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解讀梅鐸「竊聽門」的新聞現象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15 | 時事評論 | By 李曉燕 劉端裕
2011-08-13

梅鐸新聞集團竊聽醜聞的人物與過程分析,我們看了很多,事件是否引起梅鐸新聞集團瓦解,以及新聞工作者和老闆從中應當學到的警醒,值得我們深切反思。

關於新聞集團竊聽事件的來龍去脈,在此不贅。綜合已有的新聞和評論,包括事件發展、新聞採訪手法等等,身為讀者或是新聞工作者,如果能夠從新聞理論宏觀架構的角度分析此事,作更加全面的思考,對如何規劃將來的方向應該會有所裨益。

五層面分析竊聽門

美國新聞學者Pamela Shoemaker 和Stephen Reese在1991 年合著了一本書《資訊解讀:影響大眾媒體內容的理論》(Mediating the Message: Theories of Influence on Mass Media Content),重點介紹和解釋觀察媒體內容的五個層面,可以作為新聞集團竊聽事件分析的架構依據。這五個層面是:一、意識形態層面(Ideological level):主要指媒體所處的社會制度,包括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等不同的意識形態。

二、媒體環境層面(Extra-media level):主要指媒體所處的市場競爭、科技發展等大環境因素。

三、公司組織層面(Organization level):主要指公司文化、責任和遠景等。

四、媒體運作層面(Media routine level):主要指該媒體通常使用或特有的搜集新聞方法、操作手法等方面。

五、個人層面(Individual level):主要指媒體從業員個人操守所帶來的影響。

這五個層面的互動關係,影響到新聞媒體的運作,以及新聞工作者的行為與原則。梅鐸新聞集團竊聽醜聞是一個很好的個案。我們以此為參照,作一個系統的思考。

從意識形態層面來看,梅鐸新聞集團是在資本主義的社會運作。在此不用深入分析。

從公司組織層面來看,新聞集團的成立和發展過程,可以說是集天使與魔鬼為一體——集團包括《華爾街日報》這樣聲譽正派的大報,也有因竊聽而停辦的《世界新聞報》這樣的小報。實際上新聞集團是從小報中發展起來,沒有貴族血統;這個特點使得它主張貼近生活,貼近普通百姓所關心的話題,因此也得到迅速發展。

《世界新聞報》停刊號可以印四百五十萬份,可見這些小報的威力。

在新媒體出現之前,誰掌握發行管道和平台,誰就掌控了市場,新聞集團在這方面已佔盡先機,唯一要做的就是與同業競爭,抓住第一手新聞,在這一階段,新聞集團優勢明顯。

隨着新媒體技術的發展,目前世界的傳播格局已經發生不可抗拒的變化,全球任何角落的人,只要能上網,就都有可能成為「新聞來源」,博客、微博等已是很多人的資訊來源,傳統媒體如報紙、電台和電視台一統天下的現象一去不復返了,世界已然進入公民傳媒的時代。

進入公民傳媒時代

這樣一來,新聞集團就和其他傳統媒體一樣,面臨媒體環境層面的挑戰。新媒體的出現,徹底打破以往的格局,傳媒世界從「發行人傳媒」進入「公民傳媒」時代。

面對如此迅速而巨大的挑戰,即使精明強悍如梅鐸,看來都沒有充分預見到這場天翻地覆的變化,將會給他的媒體帝國帶來多麼大的衝擊。於是仍然沿用「發行人傳媒」的固有做法,穿老鞋跑新路,最終跑上一條不歸路。

很多時候,媒體的失誤往往發生在媒體運作層面。例如《世界新聞報》的竊聽,或是日常新聞採訪與編寫時的錯漏。現實情況是,新媒體、免費報紙、民眾新聞(citizen journalism)已經把牟利的收費傳統媒體集團打得片甲不留;傳統傳媒為獲取新聞,在運作層面上,非常容易鋌而走險。這是一個方向性的錯誤。最近香港的一個電視台誤報江澤民死訊就是一個例子。

