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暮春十月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5 | 城市智庫 | 6角都市 | By Jan |
2013-10-12

愈是你不願發生的,往往就愈是注定要發生。我真是受夠了這個被分手的壞消息塞滿的季節。先是Roy,又是Marie,是要比賽誰更有勇氣在秋天結束之前甩掉另一半獨自過冬嗎?

得知Roy回復單身後,我終於一個人動身去了澳洲看Jacaranda。如同每年都幻想着要去晚春的函館看櫻花,去10月的南半球的春日遲暮裏看藍花楹,也是我一度認定只會停留在想像裏的奢望。直到我以年屆三十的高齡住進各色皮膚、各種語言的背包客懷揣着各種期許聚首的青年旅館,才發現也許只有一程程說走就走的旅行,加上一場場想談就談的戀愛,才能拼湊成我想要的人生。

青年旅館的主人長了一副雨果般的大鬍子,他自告奮勇要載我們去看「most amazing jacarandas of Australia」。那個叫Grafton 的小鎮上,安靜得可以聽到花開的聲音,連空氣都彷彿是濃烈妍麗的紫色。在橋頭、教堂外、公園裏,高大的藍花楹樹如紫雲般怒放。樹下落花無數,鋪陳出柔軟的花毯。

雨果一次次伸手去接從花樹上飄然落下的花瓣,看到我們詢問的眼神,他有點不好意思地解釋說每年藍花楹開花的季節,也是澳洲學校春考即將到來之際。因此本地人從小就傳說,如果被藍花楹的落花砸中,就能給考試帶來好運。我們也學着他的樣子,衝進繽紛灑落的花雨,接到一枚就齊聲歡呼,那一瞬間裏,大家都高興得像個孩子。

回到旅舍,坐在餐廳的角落,聽雨果和另一個大男孩彈着結他,深情地唱着聽不懂的法語歌。翻看着手機上朋友們的消息。香港,彷彿遠在天邊。酒喝了不少,很久沒有這種感覺,清醒又肆意,然後就不可抑制地思念Roy。

痛恨分手懼怕孤獨

走得愈遠,愈在思考旅行的意義。我到底是在尋找什麽,還是在逃避什麽。我痛恨分手,但又不得不獨自前行。我懼怕孤獨,但終究要學會坦然接受,在某一天生命中的一切都離我而去的時候,我可以放膽對着遠去的身影說句:我不害怕。

放下結他,雨果向我走過來。攤開手掌,是一枚藍花楹標本壓製的書籤。他告訴我藍花楹的花語是「在絕望中等待愛情」。等待愛情的人,要永遠充滿希望。

旅行終究要結束。回到香港的那一刻,我會重新成為那個充滿希望的我,能坦然面對各種人生的考試。只是這一次,我有了藍花楹落英的好運加持。

Jan@ 6角都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