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歷史不會記得犬儒主義者的名字

Leave a comment

明報
社評/筆陣
2014-04-10
蔡子強

充滿睿智的愛爾蘭大文豪王爾德(Oscar Wilde)曾經說過:

「犬儒主義者對各種事物的代價一清二楚,但是對它們的價值卻一無所知。」

(A cynic is a man who knows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and the value of nothing.)

犬儒主義者只懂隔岸觀火袖手旁觀

不錯,世上有些人永遠只會冷嘲熱諷,他們似乎看透世情,但其實這只是為自己什麼事都採取隔岸觀火態度,永遠都只是袖手旁觀,提供藉口。在虛無主義的批評背後,其實掩飾的只是他們道德上之真空,以及對社會不公義的冷漠。

近日的政治氣候異常低壓,來自北京的官員、「護法」、學者,以無上權威的姿態,不斷以《基本法》為名,為普選特首,添上各種枷鎖以至牢籠,負責政改諮詢的政務司長,由最初的「有商有量」,突然「變臉」成「一錘定音」。

面對中央這種「大石壓死蟹」的態度,面對特區政府開動龐大宣傳機器,希望港人認命接受普選有篩選,接受只有「愛國愛港」的人才可參選特首,近日,民主黨和工黨等發起在中環露宿以絕食爭取普選,共有十七子參與,希望能對這種龐大的輿論攻勢,作出一點抗衡,激發出一點雜音,認為這總比起一片死寂好。

絕食只為不想認命

過去兩個禮拜,風大雨大,氣溫轉涼,甚至曾出現落雹,將心比己,露天絕食,絕對不會好受,甚至可說是十分難捱,但至周二晚本欄截稿為止,雖然絕食已經踏入第12天,但仍有三子繼續堅持,這不單打破了當日反國教運動中,韓連山老師170小時的絕食紀錄,我相信這在香港社運史上,也是一個紀錄。

但有人卻對此加以冷嘲熱諷,說絕食無用,說他們都是想搶風頭,想出名,想撈政治本錢……更有人揚言會到絕食現場,「打邊爐」贈興,以「打邊爐爭普選」。他們說泛民聲言絕食是用意志力表示爭普選決心,而他們「打邊爐食到好飽時仲要繼續撐,不停咁食嘢落肚,某程度都係展現驚人意志力嘅一種方式」。這些話說得十分涼薄,但當然,最後貫徹這類人的特色,討了一番口舌便宜,「柴娃娃」了一輪之後,行動最後不了了之。

魯迅說過:「蜜蜂的刺,一用即喪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則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他們就是如此不同。」

魯迅說得對,不錯,有些人在隔岸觀火、袖手旁觀之餘,只能用冷嘲熱諷,來提醒別人自己在社會中的存在。

甘地的絕食也不過如此

以絕食來對不公義進行抗爭,近代最著名首推印度聖雄甘地,這未必是由他發明,但肯定是由他發揚光大,以及聞名於世,這是他主張以非暴力來進行抗爭的其中一種方法。甘地一生總共17次以絕食來抗爭,最短那次是1天,最長那次是21天,平均長度是8天,最多出現的是7天(共試過4次)。

所以,犬儒主義者冷嘲熱諷的說,要不便不絕食,要絕食便絕食至死,絕食一個半個禮拜有何用,甚至浪費了絕食的道德力量。那麼,看看甘地這位聖雄當年的情况,就知道這絕對不是實情。

更何况,他們當中有人至今已經絕食了近12天。民主黨的胡志偉、林卓廷和尹兆堅,以及工黨的林祖明及郭紹傑,這五子今次都絕食了超過7天、170小時,我認為大家應該認識這些名字,而當中胡志偉、尹兆堅、郭紹傑三位,在我擱筆之際,仍然繼續堅持下去。

為何這個區議員頑固如斯?

最近,還有另一單新聞,一位中西區區議員,為了反對中西區區議會要求記者離場,以閉門會議方式,通過向地區組織撥款14萬推廣《基本法》和政改,因而阻撓會議進行,最終被警察粗暴抬走。後來,他因為不滿區議會改用電郵通過撥款代替開會,而且又牽涉利益衝突和利益輸送,他遂決定在區議會大樓無限期靜坐抗議,結果又為自己惹來一身麻煩:民政事務處不讓他進入、不准他使用民政事務處的洗手間、落閘趕人、請保安抬走他,最後弄得他傷痕纍纍,貼了5、6條繃帶膠布。事件擾攘至今已一個月,讓人不禁要問,他和這個撥款有何過不去﹖為何頑固如斯?

那些犬儒主義者又再冷嘲熱諷,說這個區議員想爭風頭、博出名、想在政治上抽水、「阻住地球轉」,甚至是「戇居」﹗

結果,上周六《明報》的報道揭發,有九龍東的地區團體,向觀塘區議會的《基本法》宣傳推廣專項撥款,申請了4萬元,搞了一個歷時兩個小時,但卻只有30分鐘介紹《基本法》,其餘一個半小時享用紅燒花膠海味羹、清蒸石斑、脆皮吊燒雞及點心等,筵開18席的所謂《基本法》研討會。

他不是「戇居」,只是比我們先知先覺和有所堅持

到了這時,大家才明白到這個原本大家眼中的「戇居」區議員,只不過是比起我們先知先覺,只不過是比起我們有所堅持。那些曾經對他冷嘲熱諷者,實在欠他一個公道。

這個區議員的名字叫許智峯。

在這位民主黨區議員「戇居」孤軍奮戰,在社會水波不興,在各界對此出奇的沉默時,我覺得我有責任向自己的讀者說出這件事,正如民間記者陳玉峰所寫的一篇有關專題報道,其標題所說:「讓抗爭不再干戈寥落」。

說「不」容易,但歷史卻是由說「是」開始

美國演員及作家Stephen Colbert曾經說過:

「犬儒主義往往假裝作智慧,但其實兩者相去甚遠。因為犬儒主義不會讓你學識些什麼,因為它只是一種加諸自己身上的盲目,因為害怕受到傷害和讓自己失望,而排斥這個世界。犬儒主義者永遠說『不』,但世事卻往往是由說『是』所開始。」

(Cynicism masquerades as wisdom, but it is the farthest thing from it. Because cynics don’t learn anything. Because cynicism is a self-imposed blindness, a rejection of the world because we are afraid it will hurt us or disappoint us. Cynics always say no. But saying “yes” begins things.)

不錯,沒有人保證絕食和靜坐這類行動會成功,會爭取到什麼具體成果,會令普選明天便降臨,但至低限度,它顯示在一片政治上的鬱悶,在失敗主義的氛圍下,有人仍不甘認命,有人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在本來水波不興的局面下,嘗試激起一些漣漪。

歷史往往是由這些人,因着他們的「戇居」,因着他們的不認命,因着他們的堅持,所締造出來,歷史不會記得犬儒主義者的名字。

正如前述,說「不」很容易,但世事卻往往是由說「是」所開始。除非你正身體力行另一種實踐方法,不然的話,請不要輕易否定別人的努力。

沒有人會強迫你一定要認同他們的策略,但請也不要落井下石,尤其是投以那種犬儒和冷嘲熱諷。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