新聞道德不得不顧

更關鍵的是,在整體的意識形態、媒體環境、公司組織文化、媒體運作等影響和制約之外,個人層面的因素舉足輕重。新聞道德感是一個看似老生常談卻又非常重要的原則,即使有意識形態和媒體環境的限制,甚至是面對公司老闆的不合理和不正確的命令,身為傳媒人,應當堅持個人原則處理新聞。

當然,傳媒要生存發展,就要盈利,要盈利就要想辦法投讀者所好,增加銷量。在投讀者所好的同時,如何保持個人新聞原則和道德底線,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考驗。當傳媒人為了自己媒體吸引視線或自身的上位,而置新聞道德底線於不顧,就像《世界新聞報》的總編輯Rebekah Brooks 一樣,下場往往是得不償失。

因此,細看新聞集團「竊聽門」的前因後果,其中關鍵的一條就是,新聞老闆與工作者本身的新聞道德價值和操守,這是意識形態或是社會競爭等其他層面都不能影響到的。梅鐸新聞集團竊聽醜聞所帶來的啟示之一就是:能否堅守新聞底線,甚至可以決定媒體的生死存亡。

通過上述分析,在融合新媒體技術和理念的今天,該從什麼樣的角度入手來規劃將來的方向?

首先,從媒體環境和媒體運作層面來看,傳統媒體要從爭搶新聞的思路中回頭,把媒體打造成便捷的發布平台,跟以往爭搶新聞不同,現在媒體不僅僅與同行競爭,更顯然的是在與全民爭搶;以這樣的方式取勝,將會付出愈來愈高的代價,最終得不償失。

其次,從媒體運作和個人層面來看,當獲取新聞變得愈來愈容易的時候,人們往往不會僅滿足於了解新聞,而是對了解新聞背後資訊的需求增大,那麼這部分新聞分析恰恰是我們傳統媒體的強項。因此,在公民傳媒的今天,傳統媒體如能在新聞準確、新聞分析和深度解讀等方面下工夫,就能與新媒體成為很好的組合,並在新聞道德感上作專業的把握,引領媒體持續的發展,在媒體融合的環境中最終走出一片新天地。

每天發生的事件之多就像一個萬花筒,本文介紹的解讀媒體內容的理論架構,希望可以說明我們在紛繁的媒體世界裏,不單是看到個別樹木,也要從森林中更加有條理地看清事實,看清全盤方向。

李曉燕、劉端裕


Leave a comment

經濟料續放緩 通脹不宜低估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2011-08-13

統計處昨天公布,本港第二季本地生產總值按年增長百分之五點一,低於首季百分之七點五,亦較市場預期的百分之六為低,按季更出現收縮情況,反映增長步伐明顯放緩;通脹則維持第一季度報告的評估,全年基本消費物價指數為百分之五點四。但面對美國維持長期性「超低息」,以及人民幣兌美元滙價升破「六三」水平的新形勢,本地通脹率惡化幅度在下半年勢必加劇,不宜低估。

第二季增長按季比較出現收縮,主因是貨物貿易放緩,出口市場的需求增長萎縮,導致出口下降。目前,美國和歐盟經濟疲弱,生產性活動的擴張力度持續弱化,使本地貨物貿易增長的空間受制。如今依賴內部強勁需求來支撐經濟擴張,可持續性未必穩固。

據報告的資料,整體投資開支在第二季大幅反彈逾八個百分點。強力反彈的原因是,私營機構的機器及設備購置經第一季微跌後顯著回升。由於五月實施最低工資制,企業在成本預期增加的憂慮下,採取觀望態度,首季度減少投資開支也很容易理解。隨着制度落實,企業因應成本變化和市場需求,補充設備,增加資本性開支也很順理成章。不過,當生產成本持續上升,尤其工資增長壓力加大,本地資本開支大幅增長恐難以維持;加上外部經濟環境的不確定性愈來愈大,令下半年本港經濟備受持續放緩壓力。

