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香港人不如熄電視?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12 | 時事評論 | 政局筆記 | By 江麗芬 |
2012-11-17

「我唔睇麗的!」受到慣性收視影響,家裏一直都是看無綫電視,但倘若跟同輩朋友說起只看無綫的話,每每只惹來嗤之以鼻的回應,因為在他們眼中,弱台在過往也曾做出好的電視節目,尤其是七十年代後期,廣播道上三間電視台鼎足的年代,電視節目百花齊放。

有競爭、有選擇,才有進步,這個道理相信沒有太多人會持異議;就連亞洲電視往昔也不會否定佳視當年的出現,對於電視發展有裨益。看亞視在46 周年特刊內便曾提到,佳視於1978 年倒閉後,大批台前幕後的精英加入了當年的麗的電視,為其日後發展提供了大量新力軍。

只是時移世易,如今政府在考慮增發免費電視牌照之時,影響固有電視台的收視以至生意,亞視如今就說競爭只會帶來禍害,還由管理層帶頭,以「娛樂包裝示威」、以騎馬舞、以亞洲先生與亞姐出騷,呼天搶地說不可給市民有更多選擇!

難道香港人要繼續「捱」亞視?只可以兩個電視台二選其一?還是不如熄電視?

免費電視質素為人詬病

這個世界,似乎真的有「瘦田沒人耕,耕開有人爭」這回事來。

一直以來,香港政府沒有限制電視台的數目,只是自佳視以來似乎沒有多人有興趣申請牌照,經營這盤需要大量資金、幾近燒銀紙的行業。可是,於2009 年,當時政府就無綫亞視兩間電視台的牌照作中期檢討、亞視同時面對主權風暴,那時的商務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表示掌握情況之餘,亦透露有公司擬申請免費電視台的牌照。當時,政府的態度是表示歡迎之餘,對增加免費電視頻道持開放態度;劉太還說,隨着數碼廣播技術先進,頻譜壓縮將有更多空間給電視台,在增加電視台技術上而言更容易。

結果,於2010 年年初,有三間公司提出申請,然後在同年年中,廣管局就三間公司提出的申請展開諮詢,而後亞視曾提出司法覆核被駁回,政府一直在研究。

雖然,現在的商經局局長蘇錦樑在本月還繼續強調政府將根據法例及既定程序審慎、盡快審理申請,但明眼人一見,由申請到現在差不多三年了,事情一直其實沒有多少進展。

說實話,香港的電視黃金年代已過去,現在香港人要娛樂選擇亦可多,而電視台又是需要大量投資,以至被視為猶如「燒銀紙」的一盤生意。為什麼還有人有興趣投資電視台?還認為電視台是一盤有可為的生意?大抵,他們是覷準了現在兩間電視台多年來的表現未能滿足社會需要,因此相信提供多一個選擇,可以另闢商機來。

現在兩家免費電視台的牌照,分別於1960 年代和1970 年代發出,因此除了七十年代後期有三年時間曾一度出現三台鼎立的局面外,其餘時間,香港人都只可以在兩個免費電視台之中,選擇其中一個。

當然,近年有收費電視的出現,讓市民可以多一點選擇,但畢竟收費電視每個月的月費也要二三百元,數目不少,未必人人可以負擔,所以論普及化以至影響力,免費電視仍然是勝一籌。

可是,過去多年來,免費電視的服務卻時常為人所詬病。就以亞視為例,過去一段頗長時間,有關亞視的消息主要都是關於股權易手、裁員、不斷重複播放同一節目以至倚重外購節目等等負面的消息。雖然,兩年多前,王征入主亞視時曾有一番豪情壯志,說要把亞視打造成亞洲的CNN,還在北京邀請了內地的五間國企代表,用一口普通話向香港媒體說: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命運讓我們相遇,香港不能沒有亞視……」。但兩年過去了,所謂亞洲CNN 最後交出來的包括有誤報國家前主席江澤民的死訊以至收到四萬個投訴指立場偏頗的《ATV 焦點》!至於獨大的一台,其電視服務的質素亦好不到那裏!

