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從「老吾老」到「幼吾幼」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12 | 時事評論 | By 許為天
2011-05-07

數月前的電視實況真人Show 《窮富翁大作戰》,探討香港貧富懸殊的困局,其中更反映了不少老人家困苦的晚景:在天光墟擺檔賺取十元八塊、在街頭拾荒執紙皮、從事厭惡性的洗廁所工作。近日的另一個時事特輯,報道一些多年前回內地養老的老人家,因為耗盡儲蓄而子女亦無力支付其內地的生活費用,只能折回本港領取綜緩和老人金,以維持生活和生命。他們再度離鄉,告別故土和親人的情境,叫人心酸。

「關懷長者」淪為口號

回歸前,首任特首董建華訂定「關懷長者」為三大施政目標之一,董先生一句「老有所養、老有所屬、老有所為」,言猶在耳。可是,回歸快將十五年,綜緩和老人金的規限仍在折騰長者,至於「關愛基金」尚未彈性到可以「路見執紙皮、派錢送回家」,就連身故後的骨灰龕位也供應不足。此等情況,又怎能不叫年過半百的筆者感慨良多。

董先生三大施政目標的另一項便是「優質教育」,過去十多年,對中小學教育的投資確實有顯著增加,但對學校和教師而言,此等增幅遠遠不能應付與此同時帶來的教育改革。就說當年大張旗鼓的資訊科技教學,至今教室裏的放影機和教師桌上的上網電腦,仍然不是學校的標準設施,怎說也說不過去。

多年來的教育改革,說理念確是進步前衞——全方位學習、進展性評估……。

然而,在政策制訂時,只作正面支持的諮詢, 「贊成理念、對執行有所保留」的前線意見便成了「群眾支持、需要支援」的證據。於是乎,「資源配套不足」的教育改革便悉數出場,如融合教育、通識教育、校本評核等等。如此以行政主導、漠視民情的行為,最近的見證是一次教育局舉辦的家長座談會的安排。

座談會席設灣仔新伊館表演場,當晚出席的家長有超過二千之數。座談會標明時間是下午七時至九時,果真七時一到,當還有很多家長進場、找座位的時候,司儀已開始介紹第一位講者;未到七時零五分,第一位講者已入正題。

主辦者準時開始,遲到者有所損失,道理當然說得通。但偌大的新伊館,由進入大門口至找到座位也要三至五分鐘。況且,香港人公私事事忙,如此大型活動遲五至十分鐘開始,早到與準時到的朋友也不會太介意。當然,教育局也可以在此等候時間播放有關新高中的宣傳片,便可兩面兼顧。

此外,座談會名為「新高中選科及學生的多元出路簡介」,家長進場時均獲發「香港新學制」布袋,內附教育局有關新高中學制的十數份家長單張和刊物,惟獨是有關「選科及出路」的只有兩份: 「高中選科:一切由學生興趣開始」和「香港中學文憑與UCAS 分數對照制度」。至於各位主講嘉賓提及的「選科及出路」,均欠現實考慮;講「選科」講到現時有71.4%學生選取跨學習領域的科目組合,家長有興趣知道嗎?

「為民解惑」只屬空談

實在地,選科要照顧升大學的出路,會中就連本港大學各科系的科目要求也欠奉:關鍵到讀醫科必須有「化學」、特別到科大將數學的延伸單元當作一選修科目,也一概沒有提及。至於升讀外國大學,主要提及家長難明的UCAS 分數對照,卻未有具體講到升學英美的要求。

各位嘉賓總會提及很多資料在網上均可找到,大多數與會家長當然知道網上有資料,他們正正是希望有專家能綜合資訊,精簡地提供「選科及出路」的心得。這個座談會似乎達不到他們的期望,這可見諸座談會最後半小時的「問答時間」的離席率:近一半家長離開。

當然,回到主辦者的角色,每個題目各有嘉賓負責,也能依程序準時進行,至於未到指定完結時間便離場,是家長的問題。可以見到,如果主辦單位不能改變「我冇錯、錯在你」的思維,日後同類的座談會也難做到「為民解惑」的作用。

家長對座談會不滿,不會以激烈方式(如向台扔蕉)表達,只會提早離開。正如家長對香港教育不滿,也很少有太大的反抗行動,只是安排子女離開主流學校,甚或放洋留學而已;今學年新入讀英國私校的香港學生人數,升幅達兩成。

明乎此,也難怪眾多教育界高層的子女也不會在主流學校就讀; 「以及人之幼」未做得好時,他們也得做好自己「幼吾幼」的家長角色。

後記:新加坡政府規定,所有公民(當然包括政府高層)的在境子女必須在主流學校就讀。
浸會大學教育學系高級講師 許為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