通脹如今已成為香港「頭號敵人」。很明顯,入口通脹壓力有增無減,美元持續走弱,人民幣則進一步升值。昨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滙率升抵六點三九七二新高,以年初(一月四日)的六點六二一五計算,已升值逾百分之三,照一般估計,人民幣今年內會上升約百分之六,則下半年的升勢將與上半年相若,使內地入口貨品價格持續上揚。

目前,中國七月消費物價指數攀升至百分之六點五,其中食品價格也是推高通脹的罪魁禍首。因此,即使通脹率離峰值不遠,但高通脹水平仍將持續一段時間,難以迅速回落。基於香港近三成食品來自內地,內地通脹居高不下,意味本港食品價格的漲幅持續上升。另一方面,港元追隨美元貶值,滙價的因素,亦令本地「輸入型通脹」的壓力,比中國內地更為凌厲。

至於影響本地通脹變化的租金,由於去年全年物業價格和租金升勢持續,租金的「滯後效應」將繼續在下半年推高通脹率。可以說,在食品價格及租金升壓都繼續惡化下,美國則繼續以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千方百計刺激經濟,甚至可能推出變相的第三輪量化貨幣寬鬆,使龐大流動性繼續泛濫,加劇亞洲新興經濟體的通脹壓力,在這種新形勢下,政府維持五月時對全年通脹的預測,看來變得保守。

如今勞工市場仍處於充分就業狀態,工資和收入上升。在預期薪酬上揚,加上通脹預期升溫,刺激私人消費。事實上,私人消費開支繼第一季按年實質增長百分之八後,第二季再大幅上升逾百分之九。經季節性調整後按季比較,私人消費開支在第二季實質強勁增長百分之二點三,十分熾熱,也反映在「通脹亢奮」下,物價更容易一推而上。

通脹繼續惡化,不斷削弱港元的購買力。購買力持續萎縮對收入所造成的波動,對低收入家庭的衝擊最大。由於貧困階層缺乏資產,沒有足夠能力抵禦貨幣購買萎縮所造成的收入損失,使貧富懸殊矛盾在高通脹環境下更為突出,即使按照第二季經濟報告估計,全年的增長仍可介乎百分之五至六之間,但通脹「逆分配」效果所觸發的政治化爭議,令高通脹問題變得更具「爆炸性」,既不宜低估,其破壞力更不容輕視。


Leave a comment

騎劫危機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0 | 專家之言 | By Paul Krugman
2011-08-13

金融市場的動盪令你害怕嗎?應該的。2008 年爆發的經濟危機顯然還未過去。

但你應該還有另一種感受:憤怒。因為我們現在所見到的情況是,有權有勢的人不是在解決危機,而是在利用它。

在過去逾一年半的時間裏──自從總統奧巴馬的國情咨文以財赤為中心,而不是就業後──美國公眾的討論就被預算關注所支配,對失業問題視若無睹;對減赤的關注重要得讓奧巴馬在周一的市場恐慌下仍把講話的焦點放在財赤上,而不是經濟再陷衰退的明顯威脅。

失業是最大問題

令情況變得如此糟糕的原因,是市場已經很明確的暗示,失業是美國最大的問題,不是財赤。不要忘記的是,財赤鷹派數年來一直警告美國債務成本隨時會大升,因此,減赤行動刻不容緩,但這個威脅一直沒有實現。到本周,在美國信貸評級被下調,應該令債券投資者惶恐不安的這個時候,債息實際上跌至歷史低位。

市場是在說──幾乎是在大叫: 「我們不擔心財赤!我們擔心的是經濟疲弱!」因為經濟疲弱意味利率低和缺乏商業機會,也就是意味即使利率甚低,政府債券仍是個具吸引力的投資。如果美國降級有任何影響,那就是更加令人擔心緊縮措施將進一步削弱經濟。

