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牛津讀書的皇儲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4 | 城市智庫 | 回眸英倫 | By 毛羨寧
2011-05-07

幾年前,牛津大學梅頓學院有一位從日本來的研究生Akiko,在東亞學系先念碩士班,再多花了四年研究日本美術史。她的博士班課題是追溯西方學習日本美術的起源,選取了曾任日本皇家海軍醫院教授的英國醫生WilliamAnderson 為主角,形容他是十九世紀初少數懂得欣賞東西方畫風和意境的前瞻者,透過收藏藝術品的嗜好,結合起他對醫學和藝術的熱愛。Akiko 跟學院朋友們分享這些趣聞的時候,圓圓的臉蛋每一秒都帶着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黑框眼鏡下閃爍。她侃侃說出在大英博物館參考二千多件Anderson 醫生收藏品的細節, 在加州ClarkCente r 交流的經歷,還有在瑞士蘇黎世大學演說的廻響,言談溫文但具備自信,在學生中顯得與眾不同。她原來是日本寬仁親王的長女——彬子公主(Princess Akikoof Mikasa) 。

島國民族性格

英國人和日本人都有島國民族的性格,思想比較保守自我——別人來到他們的土地,就應該學好當地的語言,以致他們去學第二語言的動力很低。他們同樣酷愛傳統,堅守着帝國主義的禮節和尊嚴——英國曾是日不落國,日本的原意則是朝陽升起的地方。所以,日本皇室人員出國留學,傳统上都是來英國。彬子以及她父親寬仁親王、文仁親王、德仁皇太子、太子妃小和田雅子在牛津念書的日子都顯得從容自若。德仁皇太子十多年前更出版了TheThames and I: A Memoir of Two Years at Oxford 一書,紀錄他在1983 至1985 年於梅頓學院念碩士班的生活,最後總結說,那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原來令他最快樂、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貴族生活,也不是以皇太子身份周遊列國,而是享受平凡人視為理所當然的青春自由。

看過這本日記的人可能會說,他到白金漢宮和溫莎堡去與英女王用膳,跟查理斯王子茶敍等上賓式款待並不平凡,但德仁皇太子仔細寫出來的遊歷,多是到小鎮和郊外看山水。他說自己沒有思鄉病,只有「思山病」,不時要到鄉村看看山脈才覺得心曠神怡。他的日常起居也很單調。在碩士班入學前四個月,他住在牛津南部郊區TomHall上校的府邸,每天收聽英國廣播電台節目,老師早上和下午來幫他補習英語,有空便到疏爾斯堡看大教堂和附近的石柱羣,去莎士比亞故居看話劇……現在最基本的夏季遊學團也包括這些活動,算不上奢華,對年輕人而言,甚至缺乏感觀刺激。其中一次令皇太子興奮的見聞,卻是牛津郡小村Culham 的潮閘,讓他看到按水位高低而自動開關,防止海水倒灌,令船隻安全地順勢進出的機關,令他想起巴拿馬運河的潮閘。於是他在碩士班研究泰晤士河的水上運輸,仔細查考英國人由中古時代至現代怎樣運用水利作為交通工具,分析得有板有眼。皇太子必定像大部分英國人一樣偏愛寧靜,才能洞察出大自然的味道,還有記下來的耐心。

重視私隱權

我望着窗外的山巒想,要遠離繁喧不難,但遇着人群便免不了會起磨擦。如先讓乘客下車,扶着門讓後面的人隨着走,說聲早安、謝謝等,這些本該是普通的禮儀,現在我看見了會莫名地感動起來。皇太子說英國人懂得為別人着想,是最可貴的社交禮儀。英國人重視私隱權,談話時為對方留有界線。像一次出外購物,商店東主問皇太子從哪裏來,他說從東京來, 「東京的哪一區?」皇太子回答說: 「市中心。」東主便猜出他是誰,笑了一笑後轉談別的話題。他又說,自己剛開學時還未習慣用硬幣付款,結果每次用紙幣找贖回來的一大堆零錢,把褲袋弄破了,幾十個銅板一下子在街上四散,他訝異地看途人替他拾起一個個角子來。原本是自己造成的慌張場面,反而顯出英國人的善心,免得他尷尬。皇太子筆下的回眸英倫,不單表現出年少時對自由的嚮住,還對身邊的人心存感激,這種態度也是日本人難得的人情味。

英國人不慍不火的性格,反過來在日本救災時發揮出功用。日本關東大地震後,從牛津搬到東京工作的好朋友漢娜不願離開,更被英國ITV 電視台臨時聘用為新聞主持,跟三位製作人員到仙台做報道。因為汽油和食物被封鎖為儲備物資,他們只好沿途向居民少量地討着買,結果所有人都不肯接受他們分文,讓他們順利從東京駕車到重災區宮城縣南三陸町。那裏的旅館人員每天仍整齊地排列好門外的拖鞋,而在登米市的臨時收容站,垃圾箱仍會分類,電訊公司則安排了手提電話的充電區,再細微的東西也替災民想好。居民看見這幾位外國人迎着風雪來報道,把僅有的熱食和啤酒拿出來。漢娜看到「Stay Strong,Japan」鼓勵標語,就不忍心離開日本人。儘管英國和日本社會千瘡百孔,政治、經濟和居住環境大不如前,但當人們要代表國家舉辦一場世紀婚禮,須要化解危機,或者不自覺地替人開門的時候,民族基因便完全顯露出來,分得出美和醜了。

毛羨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