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千難萬險強國夢 安內攘外待新猷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02 | 要聞社評 | 社評 |
2013-03-16

換屆之年的全國人大會議步入尾聲,國家機構的新任主要高層官員人選,今天將塵埃落定,中國全面進入「習李體制」的新時代,以習近平為首的領導班子高唱「強國夢」,既為國人帶來期望,也伴隨巨大挑戰。

習近平和李克強皆高票當選,將為他們的強勢執政奠下更穩固基礎,亦顯示中共的政權交接模式益趨成熟,行之有效;特別是前天剛卸下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頭銜的胡錦濤,昨天已絕舻於大會主席台上,撇脫地全身而退,立下了規範交棒的良好先例,為「習李體制」開放大展拳腳的廣闊天地。

習、李二人皆出生於五十年代,經歷過十年文革的動盪,其「知青」背景早為外界看重,普遍認同有助他們對基層了解、對民情體恤。此外,習近平為清華大學法學博士,李克強在北京大學的本科亦是修讀法律。有內地評論認為,當前國家最大的社會問題,正在於法治不彰、有法不依、執法不嚴,而領導人具有法學背景,對建設法治社會應有幫助。

還有湊巧的是,昨天有報道稱,習近平於二○○一年在清華進修時,撰寫了題為《中國農村市場化》的法學博士論文;李克強則於一九九○年就讀於北大時,撰寫了題為《中國農村工業化:結構轉換中的選擇》的政治經濟學碩士論文。兩人同樣曾經專注於農民問題,有所研究。

重視法律、關顧「三農」與民生,自然是建設「強國夢」的重要一環。然而,在中國當前仍見嚴重扭曲的體制下,在各方政治和利益勢力激烈的博弈中,單靠領導人的施政取向與執政努力,推進社會向前的力度依然有限,畢竟適切的政治體制變革,始為根本。但無論如何,「習李體制」雖面對荊棘滿途,危機四伏,迄目前還是讓人有點希冀。

至於中國的「強國夢」能否成真,新領導人除了面對國內糾纏不清、堆積如山的難題以外,還要看國際風雲幻變,視乎和平發展的道路能否穩定地走下去。

目前中國面對複雜詭譎的國際局勢,首重一環是應付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華府眼見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擔心其於冷戰之後主導世界的「單極」格局被打破,遏制中國成為要務之一。由此而引起中國鄰邦「蠢蠢欲動」,一方面是「中國威脅論」有一定市場,另一方面是認定會有美國萦腰,於是海洋權益的搶奪趨向白熱化,爭端此起彼伏。

特別是日本正處右翼勢力抬頭之秋,經過二十年經濟低迷,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地位被中國代以後,東京政府矢志重振聲威。可惜安倍政權選擇了一條企圖否定日本侵略歷史、改變戰後國際秩序的道路,積極推動修改和平憲法、恢復行使集體自缳權,為擴軍備戰鋪路。日本的對華政策,將是「兩面三刀」,險象環生。

應對這種情況,中國新領導層必須冷靜而堅忍,在強硬維護國家核心利益與理性回應國際社會訴求之間取得平衡。在與美國的關係中,畢竟重大利益相互依存,北京也需要華府抑制安倍政府的妄為。

從奧巴馬昨天電賀習近平當選國家主席的通話中,可見美國並不欲雙方發生衝突,而中國借美國之力維護和平發展的空間,始終是上策。

另一方面,中國與俄羅斯及新興國家維持良好關係,爭取他們的支持,也是力保和平環境的重要任務之一。俄羅斯普京前天下午率先與中國新任元首通話,而習近平全面掌政之後出訪的第一站就是俄羅斯,接覑轉往非洲,外交取態已是明顯不過。

況且外交關係還牽涉國際貿易,出口作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三大動力之一,對於「強國夢」的達成,同樣舉足輕重。

「習李體制」已全面確立,在安內、攘外兩方面到底有何新思維、新舉措,舉世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