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教育仍是脫貧上流之道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4 | 優質教育 | 教育講論 | By 何偉倫 |
2013-10-12

一直以來,教育往往被視作脫貧之道,只是倘若成長期被貧窮的文化所同化,人生的態度與價值觀往往便被慢慢定型,目標及走線也難以逆轉。

近年不少未畢業的學生已經入紙申請公屋,而在當下非長者單身人士的輪候名單中,擁有專上教育甚至更高學歷的申請人,更有步向五成之趨勢,可見一紙證書的功效已經大大被削弱,甚至失去那種予人向上流動的信心及動力。

說到尾,教育仍是脫貧上流之道?

貧窮問題是會積累的,貧困家庭往往源自單親家庭、家庭條件不良及教養者能力不足等因素而無法好好教養下一代,因而引致貧窮兒童面對所謂「貧窮循環」的風險。針對這個現實情況,Sachs, J.在其著作《終結貧窮:如何在我們有生之年做到》提出了透過制度改革及直接援助等方式,去處理貧窮的問題。

Sachs認為貧窮社會可以借助外力介入而緩解的,終極目標是消滅貧窮;而政務司司長兼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提及貧窮線時,亦坦言「幫助貧窮兒童是迫在眼前」,可惜的是被指為「破天荒」訂定的貧窮線,似乎未有明顯的目標及進路,籌備經年的貧窮線原來只是用作參考,好使政府在往後推出措施時,可以就每項措施對貧窮率的影響訂出指標,令市民可以評估措施是否達到成效。

M形社會擴大貧窮

這種運作模式看似可行,但貧窮問題往往不是被輕輕帶過並稍作零零碎碎、可有可無的交代,便只是不加詳論即作數據上的陳述。早於2008 年,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便已經在香港電台節目「香港家書」上強調「機會均等很重要,教育是脫貧的良方,也是社會進一步發展的基石……」。但五年過後,相關官員對當日的豪情壯語又記得多少呢?

Lewis, O.在《貧窮文化》一書中則指出貧困者往往會因為現存建制與機構之無能,而對其產生不信任而誘發針對性與批判性的反動行為,由此衍生的無助及不安必然促使,貧窮文化具備了對現存秩序進行抗爭的潛能量與養分。

大前研一在早年出版的著作《M型社會——中產階級消失的危機與商機》指出,社會正轉化為三個階層,左邊的窮人變多,右邊的富人也變多,但是中產階級慢慢消散,形態與M的字形一致。在當下M形社會的旋渦中,日益擴大的貧富懸殊問題正一步一步的促成各地新生代的生活出現社經地位M形化的發展;富孩子擁有較多的學習資源與照顧,甚至能夠定期出外旅遊,得到多元文化的刺激。然而窮孩子則欠缺資源,視野相對狹窄。如何在教育階段中製造一個養分均等的環境,讓到窮孩子和富孩子一起向上游競逐,絕對是當務之急。

何以形成「貧窮文化」

近年不少專家學者均指出,來自貧窮家庭的孩童欠缺自信及創意;然而,這些元素都是香港作為一個世界級城市所不可或缺的特質。如果我們真的希望從教育範疇緩解貧窮問題,我們就必須先明白所謂「脫貧上流」,並非只是關乎家庭收入距離貧窮線的多少,或是形形色色的零碎福利,而是要重新解讀教育對「脫貧上流」的重要性。簡單而言,就是要考量何以形成「貧窮文化」及其繁衍,並要為社會該如何消滅貧窮促成新思維。

最近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British Columbia)心理學系的研究團隊在學術期刊Science 發表了一份有關貧窮可損害認知能力,並引致進一步貧窮的研究報告。研究顯示,貧窮人士大多思考力薄弱,特別是當他們被金錢問題困擾時更突顯認知能力的不足,難以作出決定及採取相應步驟克服困難。由此可見,脫貧上流的可行方法是成立一個扶助者資料庫,整合各項零碎福利並提供更為靈活的援助形式,好使受助者及前線部門可以做到一站式處理,省卻人手及時間,亦有助於初來港及分身乏術的單身家長。這種策略性的扶助框架有利於鼓勵貧窮家長及早取得應有的資源,也可以令政府、社區,以至各級學校及早作出準備。

事實上,不同社群之貧窮狀況,反映了不同的深層次問題。低學歷的教養者需要的支援與配套措施,與生活在惡劣環境的教養者有其截然不同的需求,而相關部門需要怎樣的實質支援亦可以是大相逕庭的。低學歷的教養者需要的是增強教養子女技巧的訓練,教養者的正確教養態度及家庭觀念有助推動孩童培養出正面的人生觀。至於生活在惡劣環境的教養者,則較需要託管服務及協助取得應有資源的認知,一些交流機會及參觀活動則有助改善下一代的文化視野與社會資本。

筆者建議特區政府可以在教育津貼或補助安排上便利低收入家庭,比方說提供補習資助及教材開支的寬免,即對於家庭收入距離貧窮線較多的照顧者給予中央補助,可以考慮直接經各級學校向貧困學生提供午膳及交流與參觀活動的補貼。再者,政府也可以提供一些入學優待予弱勢社群的學生及各項就學的優待措施,從而令學校的學生群組多元化,也可以避免所謂名校貴族化的情況。

最後,我們在這個均衡遊戲中也千萬不要忽略處於中游的中產家庭,在當下M形社會的大趨勢下,不少育有學童的中產階級的生活正一步步脫離應有的水平:收入水平停滯但開支無上限,收入水平又高於撈取福利的界線,中產向下游已是不爭事實。

筆者早前一篇題為「中產不安社會難穩」文章中所言——漠視和忽略中產階級的基本需求,穩定的社會基礎也將會轉變為變革的動力,想指出的就是這個中產下流的問題。總的而言,脫貧固然重要,但是如何確保上流之道寬敞及穩定也是需要給力的。

撰文︰何偉倫

新力量網絡研究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