所以,作為香港的電視觀眾,誰會想不多一個選擇。而且,於社會而言,增加電視台亦會對業界以至社會整體有好處。

政府最終會「縮沙」?

翻看現在已易名為通訊管理局內關於「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申請指南」,當中說明通訊局在審核申請時,除了要看申請人在財政、在管理上是否有足夠能力,能否提供具吸引力及具質素的節目外,當局最優先考慮的發牌因素,是要看增加了電視台以後,能否「為廣播業和整體經濟帶來利益」。而所謂利益,就是看能否製造新的就業機會、技術轉移及本地經濟因有關投資而受惠。

當政府早兩年為現在兩間電視台中期檢討過後,有條件地容許包括亞視在內的兩間電視台繼續經營,實在很難想像,在三間申請電視台經營牌照的申請人當中,卻沒有一間能夠合乎通訊局的發牌條件、較經常傳出裁員的電視台更能製造就業機會,以至對社會經濟可以帶來較大的利益。

但說到底,政府在這問題上一直拖拖拉拉,令人不得不相信通訊局所定的守則是次要,最重要或最主要的其實是政治考慮。

事實上,有政府中人指出,上屆政府其實已討論過這問題,最終還是認為為免人多聲雜,傳媒愈多、輿論更難控制,因此認為還是不發牌、維持現有狀況。有政界中人還說,政府不斷說要研究,但所有研究程序其實都走過了,要研究大抵就是研究該拿出什麼藉口來推絕發出新牌照。

究竟政府可拿出什麼理由來拒絕發牌,說服那些早已覺得沒有多少選擇的香港觀眾相信們真的不需要有更多選擇?實在要擔定櫈仔,洗耳恭聽。可是,看政府如今的窘態,或許最好的辦法還是來一個「拖字訣」!

江麗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經濟結構未改 地產暴升禍福難料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
2012-11-17

本港經濟連續四季放緩。昨日政府公布今年第三季經濟情況,顯示第三季本港經濟按年溫和增長百分之一點三,較第二季的百分之一點二為佳,經季節性調整後按季比較,經濟在第二季微跌百分之零點一後,第三季重現輕微增長百分之零點六,避免出現技術性衰退。由於預計第四季經濟應會繼續改善,政府將全年的GDP增長預測,輕微調整至百分之一點二。

金融海嘯以後,本港經濟曾經出現衰退,二○○九年本地生產總值按年實質增長率出現負百分之二點五,翌年即重現升勢,全年增長高達百分之六點八,但去年已回落至百分之四點九。今年預測只有百分之一點二增長,可說是二○○八年以來的最低紀錄。

本港經濟在金融海嘯後能夠起死回生,避免出現歐美和日本經濟衰退及失業高企的局面,全賴中國經濟同期急劇擴張所致;加上二○○九年本港實施百分百資金保障措施,引致大量資金流入香港,而人民幣期間兌港元滙價持續上升,在全球量化寬鬆政策下,股市樓市尤其是後者極為暢旺,資產價格上升,產生的財富效應和外來遊客開支,刺激社會內部消費,支撐本港經濟持續增長。

但好景不常,全球量化寬鬆政策只是飲鴆止渴,金融海嘯反映的世界金融資本主義的根本性危機從未徹底解決,只是以不同面貌出現——歐洲債務危機此起彼落、美國財赤嚴重難解催生財政懸崖,而中國在外圍經濟萎縮及內部經濟結構不平衡下亦無法以內需帶動經濟轉型,香港的開放型經濟內外交困,自去年中起遂出現顯著放緩迹象,持續增長全賴社會內部消費帶動。

