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西藏沙畫到劍橋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5 | 城市智庫 | 回眸英倫 | By 毛羨寧 |
2013-08-24

劍橋英皇學院來信,說我的學院通行證快要過期,所以早一步附上申請表讓我更新資料。我看看舊有的銀色通行證,上面沒有個人照片,連名字也是用人手寫上,但大學文員把「DR. 」寫得特別工整突出,多次令學院管理員尷尬地請我證明自己年齡,打趣說我不像醫生。的確,我進英皇學院的原因大都是為了走捷徑,要趕快從King’sParade走往城的另一面,直接到West Road圖書館或音樂廳。黑夜中微弱的黃色街燈映照這段小徑,有時候只好靠小教堂傳來的歌聲引路。

井然有序結構精密

有一年,我如常走進英皇學院,竟看見幾位西藏僧人捧着顏料入教堂。原來有八位札什倫布寺僧人(Tashi Lhunpo Monks)被邀請到英國展示藏傳佛教的音樂及藝術文化,在英皇學院小教堂繪製壇城沙畫(Chenrezig sand mandala)。壇城沙畫的藏語dul-tson-kyil-khor意思是「彩粉之曼陀羅」,以立體或平面幾何圖案比喻佛教世界的結構,是所謂「治」的象徵。沙畫是西藏極為特別的藝術形式,用特殊石頭磨製的白沙,其中有黃金、綠松石、瑪瑙等貴重金屬和礦石,再經染色,共有黑、白、紅、黃、藍、綠六色。除了黑白之外,其他四色再分為深、中、淡三種層次,總共可以調配成十四種顏色。由於沙是建築的最基本元素,寓意壇城沙畫難建而易毀,最能具體揭示塵歸於塵的生命本性,世界繁華就如過眼煙雲。修行者用沙畫作為藍圖,在日常修行時有助觀想本尊的立體宮殿,便能得到內在平靜。

製作之前,我只見僧人在台座畫垂直線、對角線、圓形等圖案,從中間開始繪製,逐漸向外。構圖井然有序,幾何結構精密。不一會,他們把磨成小顆粒狀的沙裝在特製的錐形容器裏,通過敲打控制流量,把沙子漏在模板上慢慢堆砌,讓人看出正中間是蓮花座,而周圍的八葉蓮瓣上有五位女神,代表精神世界的五蘊「色、受、想、行、識」。壇城沙畫富有深奧的佛理,極秘密珍貴,傳統上只在灌頂過程中開放給受法弟子看,後來才選擇性對外公開。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歷史指出,佛陀必須親自教導弟子製作沙壇城,被選上的僧人要經過非常嚴格的訓練,牢記每一個細節,不可自創,這樣才能把宗教藝術歷代相承。這八位僧人應該早在一個月前,以念經、打坐等方式做準備。我過了一天再回去看整幅圖畫,結構帶嚴謹、帶和諧,鮮明的色彩對比起學院小教堂的哥德式建築更具層次,吸引了許多遊客駐足觀賞,但大家上前看時都不自覺屏着呼吸,深怕一口氣或稍有碰撞會令前功盡棄。在繪製沙畫的過程中,僧人一直趴在地上全神貫注,一氣呵成將他們所盼望的和平世界觀默寫出來。

三天漫長的創作後,僧人透過儀式將之神聖化,然後是毫不猶豫的毀滅。他們用結束儀式將之化解—— 首先由外層四角的沙粒掃至內層中央,把細沙裝入瓶中,並且倒進附近的溪流或河裏,代表一切終結後又回到根源。有一個解釋是「緣起緣滅,世事無常」,勸喻世人珍惜當下,也有說法指被毀滅的只是外在的壇城,僧人的意念已經通過此修煉,信仰愈來愈堅固。我不認為人生所造的事都是虛空,反而相信每個決定和選擇有漣漪效應。畢竟,這幅漂亮奪目的沙畫仍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裏。

毛羨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