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有些人

Leave a comment

明報
觀點
2014-10-17

馬嶽

有些人,可能由於他們自己一直搞群眾活動,都是有「着數」給人才能找到很多人參與,於是一見有大型的運動,便會質疑背後有人派錢。儘管很多參與這些大型運動很多年很多次的人(包括我),多年來一分錢都沒有收過,不知道要向誰索償。

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未曾真正為了理想做事,每次做事都計較利益和利害關係,於是他們見到有很多人長期投入一個自己似乎沒有直接得益的運動,有人會捐出大量物資(那怕只是清水)支持,便覺得一定是背後有神秘組織力量有不可告人的陰謀和目的。

有些人,可能覺得年輕人是不會獨立思考的,或是他們接觸的人都沒什麼獨立思考,於是覺得這麼多年輕人跑出來參與運動,一定是受人唆擺。有些人永遠覺得年輕人「思想不成熟」,於是如果他們面對媒體講得頭頭是道、可以自行帶領大型的運動有理有利有節,便覺得一定是他們受人操控,不可能是他們自己「有咁醒」。

有些人,可能是覺得群眾一定是愚昧而不能自行管理社群的,於是見到任何一大群人走在一起而沒有亂,而且還可以有效自行管理,便一定是「背後有組織」。為什麼要假設一堆人(不少還有相當教育水平)走在一起便不能自我管理自我維持秩序呢?如果這都可以成立,人類一切組織和秩序,又從何而來呢?

這些人由於不明白,於是可能把這些他們知性上不能解釋的東西,都說成是「外國勢力」操控,因為他們不能從自己的經驗和思想系統中找到答案,於是訴諸一些唬人的大家沒有怎麼真正見過的神秘力量。邏輯上,這其實和相信「背後一定有外星人操控」沒有什麼分別。當然,你說黃之鋒其實是外星人,我覺得香港倒是會有不少人相信的。

為什麼有些人,總不會直接的去接觸一下運動的群眾,看看他們想些什麼要些什麼?接觸一下年輕人和受壓迫的群眾,了解他們的想法和憤懣?到集會現場看看,看看是群眾自發還是有龐大組織指揮,不要坐在冷氣房間憑空想像?

基本分歧,在於大家如何理解人、理解香港人、理解年輕人。很多人都可以自私自利,但很多人都是有善良一面的,如果他們覺得有些事情有些價值非常重要,是可以捐棄小我(起碼短期內),或是激於義憤,一段時間內投入社群為共同目標工作而忘卻私利、守望相助、成就大我。

很多香港人每天營營役役為口奔馳,但當他們覺得有些事情義之所在,往往不介意無私一下,這包括很多平常沒有怎麼真正留意和參與政治的人。有些人正因為平時沒有參與,很願意用物質金錢資助來補救,作為不能用很多時間參與的補償。「捐水」其實是一種最普通的「盡心」的支持,1萬瓶水又算些什麼呢?君不見歷年賑災、2013年碼頭工人罷工的罷工基金等,捐款者自己何曾有好處?

希望活得光明磊落

還記得若干年前很多人哀嘆年輕一代不能吃苦、不關心社會、沒有理想。到了今天他們不辭勞苦、堅守理想、關心社會,只不過是用非建制指定的方法參與,大家便「葉公好龍」起來,非常害怕,覺得他們「被政棍利用」。

年輕人是可以很投入某些事的,只要他們覺得那事情有意思。他們有時死蛇爛鱔,可能是因為對家長編給他們的選擇沒有興趣。年輕人不羈放縱愛自由,他們要抗衡的就是最大的家長。他們不要大家長為他們選好了A餐B餐C餐才給他們揀,就是這麼簡單。

還有,街頭這麼多人,因為很多香港人,希望活得——光-明-磊-落!

有些事,有些人是不會懂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