本港樓市在去年六月見頂回落,成交量在前年十一月推出特別印花稅後轉趨淡靜,但今年農曆新年過後,累積的購買力已令樓價見底回升,加上梁振英上台後推出愚蠢的二手居屋措施,宣布每年容許五千名白表人士可免補地價購買二手居屋,只增加需求而無法在短期內增加供應,再度掀起炒風,其後歐美日各國再度量寬火上加油,遂令各類型物業瘋狂漲價。今年首九個月,物業價格已累計上升約兩成,相對於同期只有約百分之一的經濟增長,明顯不成比例,充分說明樓價和租金暴漲只是貨幣通脹的後果,而非實質經濟增長的反映。

不過,成亦蕭何,敗亦蕭何。本港經濟在第三季溫和增長,亦須依賴資產價格上升帶來的財富效應支撐內部消費所致。本港私人消費開支在第三季按年實質再增長百分之二點八。由於去年比較基數極高,今年幾季按年增幅較為溫和,但經季節性調整後按季比較,私人消費開支在第三季實質增長百分之零點九,比第二季的百分之零點一有所加快。資產價格上升亦帶動投資開支增加,整體投資開支在第三季出現百分之八點七的強勁增長。

雖然消費物價通脹隨着本地和外圍價格壓力減退在第三季進一步回落,由第一季的百分之五點二降至第三季的百分之四,但全年通脹在全球再量化寬鬆下,年底預計會回升至百分之四點五。

回歸後,亞洲金融危機充分暴露了本港以金融地產為核心結構的脆弱性,但十五年下來,不管什麼數碼科網,抑或所謂六大優勢產業,皆未能促成本港經濟結構轉型。經濟增長仍然主要依賴金融地產尤其是後者的資產價格上升帶動投資和消費增加所致。物業價格的狂飆,雖不會因為行政措施干預而遏止,卻終有泡沫爆破的一天,屆時負資產一族再現,通縮重臨,港人曾經苦不堪言的夢魘勢必重來,後果實在不敢想像。

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空談「穩中求變」,實質並無任何妙策良方,港人未雨綢繆,還是自求多福為上。


Leave a comment

Immigrants will strengthen US powe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omment›Insight & Opinion
2012-12-13

Joseph Nye

Joseph Nye says Americans should overcome their reluctance to accept immigration because, over the long term, it makes the US stronger

The United States is a nation of immigrants. Except for a small number of Native Americans, everyone is originally from somewhere else, and even recent immigrants can rise to top economic and political roles.

But, despite this, more Americans are sceptical about immigration than are sympathetic to it. Opinion polls show either a plurality or a majority favouring less immigration. The recession has exacerbated such views.

Both the number of immigrants and their origin have caused concern. Demographers portray a country in 2050 in which non-Hispanic whites will be only a slim majority. Hispanics will comprise 25 per cent of the population, with African- and Asian-Americans making up 14 per cent and 8 per cent respectively. But mass communications and market forces produce powerful incentives to master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accept a degree of assimilation.

While too rapid a rate of immigration can cause social problems, over the long term, immigration strengthens US power. It is estimated that at least 83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currently have fertility rates that are below the level needed to keep their population constant. Whereas most developed countries will experience a shortage of people as the century progresses, America is one of the few that may avoid demographic decline.

For example, to maintain its current size, Japan would have to accept 350,000 newcomers annually for the next 50 years. In contrast, the US population is projected to grow by 49 per cent over the next four decades.

Today, the US is the world’s third-most populous country; 50 years from now it is still likely to be third (after only China and India). This is highly relevant to economic power: whereas nearly all other developed countries will face a growing burden of providing for the older generation, immigration could help to attenuate the policy problem for the US.

In addition, though studies suggest that the short-term economic benefits of immigration are relatively small, and that unskilled workers may suffer from competition, skilled immigrants can be important to particular sectors – and to long-term growth.

Equally important are immigration’s benefits for America’s soft power. The fact that people want to come to the US enhances its appeal. Likewise, because the presence of many cultures creates avenues of connection with other countries, it helps to broaden Americans’ attitudes and views of the world in an era of globalisation.

