月的「升學.學.問」欄目,由今期起,再次為《信報》讀者提供海外升學的寶貴經驗及建議;另又新增一專欄「精英大學入學錦囊」,邀得劍橋大學畢業生撰寫,道盡過來人的經歷,讓各位有志考進海外精英大學的同學,為自己留學之路提早做好準備。讀者如有任何升學問題,歡迎來函culture@hkej.com查詢。

恭喜你!你剛剛順利度過了3 月底至4 月期間收取錄信的季節,就在這幾星期內,你所申請的美國大學會把結果傳來,實在是令人傷透腦筋的日子。對某些人來說,心儀的大學或會拒絕他們的申請,又或只給予候補機會,這無疑會令人有點傷心。不過,也有人會成功考進他們能力所及或視為目標的大學,感到高興萬分。那麼,你想好要去哪裏了沒有?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因此,我想藉這篇文章,以自己和其他學生的經驗作為例子,討論一下選校的問題。

升學.學.問╱Duc Luu 大約十六年前,我很幸運,因為每所申請的大學都取錄我。當時我熱愛戲劇,所以明確地下了決定,只考慮幾家提供最佳戲劇課程的大學。

盼選擇有戲劇課程的大學

以我的能力可以考慮的大學,包括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紐約大學蒂施藝術學院、卡耐基梅隆大學藝術學院、波士頓大學藝術學院等。我的目標大學則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及西北大學;而我的安全之選,包括洛約拉瑪利曼大學及南加州大學。我不打算詳談我的課外活動和學術表現。這些學校全部都取錄我,而且提供全額或部分獎學金,其中大部分原因,是我高中成績不算太差。我能力可及的選擇,選定的原因主要是對戲劇的興趣。

我爸爸媽媽要我申請比較接近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和史丹福大學,而我也認真考慮過普林斯頓大學和哈佛大學,但這幾家學校都沒有出色的戲劇學系,所以我也無意申請。我有兩項選校準則,令我在過程中遇上一點困難。第一,既然想攻讀戲劇,我便要去紐約大學、卡耐基梅隆大學、波士頓大學等地方試演,但成功的機會卻遠低於申請入讀他們的文學院或理學院。舉例來說,卡耐基梅隆大學只會從幾千個申請中取錄二十多名學生。第二,我沒錢。我吃的是學校免費午餐,靠政府福利金生活,所以我不僅須要獲得取錄,而且要取得大額經濟援助或獎學金。我高中的輔導員很幫不上忙,所以我要特別感謝高中的就業顧問,他同時負責管理圖書館。他看到我這個骨瘦如柴的孩子迷迷惘惘地盯着一大堆大學簡介,竟然親自為我研究過幾百所大學的資料。他實在是我申請學校期間的救世主。

視察學校環境後有了決定

七個月後,好了,所有大學都取錄我,那怎麼辦?

幸好,有幾家大學向我提供免費機票,可以周末去學校看看。我可以飛去參觀南加州大學、洛約拉瑪利曼大學和耶魯大學。我現在就要告訴你,這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好的點子。我可以從中親身看到、嗅到、嘗到學校的環境。我馬上發現洛約拉瑪利曼和南加大都不適合我。我當時剛從一所共有四千多名學生的高中畢業,洛約拉瑪利曼對我來說是太小了。南加大呢,他們那個時候,在智能方面可以給我挑戰並不很足夠,而且我在觀賞他們的戲劇節目之後,發覺他們的水平未及我其他已經申請的大學。

事實上,我比較屬意紐約大學和卡耐基梅隆大學,這兩家大學有全美國最佳的戲劇課程。他們取錄我之後,每星期都不約而同的打電話給我,但我還是在飛到耶魯度周末的那個航班上才下了決定。就在走進耶魯校園的那一刻,以我一個西岸的孩子來說,看到牆壁上滿布常春藤,又碰上與我自己同樣聰明、幽默的學生,當時我便知道我一定要接受這裏的取錄。在那個周末,我加深了對自己的了解,除了熱愛戲劇表演,其實我也同樣喜歡學習。我認為我的同學應該要在學業、情感和課外活動等各方面給我挑戰。當時我視自己既是知識分子又是藝術家,而耶魯大學完美地配合到我這樣的個性。

最終我還是選了耶魯大學

總結一下,我選擇耶魯大學,是考慮到學術、環境、課外生活的範圍和深度等多方面的因素,以他們那麼大的規模,卻可以讓我體驗到小型學校的學習生活,而且主修課程也相當優秀。我想說,我多年來都很討厭東岸的寒冷天氣。我骨子裏是個加州人,所以最後選擇遷來氣候溫暖的香港。天曉得?老實說,我差一丁點便進了哥倫比亞大學,那裏很多方便都符合我的要求,而且給我的財政資助也比耶魯好一點,只是名氣的問題。

畢竟哈佛、耶魯和普林斯頓是三所最有名的常春藤大學,而我當時覺得以名氣來說,耶魯大學的份量要比哥倫比亞大學重一些。我一些哥倫比亞畢業的朋友會反對這種說法,而他們都是高薪一族呢!我也有過要在紐約生活的念頭,但最後比較想要舒適一點的校園環境和好一點的戲劇課程,剛巧耶魯同時符合這兩方面的要求。

最近,我跟其中一名尋求升學諮詢的學生談過,她在過去幾年的申請程序中一直專門接受我們的輔導。她能力可及的兩所大學都接納了她的申請,包括賓夕凡尼亞大學和達特茅斯學院,而她想就如何決定聽點意見。

我認識她很多年了,因為她每星期都來我們的辦公室補習、準備考試、接受大學生活輔導等,所以我知道她不會喜歡達特茅斯學院隱居式的寧靜生活,相反,她需要的是一點大城市生活,又能接納新奇事物的文化環境,賓夕凡尼亞大學所在的費城便很適合她。我們有一位同事是賓夕凡尼亞大學的校友,向她分享了他這麼享受大學生涯,箇中有什麼理由。她幾天後便高興地跟我說,她最終選定了賓夕凡尼亞大學。

申請大學令人傷透腦筋,主要的原因是過程中學生要仔細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些什麼樣的生活方式。

他們不再讓別人選擇或建議他們未來的方向,相反,他們必須自行確定自己的未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