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為了保育,你可以去到幾盡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5 | 城市智庫 | 6角都市 | By Andy |
2013-10-05

Victor的朋友Chloe正在做城區可持續發展的研究,中秋節她帶我們去大坑看舞火龍。

入夜後我們從家走到大坑,好多遊客比我們先到了,也有鑼鼓聲,非常熱鬧。Chloe帶我們穿過人鏈站到一個容易看到火龍的位置,不久,一條很長很長的龍── 後來我知道是六十五米──由幾百人撐着,在平時安靜的小巷穿越,龍上插了數不清的線香,鑼鼓聲愈來愈響,線香的煙朦朧了眼前的景象,我們彷彿也穿越到十九世紀,其時大坑還只是漁村,只有小巷,居民燃點火龍驅除瘟疫……

通過Chloe,我們認識了火龍的總指揮輝。他在大坑長大,六歲時第一次舞火龍,上過的小學現在已經成了歷史建築。輝似乎認識每一個參與表演的人,還有所有的鄰居。輝知道所有關於大坑的事,例如茶餐廳老闆就住在哪一幢樓,哪個車房被收購了快結業。有趣的是,這裏還有鄰居推舉的長老負責解決社區裏的小糾紛──就像一條古老的村落。

延續傳統

輝是客家人,不過我聽得最多的發音是「大坑仔」── 應該說是這裏的人整晚說得最多的字,無論男女,看得出他們很為這個身份自豪。也是同一個身份使輝快樂而堅定地守着這個傳統,即使要面對很多困難。

例如要找織火龍結構的珍珠草──每年要二千公斤── 以前珍珠草就長在大坑村周圍,現在大坑已經因為填海退讓了臨海的位置,珍珠草要去東莞買;另一個例子是以前為舞火龍籌款比較容易,現在街坊還是願意捐,不過很難越過保安進入高樓大廈見到街坊了;還有就是舞者和懂得手藝的人,輝已過六十,他也會擔心找不到夠多的大坑人延續這個傳統。

那晚我們也認識了Natural,她是史上第一位火龍表演的女鼓手,有時候她也會偷偷地當一陣火龍舞者,不過被輝看見就會喝停:女孩不能玩火龍。就如很多中國傳統,女孩被排斥在外,但她能當上鼓手,也是要多謝中國傳統──負責的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Natural常要到外地工作,不過中秋必定回香港參與火龍表演,她說火龍像一塊磁石,定時把很多人吸回來大坑。

對輝、Natural和他們的朋友、鄰居來說,大坑仍然是一個村落,有只屬於他們的東西,所以他們努力抗拒入侵的發展力量── 雖然這看來是個無法逆轉的趨勢。

人、傳統、地方組成的社區,是保育的單位,缺少任何一樣都不行。聽說這個火龍表演,2011 年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可能是個令人憂慮的發展,意味着這樣的傳統已經瀕臨消失的邊緣,或者很快會被抽空內容,只剩形式。

就像如果沒有認識輝、Natural和這裏的鄰居,舞火龍就只是燻得讓人流淚的,娛樂遊客的節慶活動。

聽說政府會考慮在郊野公園建住宅,是時候認真考慮保育的意義──在更多破壞造成之前。

Andy @ 6角都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