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This was their Finest Hours

Leave a comment

明報
筆陣
2014-03-06

蔡子強

世事最諷刺的,莫如是,2月26日,正當有人在《明報》觀點版,撰寫題為〈香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自由〉一文,內文說「香港新聞自由還是空前的高。幾千人上街遊行,捍衛新聞自由,實在杞人憂天」時,但卻在同一天,發生了劉進圖被刀手襲擊事件,震驚全港,為香港的新聞自由敲響警鐘。

壞的年代成就好的年代

這是最壞的年代。

一些親民主派報章被抽廣告、記者的報道遭上司「河蟹」甚至抽稿、專欄遭刪掉政治敏感詞以至肆意刪改、自由派學者被部分傳媒列入黑名單、電台敢言名嘴遭辭退、報章被撤換總編輯……最後,甚至發展至新聞工作者遭刀手襲擊。

每發生一事,大家都認為已夠糟糕,但到了明天,卻發現更糟糕的還陸續有來,讓人氣餒。

最初是「無形的手」,但如今卻變成了「有形的刀」;最初是烏雲蓋頂,但如今卻變成了腥風血雨。

但最壞的年代,也曾經成就過最好的年代。

林彬事件為商台贏得「為民喉舌」

商台播音員林彬,在六七暴動期間,因為在《時事評論》和《大丈夫日記》兩個節目中,抨擊暴徒的行徑,結果觸怒左派而遭伏擊,駕車時在馬路上遭到攔截並縱火,被燒至奄奄一息,送院後終告不治。

但商台並沒有因此而退縮,老闆何佐芝不單和警方聯合懸紅破紀錄金額緝兇,何更發表嚴正聲明,指斥暴徒所為,並表示商台面對惡勢力,絕不退縮,更親自拍板,推出了先是《冷眼旁觀》,後來改為《十八樓C座》這個節目,以實際行動,顯示商台的執著和堅持。我在報刊曾經讀到,說當時縱然播音員要集宿,由警方集中保護,有家歸不得,但大家都沒有離開崗位,誓要把節目做下去。結果,這份勇氣和堅持,為商台一段長時間贏得了人們的尊敬和信任,贏得了「為民喉舌」的聲譽和美名。

為了紀念林彬及林光海(與他一同在車內被燒死,在商台任職幕後的弟弟),商台辦公室一直高掛二人的遺像,訓示商台人不要忘記兩人為新聞自由作出的犧牲,每年的清明節,何佐芝更會率領眾員工到兩人墳前致祭,直至1997。

這些故事,都記錄在馮志豐主編《十八樓C座為民喉舌四十年》一書內。

商台,就是這樣,以勇氣和堅持,把一個本來是最壞的年代,成就了一個最好的年代。

《明報》創辦人查良鏞曾被列在格殺榜榜首

在六七暴動中批評左派的,不單止商台,也包括《明報》,當時查良鏞撰寫了多篇社論,譴責暴徒暴行,惹來左派的全線圍剿,惡毒的攻擊自然少不了,更大的威脅,來自林彬被燒死後不到一個星期,被左派謔稱為「豺狼鏞」的查良鏞之住宅,收到了炸彈郵包,幸好及時發現,由警方在查家門口外引爆。更甚的是,有報道左派擬出了一份6人名單,標明6人會像林彬般被謀殺,排在首位的便正正是查良鏞,導致他甚至要到新加坡暫避。《明報》甚至要把編輯部的招牌收起來,才避過暴徒找上門的搗亂。但在這形勢凶險、人人自危的時刻,《明報》仍然繼續堅持發表譴責暴徒暴行的社論,絕不退縮。

張圭陽所著《金庸與報業》一書中,除了紀述了這段歷史之外,更作出這樣的總結:

「《明報》在1967年香港動亂期間,報社受到左派鬥委的攻擊,《明報》主事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反倒強化了《明報》站在大多數市民的立場,堅決反對左派的形象。《明報》社評強調以香港為家,支持港英政府,又進一步樹立了《明報》是一份香港報紙的形象。」

《明報》的金漆招牌,便是這樣建立,且得到不斷增加的銷量作為肯定,奠定了其報壇上的位置。這再一次說明,勇氣和堅持,可以把一個本來是最壞的年代,一改而成一個最好的年代。

勇氣和堅持改變命運

今天,不幸發生了劉進圖遇襲事件,但我相信憑覑勇氣和堅持,很多、很多年之後:

‧《明報》的員工仍會記得,他們曾經有一位為這份報紙捱上了6刀的前總編輯;

‧市民會記得,在新聞自由風雨飄搖之際,曾經有一群堅守崗位,無懼腥風血雨的新聞工作者;

‧而我們的子子孫孫也會記得,他們的先輩有過眾志成城,守護香港的美好一刻。

此際,我想起邱吉爾那篇著名的戰時演說《This was their Finest Hours》。當時納粹鐵蹄踏遍歐洲大陸,英倫三島成了孤島,孤軍作戰。原本的晴空藍天,沒有一天不被黑壓壓的納粹轟炸機和炸彈,遮蔽得日月無光。在漫天烽火之下,百姓感到惶恐,茫然不知所措。就在這個時候,邱吉爾發表了這篇激奮人心的演說,篇末他說:

「Let us therefore brace ourselves to our duties and so bear ourselves that, if the British Empire and its Commonwealth last a thousand years, men will still say, ‘This was their finest hour’.」

這會是他們歷史上最美好的一刻

今天香港的新聞界同樣是烏雲蔽日,開打的卻是一場縱然沒有硝煙,但卻一樣艱苦的戰爭。我希望每一位香港人都能支持我們的新聞工作者,讓他們不至於變得孤單,孤軍作戰。

《明報》員工關注組發言人冼韻姬曾說,過去面對「無形之手」,員工可「企硬撐下去」,現時面對「有形之刀」,他們同樣會撐下去,緊守崗位,絕不退縮。她說穿黑衫走出來,就是想跟大家講,雖然恐懼,但她們仍然會撐落去。

在周日的新聞界發起的集會中,播出劉進圖的錄音講話,他說「真理在胸筆在手,無私無畏即自由」,寄語新聞界不要畏懼,盡本分用筆寫出真理,如果我們畏懼,我們就會失去了自由。

縱然被抽廣告;

縱然被撤換總編輯和節目主持;

縱然烏雲蓋頂;

縱然腥風血雨;

但如果每一位新聞工作者都能克盡己責,好讓香港的新聞自由能夠浩氣長存的話,那麼很多、很多年之後,人們仍然會說——今天,是他們歷史上最美好的一刻。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