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佔中小氣候 國內大氣候

Leave a comment

明報
筆陣
2014-12-11

蔡子強

上個星期,「佔中三子」已經到了警署自首,象徵運動已經步入一個階段性終結,本欄由今期開始,一連幾個星期,嘗試為運動作出一些初步階段性總結。

沒有佔中,政改就會一帆風順嗎?

過去幾個月,很多建制派中人都歸咎,是佔中運動觸怒了中央,說當你企圖脅迫中央,結果只會適得其反,中央就索性跟你來個硬碰硬,於是在8月31日來個人大常委會「落3閘」,而當你再來聲勢更浩大的雨傘運動時,中央就政改只會愈收愈緊。所以一言以蔽之,就是民主運動自己搞砸了政改,自食其果。

或許,佔中運動真的沒能跟中央討價還價,但問題是,是否一開始沒有佔中運動,那麼中央就會從善如流,讓香港政改的路走得一帆風順呢?

我並沒有那麼「simple and naive」。我認為這忽略了習近平上台後,國內政治大氣候的轉變。

當全國收緊,香港還能倖免嗎?

習近平,可說是共和國成立以來,在體制上,最集大權於一身的領袖。毛澤東固然權傾一時,隻手遮天,但他的權力,更大程度上是源於其作為開國元勛的個人威望和魅力,而非體制上的;但與此不同,習近平上台後卻把體制上的權力統統往手裏抓,作為黨總書記,除了國家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這3項慣常頭銜之外,還兼任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以至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的組長。除了軍、政、外事大權之外,就連經濟改革、財經、國家安全,以至網絡安全等等範疇,統統一把抓,打破了以往黨總書記和國務院總理的分工,也打破文革後中共「集體領導」的大原則。

過往在江澤民任總書記年代,人們說的是「江朱體制」(與總理朱鎔基分工);在胡錦濤任總書記年代,人們說的是「胡溫體制」(與總理溫家寶分工);但現在,習近平任總書記,已經沒有人再說「習李體制」了,只有人叫他作「習大大」,李克強已經被邊緣化。

中國如今的政局,不單是黨中央個人高度集權,就連全國的媒體和公民社會,都連帶被全面收緊,進入冰封的嚴冬。不單維權、異見人士一個又一個被抓,近日我有機會跟國內媒體中人交流,他們也都叫苦連天,說新聞和編採自由遭全面收緊,更意興闌珊的說,國內媒體再沒有可為,幾年內,將全面被整頓和歸邊。

究竟習近平集大權於一身,是為了進一步改革?還是純粹想個人專權?暫時沒有人知道,只知道他較1989年之後的所有中共領導更加強勢,更容不下異見。

試問,當全國收緊時,香港還能倖免嗎?當中央在集權時,還會向香港放權,讓你有真普選嗎?所以,我認為,政改凶多吉少,佔中只是小氣候,國內的政局才是大氣候。

香港只不過是一局大棋中的一着小棋

對於習近平來說,全國是一局大棋,香港只是一着小棋。他考慮的是,如何通過下香港這着小棋,而幫助走活全國那局大棋。當在全國如薄熙來、周永康等虎狼環伺,政治鬥爭白熱化、你死我活、異常凶險時,他的每一着都難免會下得心狠手辣,擺出的都是寸步不讓的強硬姿態,要他唯獨對香港高抬貴手,網開一面,在政改上留下比較寬鬆的空間,未免緣木求魚。

2003年七一大遊行之後,過去10年,很多香港的有心人都向南下的「收風人」,苦口婆心地指出香港管治困難的癥結所在,亦曾經有一段時間起過效果,換來較為寬鬆的政治環境和一條溫和路線。但近一兩年,當大家在普選這個問題上,再次以管治角度痛陳利害時,就連建制裏的溫和派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公開說,擔心普選若然拉倒的話特區政府將無法管治,但大家發現這樣的陳情再無多大作用,中央仍然鐵石心腸。後來,我終於醒起,中央的領導人已經變了,我們跟中央溝通的範式亦已經轉變,在香港問題上,如何可以穩住大局,未必再是他們心目中最重要的議題,他們心裏有着另一個算盤,有着另一番計算。

簡而言之,過往,我們都太過本位了,我們關心的,未必是中央所關心,相反,他們在盤算的,可能我們想也沒想過。

佔中是作了誤判

事後看來,當初戴耀廷提出佔中是與中央談判的「核彈」時,那完全是一種誤判。事實上8月31日人大常委會就政改落閘之後,9月2日,戴耀廷亦承認,佔中作為迫使中央讓步的策略已經失敗。這種誤判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想過,中央領導人已變。10月中,路透社有一篇報道,引述接近中央領導層消息人士說,習近平10月初主持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決定中央對佔中絕不退讓,不會繼《基本法》23條和國民教育事件後,作出第3次讓步。報道沒有提及的是,當年兩次作出讓步時,中央最高領導人是胡錦濤,但如今卻換了是習近平。舊的互動方式,雖然曾經得過成功,但在新人事新作風之下,卻未必再有成果。

我甚至聽過一個說法,說2007年胡錦濤拍板讓香港有了普選時間表,讓香港最快在2017年可以普選特首,最快在2020年可以普選立法會,今時今日,有人覺得當年是太過慷慨。

他們需要一個敵人

讓我更擔心的是,在全國民族主義正熾,領導人在民眾信仰真空時,企圖以民族主義來合理化和鞏固自身權力時,香港會否成為了一着被利用的棋子?近年有關「港獨」的議題,在國內媒體被炒得火熱,「佔中」和「普選」被拿來與「港獨」和「外國勢力」掛鈎,會否是被利用作殺雞儆,藉此打壓國內類似民主、自由、公民社會等訴求呢?

幾個月前,我跟朋友梁文道吃飯,他告訴過我一個故事:

國內一名年輕異見人士,因為經常批評共產黨及地方政府,長期成為維穩打擊對象,因為不斷被「國保」騷擾,不勝其煩,遂決定離開當地到北京發展,怎知到他快要走時,「國保」着急的走來找他「講數」,叫他不要走,說幾十個「兄弟」看着你,大家「唔掂傾到掂」,否則他一走,叫他們還有何「着落」?

共產黨,往往需要一個敵人,如果沒有,他會自己製造一個。

後記:

中國的政局,實在讓人感慨。過往不少人為中國共產黨幫腔和辯護,說它富有生命力,就算經歷文革如此重大的政治災難,也能自我汲取教訓和糾正錯誤。但問題是,中共真的有學到教訓,真的能避免重蹈覆轍嗎?

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就共和國成立以來的一段歷史,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作出了檢討,希望能總結經驗,得出教訓,統一思想,對未來發展提供指引。當中十分重要一點,就是指出,當個人領導取代集體領導,所會造成的危險,如毛澤東犯了個人錯誤時,也會給全黨全國造成重大禍害。

那麼,30年後,對於習近平集大權於一身,當年參與決議的諸君,今天如果仍然在世,究竟又有何感想呢?不錯,今天在國內提起習近平,很多民眾都會豎起大拇指,稱讚他大力反貪腐,既打蒼蠅也打大老虎。但大家要記得,當年毛澤東開始時,也是以糾正黨的不正之風為名,發動政治運動的,動機未必一定是壞,一樣受到擁戴,但是,「權力讓人腐化,絕對權力讓人絕對腐化」,個人高度集權的結果,就是為國家民族帶來重大傷害。共產黨真的有汲取到教訓嗎?

(後佔中系列之一)

蔡子強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