Singapore’s former leader, Lee Kuan Yew, an astute observer of both the US and China, argues that China will not surpass the US as the leading power of the 21st century, precisely because the US attracts the best and brightest from the rest of the world and melds them into a diverse culture of creativity. China has a larger population to recruit from domestically, but, in Lee’s view, its Sino-centric culture will make it less creative than the US.

That is a view Americans should take to heart. If Obama succeeds in enacting immigration reform in his second term, he will have gone a long way towards fulfilling his promise to maintain the strength of the US.

Joseph S. Nye is University Professor at Harvard.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Leave a comment

社團辦學的貢獻與挑戰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12 | 時事評論 | By 曹啟樂 |
2012-11-17

在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之前,私塾是教育的主要形式,多以祠堂為教育場所,其遺址到今天仍存在於新界舊區。英人佔港後,傳教士開始創立現代西式學校。現在香港最古老的中學,就是由天主教修會或基督教聖公會創辦的。其後政府亦加入辦學行列,例如國父孫中山先生就曾於聖公會主教的拔萃書院及官立中央書院(即皇仁書院的前身)讀過書。

在第二次大戰前後,一部分國內教育家到香港辦校,翻閱一些香港名人傳記,可得知當時教育情況,例如已故立法會議員司徒華在《大江東去》回憶錄中,述說自己曾於戰前就讀導群小學和東方中學,戰後讀過油麻地官立學校,之後升讀皇仁書院;而大哥獲拔萃男書院錄取,三第讀英華書院,兩位妹妹則在住所樓上的詠雲學校讀書。由此所知,直至五十年代,本港仍是三類學校並立,即官立、教會,以及華人辦的西式學校,而後兩者都是私校,至於私塾,則已式微了。

官資民辦港英妙着

戰後隨着開國共內戰,以及新政權成立,政局持續不穩,因此在五十、六十年代,大批內地同胞到香港落戶,新生嬰兒潮也同時出現。港英政府要提供大量學位,教育作為社會福利一個構成部分,原有的學校已不敷應用。於是設計出由政府出資,交予民間管理的一種獨特辦學模式,即所謂津貼學校。

由政府出資建校,並負責教職員薪金及日常開支,但由教會或社團承擔管理責任,其好處是政府不用擔負管理學校的重責,教職員薪酬雖與公務員掛鈎,但又不屬政府編制;同時亦可充分動員民間力量,透過賦予辦學權進一步加強民間社會對政權的認同與支持,可謂一舉數得,由知亦可見英殖民者的老謀深算!

所謂社團,泛指不同類型的公益組織,如街坊會、宗族或氏族組織、同鄉會、商會等等,必須註冊為非牟利的慈善團體,才能正式成為辦學團體,然後組成校董會去管理學校。香港分別於1971 年及1978 年完成六年小學及九年免費強迫教育,2010 年提供十二年免費教育。在整個過程當中,社團作為辦學團體一直配合、支持政府教育政策,提供高質素教育,培養一代又一代的社會人才,因此在教育發展歷史上作出過重要貢獻。

當然,社團辦學還有其他社會功能。對團體內部而言,透過辦學這一項社會服務,可以凝聚會眾對組織的向心,大家團結一致,出錢出力去完成一件極具意義的公益。服務對象雖然面對整個社區,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照顧會員子弟,尤其是早期,例如使用取錄酌情權、提供獎助學金等等。

從文化承傳角度,華人社團與教會相比,始終帶有較濃重的中國傳統文化色彩,所辦的學校每每重視儒家價值,這從校訓、校歌內容可反映出來。事實上,離開了宗教而去推行德育,自然是孔孟這套了。同時,一些有關社團的獨特群背景也影響到所辦學校,例如慈善團體多向學生宣傳慈悲關愛價值觀,宗教或氏族組織宣揚該宗族、氏族先賢的善行和道德教誨等。

