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為什麼總有人在馬場交蠢人稅?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1 | 今日焦點 | 忽然文化 | By 占飛
2011-05-21

有人說,美國最好的詩都在廣告。同樣道理,真正懂得所謂「破謬思維」和「逆向思維」的人,都不應該在寫評論,因為報酬太低。除非是無藥可救的理想主義者,否則他們會將自己的知識和洞察力,應用在樓市、股市或馬場上,賺取豐富一百倍的回報。

喜歡睇賽馬,馬迷的集體愚昧永遠令人大開眼界,而且極具教育,甚至警世意義。上星期日告東尼訓練的短途馬「風火神駒」以一賠十的冷門身份,勝出一場一千米賽事,這場的大熱門是同屬告東尼馬房的「加州財子」。這隻三歲的澳洲馬四戰四勝未嘗敗績,最後熱到1.5 倍開跑。

看通策略致勝關鍵

賽事由同一馬房以有較佳賠率的一隻馬勝出,這種事情時有發生,賽馬術語稱之為「底出」。這場賽事堪稱「底出」的經典,因為「風火神駒」本身就是贏過一千米五次的路程專家,蹄下敗將包括今年短途錦標盟主「萬事佳」,又是由其他馬房轉投告東尼之後第一次出賽。告東尼賽前把牠操到「火紅火綠」,試閘造出快時間大勝接近六個馬位。總之,一切迹象顯示,告東尼要贏這隻馬。

「風火神駒」本來應該是這場賽事的大熱門,但告東尼神機妙算,將賽績無懈可擊、但贏得愈來愈吃力的「加州財子」加入角逐,結果為自己的頭馬取得超過十倍的可觀回報。

我不是在寫馬評,只想指出,很多時候,賭馬是掌握關鍵、接近完整(near-p erfect)信息的少數人(練馬師),愚弄被蒙在鼓裏的多數人(大部分馬迷)的搶錢遊戲。

每星期在馬場發生數以十億計的財富轉移,是建立在群眾愚昧的基礎上。在馬場上習慣性輸錢的人,繳付的是不折不扣的蠢人稅(fool man’s tax)。

別過於相信馬評人

馬迷基本上是非理性的人。他們賭馬是為了贏錢,但到下注的時候,怕輸的心理戰往往勝想贏的心理。恐懼而非謀利動機(profit motive)成為他們最大的推動力,而人一害怕就會從眾。於是,賠率最低的馬匹─即最多人認為會勝出的馬匹─對他們就最有吸引力。

這其實荒謬之極:如果賭馬的目的是唔輸錢,那唔賭馬才是必勝之道。

其實,賭馬跟炒樓和買股票一樣,長遠而言,唯一的致勝之道是低買高賣,bu y low sell high,將注碼押在勝出機會被低估、賠率偏高的馬匹身上。股神畢非德大力提倡的「價值投資法」(value investing)的基本概念,用來賭馬完全有效。但賭馬是個mind game,這看似簡單的投資守則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還有,不要過於相信馬評人。一個可靠的馬評人在邏輯上存在的機會極微。原因很簡單,如果你真正識得賭馬,你在馬場上贏的錢,永遠多過你賺的稿費。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唱熱」一隻好賠率的馬,令自己贏更少的錢?當然,有些人識得揀馬,卻無法承受可能會輸的風險。這類畀貼士就天下無敵,自己投注就無能為力的人注定只能夠做評馬人,一如只有risk-taker才可做企業家。

接通群眾愚昧無知即可致富

「無知是福」這句成語儘管膾炙人口,但充其量只配稱為半真半假的陳述(half-true statement)。這句話省卻了兩個關鍵詞,應改寫為「多數人的無知乃少數人的福氣」。在今日的香港社會,其中一條萬試萬靈的致富之道,就是「接通」(tap into)群眾的愚昧和無知,挖空心思去滿足他們的原始欲望和基本需要。這正是從TVB 到《壹週刊》到《蘋果日報》,從周星馳到王晶到詹瑞文,從地產商到補習天王,香港成功人士與成功故事的成功底蘊。是否明白這個道理,足以決定你在股票市場、樓市和馬場是贏家還是輸家。這當然不是香港獨有的怪現象,少數人的大富大貴建立在多數人的渾渾噩噩之上,本來就是資本主義顛簸不破的潛規則。

三類無知頗值深究

如此看來,無知事關重大,值得深究。大體而言,無知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無知與生俱來,人的智能與認知力有限,最飽學之士的知識,也不過是一蚊一虻之知。這就是莊子所說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西諺也有云,人皆無知, 只是無知的範疇各異而已(Everyone isignorant, only on different su bjects.)。這類無知無法處理,也不用處理,而應處之泰然,即莊子所說的「知,止乎其所不能知,至矣!」然而現代人的無知,更多是一種有組織、有預謀,由政治和利益策動,千方百計強加於我們身上的無知。

對於這種無知,我們萬萬不可處之泰然。你不用有迫害妄想症,也會發現我們愈是對消費潮流盲從附和,對主流價值和強勢文化不懂說不,以及對政府的管治逆來順受,便愈符合統治者、建制和大企業的利益。這類處心積慮製造「集體愚蠢」的行動每天都以公開和合法的方式,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陰謀早已變成「陽謀」,我們對它也早已視而不見,熟視無睹。

第三類無知,是我們煮給自己喝的心靈雞湯。有時,我們為了逃避面對難堪的真相,或者拒絕作困難決定,會選擇「不聞不問」和「不知不覺」。從心理學角度而言,所謂「執意無知」(willful ignorance)跟「有動機的遺忘」(motivated forgetting)一樣,都是一種防衞機能的運作與應付生活的策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