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德累斯頓歌劇院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5 | 城市智庫 | 回眸英倫 | By 毛羨寧 |
2013-11-09

英國指揮家賽門. 拉圖(Sir Simon Rattle)2002 年被選為柏林愛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時說,起初接管這個歷史悠久的德國樂團很艱難,有些樂手覺得他不夠資格,故意聽不懂他的英語指示,只跟他說德語。我經常想,來自五湖四海的專業樂手怎樣放下自我?看德累斯頓愛樂樂團到世界各地巡迴演出,成功製造出合一的旋律,演奏華格納的歌劇最傳神,但是「不在家」,就像故事角色欠缺舞台布景,失去了味道。還沒有到過德累斯頓申培爾歌劇院(Semperoper Dresden)之前,我很少特別留意演奏廳和交響樂團有沒有合而為一──「Walt Disney Concert Hall, home of the Los Angeles Philharmonic」——豈不止是一個表演場地?我到申培爾歌劇院看德累斯頓國家交響樂團(Sachsische Staatskapelle Dresden)演奏室內樂,才發現「有家」的樂團怎樣發揮得淋漓盡致。

申培爾歌劇院根據建築大師戈特弗里德.森佩爾(Gottfried Semper)設計而成,外面由三層文藝復興風格的拱廊和壁柱構成,最上一層向內收入,直接反映了觀眾廳和偏廳的形狀,讓人看出申培爾歌劇院從古典建築到現代建築的演化過程。歌劇院的舞台懸上色彩鮮艷的掛畫,拱頂天花點綴拼湊出希臘和羅馬古典神廟的風格。我想起1843 年華格納選擇在這歌劇院首次公演傑作《里恩濟》(Rienzi),翌年,他的歌劇《漂泊的荷蘭人》(Die Fliegende Hollander )又在此首次演出。華格納自1843年起擔任了申培爾歌劇院指揮達六年,歌劇院的地理位置和建築質素必然是重要因素。

任由拍攝

這樣堂皇的歌劇院,大方地任讓觀眾在內拍照,相信我們不會影響團員彈奏,也不會厚顏地灌錄演出。我舉頭看一絲不苟的設計,每個角度也能拍成明信片;申培爾歌劇院的前身真不愧為薩克遜皇家歌劇院。二戰時期,鋪天蓋地的狂轟濫炸,把德累斯頓這座「易北河上的佛羅倫斯」化為一片廢墟,德累斯頓國家交響樂團一度遷往布蘭巴赫,但到轟炸過後五個月,政府對恢復文化活動不遺餘力,甚至把市政大廳借出來給歌劇院使用。戰後上演的第一齣歌劇是莫扎特輕快而樂觀的《費加羅的婚禮》。戰後德累斯頓被蘇聯佔領,但德國人一心在頹垣敗瓦上重建家園,於是歌劇院在1945年被炸毀後,1948年得以重建。

平日演出歌劇的德累斯頓國家歌劇院管弦樂團,有同樣頂尖的室內樂團,尤其是管樂部吹奏出泰勒曼D大調協奏曲。

謝幕時,樂團選出韓籍年輕鼓手Jong Yong Na帶領一曲,比他年長的德國團員站在他身後。融合起來自五湖四海的樂手,要給他們一個漂亮並互相扶持的家,這才稱得上是完整的拼圖。

毛羨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