換言之,在一個統一、政府設定的正規課程框架之下,社團辦學仍有其自主性,形成這些學校具備某種獨特的價值內涵,這對於延續中華文化,肯定發揮一定作用。

加強管理延續傳統

然而,社團辦學也有其局限性,組織老化、未能與時俱進是最大的問題,包括社團本身的功能改善,會員減少,年輕一輩較少加入;而在管理學校方面,校董會成員年紀偏大,缺乏活力與創意,也大大削弱學校的效能。在升學人口減少,學位出現過剩情況下,一些社團學校因收生不足而被迫結束,時有可聞,殊為可惜。筆者認為,要扭轉這個趨勢,社團領導層必須正視現實,並且及時作出改變。筆者提供幾點,以就教於高明:

一、重新為辦學責任定位,列為社團重要事務,以提升學校教育效能為工作重點。

二、檢視校董會組織,邀請有心有力的人才,以會屬或獨立校董身份加入校董會。

三、延聘富管理學校經驗,有拼勁的教育專才,出任學校領導,然後大力支持他們改善校政。

四、調動會內資源,包括財政及人脈,配合學校發展策略,予以支援。

五、提高校內師生的士氣,當學校在不同方面有所表現時,應及時表揚與獎勵,並透過內部通訊網,廣為發放。

社團辦學是本港教育一項優良傳統,值得延續及進一步發展。社團成立經年,凝聚不少社會及文化資產,適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預見前景、帶領路向、協力同心,如是必臻有成!

作者為教育評議會執委

曹啟樂


Leave a comment

「新發財」文化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1 | 今日焦點 | 忽然文化 | By 占飛 |
2012-11-24

PSY的《江南Style》及「騎馬舞」走紅,是因為人紅帶旺歌和舞,抑或反過來是歌和舞帶旺這個貌不驚人的大叔級歌手?這是雞生蛋或蛋生雞的問題,永無答案。令人驚詫的是,《江南Style》不只瘋魔南韓,甚至征服歐美。香港當然不甘後人,早有《江南Style》及「騎馬舞」的「戲仿板」,乃至現實的「騎呢版」!要啼笑皆非或苦笑,任君選擇。

要解釋《江南Style》何以在南韓受歡迎,並不太難。有不少評論已指出,首爾江南地帶由數十年前的相對貧窮落後,搖身一變而為「新發財」及上流社會聚居之地,潮流名店落腳之所,高消費族在此表演時尚生活,看人也被看,並且白鴿眼的瞧不起傳統文化和價值,流行文化出現「反彈」,是理所必然,事所必至。《江南Style》正正是諷刺追求消費、追趕潮流的「新發財」文化!

反彈騎呢

本土傳統文化遇上風急雨驟的社會變遷,尤其是新興「外來」文化的入侵,無法不俯首稱臣時,通常有兩種形式的「反彈」:不是惡意的抗拒排斥,就是「騎呢」的諷刺嘲弄。香港亦如是,二戰後歐風美雨來襲,嶺南文化抗拒排斥和「騎呢」嘲弄雙管齊下。《江南Style》式的歌曲在五、六十年代粵語片時代多的是──梁醒波的《擔番口大雪茄》、鄭君綿版或新馬司曾版的《飛哥跌落坑渠》比比皆是;至於「PSY」也多的是──新馬仔、鄧寄塵、鄭君綿都是這類型。

到最後,還不是英有占士邦,港有女殺手,一如《江南Style》般「騎呢」,只差在沒有風靡歐美的能耐而已!

這倒不是因為梁醒波、新馬仔、鄧寄塵、鄭君綿等歌藝舞技及不上PSY,而是時代不同。當年還未流行「後現代主義」,流行文化都要求「精巧高雅」(refined)的技、藝。

東施效顰

粵曲、粵劇都講「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騎呢」的嘲弄,觀眾當是得啖笑,不會力捧。今天,流行文化已不再要求「技、藝」,只看有沒有「噱頭」;不再追求天長地久,只求片刻過癮。博君一粲而已,要那麼精巧高雅的技、藝幹什麼?

