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校長的天空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6 | 讀書增值 | 開卷偶拾 | By 子衿 |
2013-11-16

今天的孩子讀書,被人東催西谷,明明一副好精神,半個學期,隨時已經乾枯。資源與學額有限,選校確實是天下第一等的大事,家長為自己兒女在起跑線上爭一席位,自然不過。由此教育就是些數字、指標……

但教育不是計微積分,我們給孩子的教育,理該是有機的食糧才是。日前筆者讀到一本校長的心聲叫《校長訪談錄》,所載的三十位校長心底話,便是難得的食糧。學習的快樂是要與天地並生,從來不用「攻略」。

談到教育,自然想到數千年前孟子便說過,君子有三種快樂。其中一種,就是教育,作育英才,能成為快樂的泉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為何今天的教育,在報章見到的新聞,都不是很快樂?

《校長訪談錄》裏的校長,難得平和地談,而且談得快快樂樂,頗是出人意表。坊間有售的校長書本來就不多,可能是因校務過忙之故,久而久之就很少有出書的習慣,就算是經驗豐碩的退休校長,出書的也不多,而在職校長,平日面對記者的提問,很少能盡吐心聲的。

例如名校男拔,其新任校長鄭基恩便說要捨霸道,行王道。他說,「男拔仔」並不霸道,還會識英雄重英雄,以謙遜服人,「因為最強的武者是最謙虛的。」鄭校長年輕時,中學和小學都在男拔度過,應該就是男拔有教無類的見證人吧,不讀訪談,真不知道。

推動科技作先鋒

又例如鳳溪的校監馬紹良。筆者有親友在前些時候,替孩子排隊「輪」幼稚園,聽她天天抱怨申請學校之難,還不斷提及早前馬校長的言論。《校長訪談錄》裏馬校長的那一章,詳細交代馬校長成為學界推動科技「先鋒派」的經過,用歷史的角度,就不難理解這位校長應有愚公移山的固執吧,走在前面的人,總會被抱怨的。

讀書就讀書,教育就教育,要讀一些還原本真的故事,這本《校長訪談錄》算不錯,至少能在平日對慣的學校名冊或者網上討論區七嘴八舌的帖子以外,沾來多一份「校長筆記」。

想起筆者以前在學時,曾經讀過一本書叫《青年與學問》,書裏說的教育與求學之道,道理也差不多。在「學問方法」一章,作者唐君毅(新儒家學說三哲人之一,新亞書院的先師)引「八仙」之一的呂洞賓的故事:

「呂洞賓下山,欲尋找一位不貪富貴而堪傳道的弟子,而遇見一青年。他以指點石成金與之,那青年不要。再指點一大石成金與之,青年不要。再點一山成金山,青年不要,乃問他要什麼,青年說,我不要點成的金,我要你那點金的指頭。」

讀書全在於一念

若然指頭就是選校的法則,金山就是教育的內容,呂洞賓的故事教人方法勝於內容,只要找到「攻略」,教育就是手到拿來,點石成金了。但唐君毅不認同,他認為思而不學則不妥,要找到走路的方法,必須先走路。俗語說「路是人行出來的」,求索校長的路,似乎對選校有裨益。

讀一流的書能得益,易;讀二流的書亦能得益,難。讀四流之書亦能開卷有益,更難。學校也有分Band等級,但其實讀什麼書?知不知書?全在於一念,不在於「Band幾」。

讀這本《校長訪談錄》,便會有這份校長各有千秋的感覺,因為沒有差與好的學校,只有是否適合你的教育而已。

長洲佛教慧因法師紀念中學鍾校長說的故事令人鼻酸。長洲的學生散居島上各處,當年貧窮的情況亦算普遍,有學生家長拒絕家訪,有學生家人是艇戶,鍾校長前往家訪,唯有在岸上吶喊,他不諱言:「他們對自己的孩子的期望低,我們只能幫助小孩們走過青春期,讓他們知道做一個有用的人。」

令人鼻酸的故事

從前有一個女風紀,突然好一陣子告了假,鍾校長經調查之下,發現竟然是女學生的家長沒有東西給女兒吃,女學生餓了,根本就沒有力氣去上學。就只是一個菠蘿包而已!有沒有菠蘿包,決定了學生的學習環境。

「女生一家就擠在小黑房子裏,後來她會考五分……現於屯門那邊從事社工工作,多好啊?長大能自食其力,多好?」

教育應該平等,那麼什麼是平等?美國已故著名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在他的名篇〈自由的選擇〉(Free to Choose)中,就為「人人平等」下了好多定義,例如機會平等、神前平等、結果平等,教育要的,是那門子的平等?

其實佛利民的結論是要給劣勢者予以機會,創造明天的特權(privilege),強調自由選擇的他,不反對特權,重點是特權的流動(mobility and diversity)。

「茶餐廳學校」之樂

鍾校長亦說:「學生必須要認知,很多事情天生就是不公平的,最公平的就是大家一起上課學習。」是長洲湛藍而澄明的天空,造就了基層教育的這一份覺悟吧。

還有前些時捲入「講座」風波的協恩男校長李鎮洪,談及打排球的威水史;屯門區的Band 3學校校長黃偉強,教人「茶餐廳學校」的快樂,「屯門是個很怪的地方,溫度比外面低幾度。」

由滿街童黨到春風化雨,由昔日「紅番區」銳變而成「新新市鎮」的故事,在教育媒體愈來愈不談「教育」的今天,無論教育界人士、家長或學生,看過這書,相信有一番體會。

撰文︰子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