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一意孤行一敗塗地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14 | 時事評論 |
何漢權
2013-07-13

近幾年,身邊好友的子女,不少對本港學校教育的體制、考評、資源投放等措施,口裏念着不滿,進一步是雙腳就踏出港門,到英美加紐澳求學去也。求學的年齡有日趨下降的趨勢,相信這是普遍的趨勢,而筆者行內的相熟老師,意興闌珊,提早退休的朋友,所在多有,寧願「餓壞」一點,總比「谷壞」好得多;也相信,此一提早退休、浪費教學人才的現象,未曾休止,究竟這是言過其實,抑或已是鐵打的現象?

特區政府雖則處於弱勢捱打,但對部分衙門的決策及執行的大、小官員,卻弔詭地依然是信心滿滿,學生們選擇用腳投票,少小離家、要到外地憂心學習,自懸高峰的官員,必會解說成這是人才外流,過去現在都如是,有出有入,自然不過;至於教師們提早離休,官員們的感知,彷彿更是高興,這不是能者上、庸者下很有力的見證?

教改初見成效!實情如何,究竟是設計周詳的政策空降成地?抑或是一意孤行的長官意志落實,使得師生的教與學都陷絕地?歷史驗證、自有公論。

教育現場可點算的案例可多。硬推國民教育科,錯在多一個「科」字,滿盤皆落索,毫釐差,謬千里,洗腦風潮是愈吹愈大,媒體、學生及家長們都起哄,結果是「國民教育科」五隻字不能再登大堂,漣漪效應,正正經經的「國民教育」也被加上原則,演變下去, 「愛國愛民」的善良價值也不敢提出。

國民教育節節敗退

看來,有朝一日,香港特區終會有禁忌詞的出現, 「國民教育科」當是死罪, 「國民教育」、「愛國愛民」也不是好東西,也不配有容身之所,再發展下去,說要顧己及人的「愛」字,也只能配做私家貨,不能曝光,免得被集體主義所操控了!如斯境況的不堪,誰之過?當日教育局炮製的五隻大字「國民教育科」的推動文件,諮詢了誰,而民間是否沒有勸退之聲?

事實上,連筆者在內,確實有公開的影音文字,清清楚楚說出「國民教育」四字可以, 「國民教育科」就千萬不要,愛國是不應不能用紙筆墨硯,要寫出來並公開接受考核的!但教育局卻一意孤行,堅決在立法會闖關,最終竟在立法會的闖關,給學生及家長們狠狠摔個大跤,五體朝天,慘敗收場,後遺症不少!

稍具國民教育的行內智商情商知識都明白,實實在在的國民教育的推動,本源於國史教育(香港向稱中史教育),中學的載體是獨立的、連貫的中史,初中階段最是基礎,輕慢不得。十年多之前,課程改革搞科際整合,以八個大大的學習領域橫掃全場,各「閒科」幾無一幸免。

中史科對政策的制訂者來說,卻是睡覺的一科,當然有被修理的必要;同樣,具教學前線經驗,並有尊重各科發展的同工都知悉,學生上課睡覺與否,關鍵不在科,成敗在於該科教師的教學是否認真、是否吸引,各科機會都平等。

但其時的教育局及課程發展處的執行者,依然是一意孤行,不理會民間的教學專業意見,對中史學界反對把中史科切割的聲音置之不理!當然,筆者當年在《信報》欄內提出第九個學習領域,此即國史及國民教育領域,如此「大想頭」。教育局有權有勢的高層決策者,豈有動容納聽之理!

十年已過,國民教育已是節節敗退,家國呈信任危機;另一邊廂,國民教育的載體中史科,初中的獨立必修科地位失落,高中的課程又是搞得繁多雜亂,師生教與學是超負荷,人盡皆知,頭重腳輕,惡果積累,致使修讀人數屢創新低,如今只剩下七千多而已!此一頹唐衰敗之象,已是全城關注,不同政治立場的影視及文字媒體、不同的黨派議員乃至關心國民及國史教育的社會各界,都十分清晰地公開表達相同的看法,這就是「淡化中史助長去中國化,教育局應亡羊補牢」(《明報》2013年6月10日社評)。

自圓其說勇氣可嘉

面對眾聲,教育局竟然繼續不動如山,再來一意孤行,又加點語言偽術,在報章上公開的「政策正面睇」欄目,發表〈對中史回歸前後的地位和學習〉一文,以正視聽,先說是「近日」有部分人士倡議中史列為必修科(過去十年,已不斷有意見提出要中史獨立必修科,怎可以說成近日?);又說倡議獨立必修科的意見是壓抑其他學習模式的方案、是獨尊「王朝順序」(將獨立必修科的整全學習,名正言順、有系統的尊重中史學習的意見,硬扣帽子,說成打壓者、說成封建的「王朝順序」學習模式,如此拉一派打一派,恃勢也凌人,實在可惡)。

最後,更指出中史科考生選考人數屢創歷史新低,歸因為自然減選修科現象,更以排列為第八名選修位置之「高位」,聊以自慰(四個核心必修科後的選修排在第八,這與各個重要的選修科比較,中史科的位置已幾乎包尾,教育局還可自圓其說,勇氣可嘉!國民及國史教育今天何價?教育局心裏有數)。

如按教育局「政策正面睇」的健康文章所載,產出兩個總之。第一個總之:初中中史科被拆散、高中中史科課程深澀超負,並沒有問題。第二個總之:現今中史科的地位不是大大的壞,而是形勢大大的好!

不理會教學前線的專業意見、不尋求學界的共識,政策只懂一意孤行,終究是一敗塗地,與人無尤,中史科事件如是、教師語文基準、語文教學政策、校本評核……莫不如是?

教育評議會副主席

何漢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