華盛頓的討論為何會被錯誤的問題支配?強硬派共和黨人當然扮演了一定的角色,雖然他們似乎不在意財赤──可試試向他們建議增加有錢人的稅──但他們發現財赤是用來攻擊政府的好工具。

但如果其他有影響力的人不是那麼急於把焦點帶離就業,公共討論不會偏離正軌那麼遠。儘管失業率達到9%,但這些人仍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利用了危機。

看看任何主要報章的評論版或任何新聞評論節目,你就會聽到一些自稱中間派的人,揚言經濟問題沒有短期解決方法,而最負責任的做法是找出長遠解決方法,尤其是針對社會福利計劃,也就是要削減社會保障和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的開支。但你遇到這種人時,應該要小心,因他們就是令美國情況那麼糟糕的原因。

急需短期解決方法事實是,美國經濟急需短期解決方法。當傷口不斷流血的時候,你會希望醫生為你包紮傷口,而不是希望他教你如何保健養生;當數以百萬計希望並有能力工作的工人失業,導致經濟可能每年損失近1 萬億美元的時候,你會希望政策制訂者快快找到解決方法,而不是告訴你長期財政穩定的重要性。

可惜的是,宣揚長期財政穩定重要性是華盛頓目前的嗜好,那些希望自己看來認真負責的人藉此來展現他們有多認真。因此,當危機帶來並導致龐大財赤時,很多政策制訂者馬上抓緊機會,用財赤做借口來忽視失業問題,令經濟繼續「流血不止」。

真正的解決方法包括什麼?首先,應該暫時增加政府開支,而不是減少。在龐大的失業和極低的借貸成本下,我們應該重建學校、道路及供水系統等等;此外,應包括推出措施減輕家庭債務負擔,例如按揭再融資。

聯邦儲備局也應盡一切努力推動經濟,透過推高通脹來緩和債務問題。

別讓傷口繼續流血

當然,那些慣犯將批評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但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不負責任嗎?那是利用危機來推一些危機爆發前便主張的東西,任由經濟傷口繼續流血。

版權所有:《紐約時報》
Paul Krugman


Leave a comment

內銀高增長藏風險 慎防美歐形勢急轉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2011-08-27

歐美債務危機深化,拖累實體經濟以至股市續陰霾密布。但在中國,內地五大銀行半年業績依舊亮麗,純利合共三千六百一十八點八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速多達百分之三十二點二八,傲視全球。

連續三年半蟬聯「全球最賺錢銀行」的工行,純利更達一千零九十四點八億元,成為全球成長最佳的大型金融機構之一。

今年上半年以來,內地實行緊縮貨幣政策,融資困難,但銀行日進斗金的致勝法寶,頗有中國特色,包括政策上獲較具壟斷性傾斜,而正因為央行緊縮銀根三度加息,令淨息差得以擴大;不少大銀行近五六成的營業收入主要源自存貸利差,結果廣大存戶忍受着近三厘的「負利率」,但銀行卻財源滾滾。

從表面數據看,五大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餘額及比例均實現「雙降」,撥備覆蓋率亦大幅提高,防範風險能力及資產質素均不斷提升。

但看似安全的背後,卻隱伏着不少潛在風險。目前銀行普遍只向具擔保的大型國企等融資,而所謂的擔保,不少是以盈利作指標。換言之,若內外環境產生劇變時,整個「安全鏈」有可能會斷裂,令這種變相借新貸還舊債的情況無以為繼。

在此種共生模式下,亦可說明為何領導層縱使三令五申,中小企業借貸仍然無門,不少被迫要借高利貸,更甚者有地方銀行的中間業務中,竟亦涉及高利貸業務。

目前官方公布的地方債務有十四萬七千億元,銀行在這方面的不良貸款呈現增長趨勢。此外,十二家上市銀行上半年的逾期貸款高達三千二百七十億元,較年初增加百分之三點四。雖然銀行可繼續追收,未必會演化為壞賬,但一旦內外經濟環境變差時,將有可能觸發惡性循環。