二戰以後,香港、亞洲,甚至歐洲,流行文化潮流都給美國牽着鼻子走,只有貓王、米高積遜、麥當娜、Lady Gaga等才能成為「世界巨星」。披頭四是間中的例外,多得同文同語。香港從來跟隨英美,人家搖滾,我們也搖滾;人家的士高,我們也的士高,到重金屬、RAP、街舞均如是。

只可惜近年的流行文化偏偏來自美國的黑人族群,黑人很擅長的歌、舞,港人卻怎樣也玩不好,例如RAP,用單字單音的粵語唱來,總是不順耳。街舞更如是,黑人身段的柔軟,是天生的,我們怎樣也學不來,勉強跳之,只是東施效顰而已!到了二十一世紀,更進入流行文化的「貧困」年代,連歐美也要「禮失求諸野」,《江南Style》時來運到,便大為流行矣!

岔開一筆,對內地來客,港人先是嘲弄(阿燦與表姐),四人幫的忠字舞「騎呢」及CAMP 的程度,肯定超過「騎馬舞」。今天加上憤怒、惡意的排斥、抗拒,雙管齊下。展望可見的將來,恐怕既無法融和,也沒可能俯首稱臣!這對香港流行文化的發展,肯定沒有好處。

撰文:占飛

民主不光彩的一天

在社會運動派眼中,警察是政府用以壓制民間反對聲音及行動的工具。曾偉雄上任後,多番不恰當使用權力,收窄示威抗議的自由。他們看到英國破天荒的舉行「警察和犯罪事務專員」(police and crime commissioner)選舉,當然大力鼓掌,譽為人民民主踏出一大步。

英國民選的警務專員是有牙老虎,可任命及解僱高級警官(包括警察局長)的權力,並會定期接見公眾,聽取意見。保守黨首相卡梅倫不說「小政府」,卻講「大社會」(big society),主張把政府的權力下放到草根。警務專員便是卡梅倫精心設計的「招牌」(signature)政策,用以彰顯他的主張的第一炮,讓人民選出代表去監察警隊,同時令警隊得到人民接受,既提高了威望,也激揚警隊士氣,可謂一石三鳥。

只可惜,11月15日的選舉卻令卡梅倫摔了一大跤。英國傳媒稱之為「英式議會民主不光彩(inglorious)的一天」,「選舉改革社」(Electoral Reform Society)則借用莎翁名劇Comedy of errors 來形容這次選舉。此劇可譯作「錯有錯着」或「錯中錯」。這次選舉肯定不是「錯有錯着」矣。

弄巧反拙

在倫敦以外的四十一個警區的選舉中,平均投票率只有15%,幾乎是有史以來最低的投票率。在卡迪夫南一個票站,整日竟只得兩票。在「新港」(Newport)一個票站,更破天荒的零投票率:沒有人去投票。投票率低到這個程度,獲得合資格選民7%票,便可當選為年薪高達10萬英鎊的警務專員。最終結果,保守黨贏了十六席,工黨十三席,獨立人士十二席,自民黨則一敗塗地。但四十一名警務專員中只有六名女性,不合男女比例。

投票率奇低,應怎樣解釋?是選民對警務專員這政策說「不」?還是選舉犯上嚴重的技術錯誤──例如宣傳不足、候選人質素低劣(不少是前任警務人員,令選民疑心日後會警警相護)諸如此類的理由,令選民失去投票意欲嗎?無論如何,雖然事後卡梅倫死撐警務專員是合法選出來的,獲得人民授權(mandate),但這樣低授權,日後怎樣監察警隊和推行改革呢?難怪英國輿論認為,卡梅倫此趟弄巧反拙,本以為這政策有利改革,反而窒礙了改革!本以為是民主邁進一大步,反而是後退了一大步!

不知本地的社會運動派怎樣詮釋此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