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國民教育 先天不足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12 | 時事評論 | 政局筆記 | By 江麗芬
2011-05-14

「你會稱自己為香港人、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還是中國的香港人?」自1997 年回歸以來,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每隔半年,都會問問香港市民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結果,直至去年底最後一次同類調查發現,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還是最多,超過三成半,其次是認為自己是「中國的香港人」,有兩成七,至於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有兩成;相對於回歸後的第一次調查,升幅僅得兩個百分點。香港人對自我身份的認同,十三年未有大變,香港人還是香港人。

然而,回看過去十三年,中國的經濟可以說是騰飛。國內生產總值由1997 年的74,772 億元,升至去年的397,983 億元人民幣,經濟成績翻幾番,今年更取代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地位僅次於美國。相反,近年香港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相形見絀,於是什麼自由行、內地富豪來港掃豪宅,更令內地傲視同儕。

有內地官員私下說過,內地現在富起來,香港人與香港傳媒還是吵吵鬧鬧,他們實在可以對香港置之不顧。即使如此,香港人雖淪為「港燦」,卻普遍沒有對國民身份多加幾分認同,這一切似乎不合香港人「醒目仔」的一貫思維。萬事皆有因!

愛國愛黨不容異見

最近,政府推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諮詢》,要求進一步加強國民教育及德育,諮詢文件開宗明義說,希望藉此「……確立個人於家庭、社會、國家及世界各範圍的身份認同,孕育情懷,建立個人抱負和理想,對家庭、社會、國家和世界作出承擔及貢獻」。

諮詢文件建議分個人、家庭、社群、國家及世界五個範疇的學習目標,其目的不單是希望下一代「心繫家國」,還希望藉着德育讓新一代可以有「正面價值及態度」,包括守時、誠實、與人相處等等;諮詢文件還建議由老師負責選擇教材,可以是報章、書籍、互聯網,以免予人「洗腦教育」之嫌。但無論如何,一說到是國民教育,還說要建立國民身份認同,那便觸動起香港人敏感的神經。

香港人對「國民教育」神經過敏,皆因大家明白,在國內沒有「只愛國而不愛黨」這回事。就像在內地,劉曉波與趙連海的遭遇,維權律師一個又一個「消失」的消息,以至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僅以藝術表達對中國關注、對四川地震死難者的哀悼,卻被迫失蹤,拘留至今未見蹤影。

至於暗撐艾未未,在前天、5 月12 日四川大地震三周年之時在社論上說了句「擺上鐵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徵且祭奠你們(死者)凝固了的生命」的內地《南方都市報》,其社論亦迅即遭人刪除。這一切都在在顯示「愛國」原來是不能有異見。

至於香港人呢,雖沒有同類的經歷,情況還好,但也不能跳出只許同意、不許反對的樊籠。就像凡參與支聯會的政治人物,在過去多年來都禁足內地。又例如回歸以來,香港的特首選舉都只限於跟隨中央主旋律的人;即使這個星期在建制派中屬開明的前人大代表吳康民提出由范徐麗泰、唐英年和梁振英組成的管治「鐵三角」,其主調都是離不開中央「欽點」人選。試問在這些見聞和經歷下,香港人又能對家國增加多少「認同」!

國家表現至為重要

再看今次的諮詢文件,當中關於「國家範圍」的建議,主要是希望學生「正面」看國家。就像小一至小三,學習目標是「了解及尊重國家的象徵」、「向國家不同範疇傑出人物借鏡」;又如中四至中六學生,學習目標是「關心國家的民生發展,主動了解國家當化社會和經濟發展對於帶動民生進步的意義及影響,樂意共同拓展社會和經濟發展成果,培養關愛民族民生之情」,還有就是「認識國家當化發展的重要成就」。至於認識民主、人權、法治等現代文明基石呢?則撥歸入世界範圍。這樣的安排,難免令人質疑高舉國民教育旗幟,不過是重提多年來只是歌功頌德的「心繫家國」宣傳主調罷了!

愛國主義,威力無窮,一如Benedict Anderson 所指,愛國主義可以令到不少人願意犧牲性命,而一旦建構了這平台,便可以再發展不同的政治及意識形態領域。不過,要建構愛國之心,或多或少透過共同語言、共同經歷。然而,香港人對於國家的共同認知,除了國內生產總值不斷增長外,還見了多少不平事,即使香港人如何「醒目」,打從心底裏未能對國家擁有一種身份認同,那是可以理解的。

再看港大的民調,這麼多年來,最多香港人感覺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便是在2008 年6 月,即在同年5 月12 日四川大地震後的一次調查,有38.6%受訪者表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呢,跌至18.1%;大家對四川人民的苦難有所感傷以至願意伸出援手予以支援,都令到大家建立起對國家的歸屬感。

在同年的12 月,經歷過北京奧運,同類調查結果是稍稍下跌,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仍有三成四之多。可是,隨後發展下來,就是愈揭愈多的問題以至維權者反被關禁,而後見到香港人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又再降至兩成。

要搞國民認同、心繫家國,說到底,不單是教育可以調校出來,還需要看國家的表現是否足以令人自豪。如今,香港諸公要搞國民教育,相信難有成果,一切只因先天不足,後天失調也!

江麗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