對此種研判,宜保持高度警惕。作為經濟寒暑表的上市公司業績,近期已有此徵兆,普遍面對的共通困難,就是勞工成本升、原料價漲,但毛利率卻跌。

特別是出口企業方面,再遇上目前歐美經濟有可能雙底衰退、債務危機惡化,將打擊內地經濟增長三大支柱之一的出口。

與此同時,發改委向人大常委會報告今年國務院計劃執行情況時,預告開列今後八項重點工作,首務仍是控制通脹,其次是涉及與通脹關係密切的抗天災、保糧食豐收;而遏抑樓價過快上漲列為第三大要務。可預見目前調控力度不會減低,圖壓縮資產泡沫,讓經濟盡快矯正之前過度刺激所造成的負面效應。

此中發出明確訊號,中國須刻意放慢經濟增速,以減緩泡沫化危機,但假若外圍形勢急轉,中國方面宜密切關注、靈活應對,否則一旦調控過急,將會積重難返。若從這種思維出發,或許能更易解讀胡錦濤領導核心早前分別會見美國副總統拜登及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時,為何會出現微異的溫差。

首先是美、歐這兩大經濟集團「大到不能倒」,中國的三萬二千多億美元外滙儲備中,基本上兩分天下,押注投放在美債及歐羅債券上,美、歐若有任何差池,不僅投資虧蝕,還將令出口及自身經濟遭受衝擊。

因此,有關債務危機只能靠美、歐努力作財政金融改革,來自我修正,中國唯一可做的是,協助維繫及重建各方信心,以防走火警發生互相踐踏危機。

中國領導層對歐、美均表示,有信心他們有智慧、有能力克服困難,但對法國總統則多加一句,表示繼續將歐洲作為主要投資市場之一,「捨美逐歐」傾向之明顯,不言而喻。

貝南奇昨天下調未來數季經濟增長預期,通脹百分之二,預示滯脹將至,中國亦難免捲入漩渦。


Leave a comment

鄉村音樂和這一代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4 | 城市智庫 | 回眸英倫 | By 毛羨寧
2011-08-13

剛收到倫敦音樂廳Wigmore Hall 寄來的郵件,是美國曼陀鈴樂手克里斯Chris Thile 和爵士樂琴手Brad Mehldau 的演奏會門票。信中附上的簡介,捕捉了他們憂鬱的眼神,似是在說:「久違了,英國!」這場演奏會,我已經等待了幾年,忍不住站在郵箱前癡癡地發笑。身旁經過的鄰居駐足回望,還以為我中了彩票。我滿足地笑說: 「是音樂會門票。」他們就敷衍地支吾一聲,轉身把手上的保險公司宣傳單、外賣餐單、大厦管理處的告示等一併丟進了廢紙回收箱。我摸着印上音樂廳蓋章的信封,腦裏只有Nickel Creek 樂隊所奏的This Side一曲,以克里斯彈出清脆的曼陀鈴聲作為前奏,一開始便像咖啡因注入了血液般,剎那間喚醒了全身的細胞。

在所有音樂種類之中,我最喜歡鄉村音樂。

從情歌到社會性

鄉村音樂的活潑,不只為樂手帶來演奏上的享受,還歡迎聽眾和觀眾參與,一起拍手、吹口哨、吶喊,起勁時圍着跳排排舞,隨心跟着拍子哼歌,台上台下都打成一片。想起有幾次表演古典音樂和歌舞劇,雖然不乏輕快幽默的歌曲,但觀眾十分拘謹,除了機械式的掌聲以外,一點笑聲也沒有,整場表演的氣氛變得冷冰冰。

對表演者來說,從舞台往外看大都是漆黑一片,偶爾看到最前排的人木訥地瞪着自己,很想衝動地說: 「放輕鬆點吧!」花錢買到最貴的票,為什麽眉頭深鎖,坐在位子上絲毫不動呢?

