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敬重教宗 非關宗教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1 | 今日焦點 | 忽然文化 | By 占飛 |
2013-10-12

教宗方濟各是歷史上第一位以方濟各命名的教宗,象徵意義十分明顯,可分兩方面說。首先,今天的梵蒂岡和十二世紀末的教廷所面對的問題頗為相似。其次,教宗和亞西西的方濟各的性格如謙卑、節儉、「好憐憫」窮人亦頗為相似。都具備社會學家韋伯所說的「奇里斯瑪」,亞西西的方濟各在短短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建立了三個修會。教宗方濟各能推動梵蒂岡的改革嗎?

耶穌及其門徒建立的教會,起初是被羅馬帝國迫害的組織,無權無勢無錢,靠教義和信仰感召信徒。到天主教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國教後,教廷變得有權有勢有錢,成為一個韋伯定義的龐大「官僚」組織,漸漸腐化,脫離教眾,尤其是貧窮的教眾,失去了理想的感召力量。

做更好的事

其實,所有教會都面對同樣的兩難:教會站在窮人和受壓迫剝削的弱勢社群那一邊,少不免成為權貴的眼中釘,有同被迫害取締的危險。教會站在權貴的一邊,支持維穩,又會背叛了立教的理想。如何取得平衡,並不容易。方濟各以安貧、樂貧和謙卑感召信眾,建立「小兄弟」會,第一誡命是會眾不能擁有任何財產,要過「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的清貧生活,這已經是對當時榮華富貴的教廷最強烈的批判。幸好,修會第二誡命就是絕對服從,如此方不會招致「鎮壓」,方濟各在世已得到教廷的認可,被稱為「聖人中的聖人」。

方濟各秉持的原則是:「不要直接對抗,只須行事與彼極為不同」(Don’t fight it directly,just do it very differently yourself),正所謂:「對壞事的最好批評,就是做更好的事」(The best criticism of the bad is the practice of the better)。假如香港反佔中的教會及教眾能學到方濟各般「對壞事的最好批評,就是做更好的事」,那港人便額手稱慶矣!

梵蒂岡對同性戀、離婚、避孕、墮胎、女性出任神職、神父獨身等的立場,經常被抨擊為不合時宜。這些年,教廷不斷爆出醜聞,誠信下跌,教眾流失或只當「口頭上的教徒」。若望保祿二世被迫要公開為「教會的罪過」(sins of the Church)祈求寬恕。上任教宗本篤不單代表教會求恕,還承認自己要負責,以個人身份道歉。這是歷史上教宗從未做過的事,由此可見梵蒂岡教廷面臨的困境。

教宗方濟各像亞西西的方濟各一樣,他「不要直接對抗」,只行事不同:名副其實地「以人為本」,先謙卑地說「自己只是一個主看得上眼的罪人」(I am a sinner whom the Lord has looked upon),跟着站在弱者和罪人那邊。一離婚婦人懷了有婦之夫的孩子,情夫逼她去墮胎,她寫信給教宗求指示,教宗斬釘截鐵地答應她:孩子生下來,他會為孩子「施洗」!這個承諾,顯示他在推特上的留言:「教會是個愛情故事,不是個機構」(The Church is a love story,not an institution),並非徒託空言!

謙卑的奇迹

梵蒂岡一直與政界和商界關係密切,合作無間(例如替貝路里斯干尼文過飾非),經常被指責是洗黑錢的「聖地」。9月底,梵蒂岡銀行關閉九百個組織和領事館(部分涉嫌洗黑錢)。一般意大利人先是不敢置信,繼而叫好。

教宗嘗言:當今世界最嚴重的邪惡(evil)是青年人失業和老年人孤寂。他在推特留言:「我心念所有失業人士,他們遭『不惜一切牟利的自私心態』所害。」(My thoughts turn to all who are unemployed, often as a result of a self-centred mindset bent on profit at any cost.)這幾句話惹來CNBC的主持人顧德勞(Larry Kudlow)指教宗傾向社會主義、反對自由市場、反對資本主義。幸好節目的嘉賓反唇相稽:有沒有尊重人類尊嚴及人權的自由市場?顧德勞才啞口無言。

教宗不斷發表這類偏離「正見」(orthodoxy)的言論,一方面連累梵蒂岡不斷為他「補鑊」澄清,並惹來教會內的保守派不滿,另一方面卻得到教會內外的開明派喝采。他說「無神論者也可通過耶穌的犧牲而得到救贖」,連無神論者也首肯稱善。2005年與同志結婚的艾頓莊(Elton John)亦讚嘆:「在這個虛榮的年代,教宗方濟各是謙卑的奇迹。」

撰文︰占飛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1 | 今日焦點 |
2013-10-12

為理想放棄富貴

亞西西的方濟各生於十二世紀末,他的生平充滿浪漫主義色彩。方濟各本是富家子弟,父親是絲綢商人。他年輕時跟父親學做生意,曾經參軍被俘,囚禁了一年。據說,耶穌曾向他顯靈,令他下定決心,反叛家庭。父親幽禁他、打他,向當地教會告發他,方濟各還是堅持信仰,寧願和家庭決裂,放棄一切榮華富貴,行乞度日,自我放逐於山野。

方濟各身穿粗衣、赤腳,與麻風病人、赤貧乞丐為伍。他分別用拉丁文和家鄉方言寫詩編曲詠讚天主,被文學界譽為但丁的先驅。追隨他的信徒日漸增加,其中一名十八歲的同鄉少女,日後成為聖嘉勒(St.Clare),得方濟各之助,專為婦女而成立「貧窮聖嘉勒修女會」(Poor Ladies, Sisters of St. Clare)。為示謙卑,方濟各自己的修會取名「小兄弟會」,該會的修士叫friars,就是「小兄弟」的意思。

這樣充滿戲劇的故事,實在是拍電影的好題材。二次大戰後,意大利百廢待興,催生了新寫實主義電影。憑《不設防城市》成名的羅塞里尼,與費里尼共同改編了兩本小說,在1950年拍出《方濟各── 主的笑匠》(Francesco, giullare di Dio ),藉此鼓舞意大利憊弊困頓的人心。

古為今用

1961 年,憑《北非諜影》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米高寇蒂斯拍出《亞西西的方濟各》(Francis of Assisi )。那年寇蒂斯七十四歲,翌年便辭世。

以方濟各生平為題材的電影中,最浪漫的應算另一意大利電影大師齊法里尼(Franco Zeffirelli)1972 年的《太陽兄弟、月亮姊妹》(Brother SunSister Moon )。齊法里尼擅長拍古裝片。他好就好在能古為今用、舊瓶盛新酒,將古人的故事抹上時代精神。1968年的《殉情記》(Romeo and Juliet ),他已露了一手,拍出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意亂情迷、反叛衝動,深深吸引一代年輕人(包括香港的五十後)。

《太陽兄弟、月亮姊妹》沒有懸疑,沒有動作,沒有愛情,他卻能拍得趣味盅然,田野、花草、晴空…… 色彩絢爛,構圖恍如中世紀的名畫,加上Donavan 的插曲,暗喻1970 一代美國「花的兒女」(children of flower)的理想主義浪漫情懷,值得向讀者推薦(http://www.youtube.com/watch?v=pTdPYIkZXyY)。這個YouTube版質素遠遜菲林版,聊勝於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