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漢字讀寫知多少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1 | 今日焦點 | 忽然文化 | By 占飛 |
2013-09-07

這個夏天,CCTV的《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節目爆了一個小小冷門,竟然收視率直逼《中國好聲音》,大受男女老幼的歡迎,評論讚好,甚至認為這可喚醒國人對中國文字的重視── 可嘆的是,節目名稱卻是為求政治正確的「漢字」,而不是中文。這個節目亦顯示了:國人執筆忘字相當普遍,中文的聽寫水平實在不敢恭維!

《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的「節目模式」(format)相信是來自美國已有八十八年歷史的《拼字比賽》(Spelling Bee )。全國三十一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在內地讀書的港、澳、台學生,組成三十二支代表隊,每隊五名十四歲上下的初二學生,打淘汰賽。決賽將以個人名義決出冠軍。

真情流露

這類「拼字比賽」節目也許娛樂性豐富──凡以孩子為主角的電視節目,都容易吸引收視,因孩子率真、好勝,贏或輸都真情流露、表情多多,娛樂性怎可能不豐富?── 知識性卻不算高。美國的《拼字比賽》專考難字、深字、僻字,是一般人畢生都未必會讀到的罕用字,懂得和不懂這些字,分別不大。參賽的孩子通常要死背字典。《拼字比賽》亦一樣考記憶多過考文字的認識。

英文可以靠拼音猜測字的拼法。中文卻只能靠死背。《中國漢字聽寫大會》考的不是字而是詞,且文學、歷史、化學、地理、醫學、常用語、成語等,包羅萬有。譬如杭州代表隊中綽號「大師」的劉浥塵,竟懂得「霧淞」一詞。我敢打賭,讀者中不會有太多人知道霧淞乃是中國北方和其他天氣寒冷的地方出現的類似霜降的冰雪美景,也即是我們一般稱之為「樹掛」的自然現象,劉浥塵卻輕輕鬆鬆地說出了答案。

這個戴眼鏡的十四歲「大師」還懂得「核苷酸」、「斧鉞」、「尥蹶子」、「神龕」、「犖犖大端」等詞,觀眾都忍不住「喊」了!不過,觀眾「喊」的是「神奇」、「厲害」、「給力」;占飛忍不住「喊」的卻是「冤」── 試想像孩子花了多少時間、浪費多少生命去牢記這些無聊的「瑣碎知識」(trivia)。其中一個食品名稱:「郫縣豆瓣」,連主持人都不由感慨:「讓孩子寫一個四川縣名,這太難了。」其實,問題不在難、易,而是這條題目太無聊、沒意思,中國縣名何止千萬,而以地方命名的食物就更多,為什麼考核孩子是否知道如此荒僻的縣名和食品名稱?

學生三怕

這類trivia game show 永遠都不是占飛那杯茶。成年人願意浪費時間在這等無聊瑣事上,還可說是他們的個人抉擇,他人無從置喙,但孩子如此,大有可能是被學校硬逼軟誘,加上好勝心。這還不值得喊冤嗎?

比較特別的是,《中國漢字聽寫大會》加入「成人體驗團」,是一個綽頭。這些「業餘」的中文愛好者,既可令大多數成年的電視觀眾有認同對象,亦可突顯孩子選手的出色。他們雖是成年人,但無論平日如何見多識廣,都斷不可能及得上受過嚴格訓練的初二級孩子!

縱使如此,在第一期節目,考他們「癩蛤蟆」三字,成人體驗團竟有七成寫錯,而「熨帖」一詞,竟只有一成人寫對。此外,還有「間歇」、「猢猻」、「陀螺」等,都考起成人體驗團。這些不是僻詞、難詞或深詞,應入於「常識」慣用詞類。如果這不是作假來製造話題催谷收視率,國人中文水平之低落,於此可見一斑。話得說回來,港人的中文水平也好不到哪裏去!

內地《咬文嚼字》雜誌的總編輯郝銘鑒曾慨嘆:昔日在內地的中學生必讀魯迅,現時已「有所調整」,連《藥》、《為了忘卻的紀念》這些傳統範文都已淡出。內地的中學生已不讀魯迅,讀也讀不懂。校園裏流行的順口溜是:「一怕文言文,二怕寫作文,三怕周樹人。」「新文盲」至斯,哀哉!

撰文︰占飛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1 | 今日焦點 | 2013-09-07
Highlight keyword(s) and click to start search

拼音吞滅中文

現時中文面對最大的危機,不是簡化字,而是「電腦打字」和中文拼音化。

過往學中文,要逐個字死記怎樣讀、寫,至少牢記兩三千字,還要學用毛筆寫字,要跟筆順寫。這樣書寫中文既花時間且困難。歐洲在十九世紀發明了打字機,寫作快速容易得多,中文打字始終不成氣候,寫作和排版印刷遠比西方緩慢落後。在五四時代,便有人提倡中文拼音化,始終不成事。

發明了電腦打字後,中文輸入卻後來居上,比英文打字還要快。大家不妨試試:究竟是「無產階級專政」打鍵次數少?還是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打鍵次數少?國人當然取打字而不取書寫。不再花時間練習書法,字體自然像小孩子寫字般歪歪斜斜的難看。用拼音輸入後揀字揀詞,當然舒服過用「手寫」輸入或使用「拆字」的倉頡輸入,兩者都太煩、太慢。拼音輸入還有個好處,就是可以「盲打字」,即是不用眼看屏幕也能打字。學生最喜歡亦最擅長上課時用手機「盲打字」WhatsApps。

質木無文

這無形中加速了中文的拼音化。打字取代了手寫,不用再牢記字怎樣寫,只須牢記打那幾個鍵、那幾個碼。一旦不能打字而要書寫,便會執筆忘字或寫錯字。中文拼音化最大的好處是令簡、繁體字之爭變得沒有意義。新一代只記得鍵、碼,不認得字,簡體好還是繁體好,他們根本不在乎,也不理會。

中文已走上英文走過的不歸路。有了打字機,penmanship便式微。英語人寫的英文字,十個有九個像鬼畫符或像孩子般逐個字母(alphabet)寫。電腦有「自動完成」(auto-complete) 功能,打上nece便會亮出ssity。寫錯字,電腦的「拼字」功能會打上紅線,給你選擇正確的字。久而久之,人們便執筆忘字、寫錯、別字。電腦有文法檢查功能,人們連文法也不學,拼字及寫作水平大幅下降。英國和美國拼字學會在2008年底和2009年初用同樣的問卷進行調查,結果顯示,超過50%的受訪者有拼字困難,三人中有一人要使用電腦的拼字功能才可以完成任何寫作。男性又比女性差。

中文遲早跟英文一樣,變得口語化和「質木無文」化。哀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