鄉村音樂用上小提琴、吉他、曼陀鈴、班卓琴和直立式貝斯等樂器,合起來的和弦製造出澎湃感染力,節拍好像融進每個人的心跳聲中,自然令人舞動。而且,沒有樂曲比鄉村音樂的題材更廣泛——從情歌到男歌手Toby Keith 所唱的愛國歌曲The Red, White and Blue, 諷刺社會時弊, 或是格林美獎得主Miranda Lambert 懷念舊日成長的房屋The House That Built Me,甚至形容家貓、一罐啤酒、一種思緒……最流行,能夠傳誦上幾十年的歌曲,大都是心血來潮的故事。信手拈來,傑作就寫在公路餐廳的紙巾上了。

也許簡單的曲調和生活化的歌詞太平民化,缺少了古典樂或傳统民謠的優雅,所以很少人會公開說喜歡鄉村音樂;喜愛藍草音樂的人更低調。鄉村音樂總令人聯想到美國中部的草根階層,撇不掉鄉巴佬的口音,一成不變地捍衞着合法持槍的第二憲法修訂案,有可能是一羣種族排外的基督教狂熱者。一個住在英國的中國人說最想去田納西州納斯維爾,還是不張揚為妙。但剛開始在牛津醫學院做研究的時候,我說溜了嘴,向組員談起了鄉村和藍草音樂,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過了一星期,他們嬉笑中送我一套「鄉村精選」唱片,包括了十幾首桃莉芭頓、威利尼爾森的老歌。其實近二十年來,年青樂手把鄉村音樂演變為更多分支派,比如Old Crow Medicine Show 樂隊被稱為「另類鄉村風格」(Alt-Country) 、「美國派」(Americana),比起傳统藍草夾雜的爵士樂和藍調更多元化。有一位資深研究員悄悄地說,要是我想學彈班卓琴的話,應該請教臨床免疫學系Alain Townsend 教授。我趁着午飯時間找他,像情報員一般向教授說: 「你好,我聽說你彈班卓琴的過人造詣,不知有沒有空授徒?」原來教授跟幾位研究員組成樂隊,下班後和周末經常一起即興奏樂,遇上大學其他學系舉辦慶祝活動,也會爭取機會演出。

我興奮地向組員說找到了名師,有人問: 「是不是向Townsend 教授學科研?他是免疫學的先驅者,在八十年代初發現了殺手T-細胞對抗原的主要反應機制,結果對病毒感染和自體免疫疾病的治療作出很大貢獻,獲得諾貝爾醫學獎是指日可待的事。」我漲紅了臉,沒想到跟我談了一小時音樂的新朋友,竟是許多師生望而生畏的科學家!

然而,鄉村音樂不分主角或配角,每一種樂器也有獨奏的份兒,即使是皇家學院院士彈奏的一段琴韻,也有用來襯托別人歌聲的時候。最近看一本關於癌症歷史的巨著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作者Siddhartha Mukherjee 醫生因這部詳盡的紀錄,加上感人地敍述了自己所見的病例而獲得2011 年普立兹獎。

他曾在牛津大學念書,博士班的導師正是Townsend 教授。做老師的,應該用經驗和領導才能去營造出自由思想環境,希望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有進步,鼓勵後輩發揮專長,遇強愈強,將來成就比自己的大。像做音樂一樣,不同聲部輪流顯出其獨特精妙之處,奏起來時互補長短,仍能融合成為一首不平凡的歌。我重温「藍草之父」Bill Monroe 的生平往事:他在1920 年代把這種山地音樂帶到肯塔基州城市去,一輩子不懈地把藍草發展成受人公認的音樂類型,五十多年來培養了許多知名的藍草樂手,年老患病期間仍坐着輪椅上台表演,以自己對音樂的熱誠作為別人的榜樣。我愛鄉村音樂,還不是因為當中有我行我素、不須爭風,更沒矯揉造作的含意。

毛羨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