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新世紀知識工作者與工作模式

Leave a comment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B10 | 專家之言 | 管理人管理事 | By 黎天姿 |
2013-11-16

不少在發展成熟國家中的企業,不斷尋求改善生產力及機構成效的種種方式,去減少工作崗位或帶來的成本。其中最多採用的方法就是科技的進步及數碼化的溝通,使企業不斷重整各種工作,外判或自動化,使很多全職的工作產生變化,同時把不少工作遷移到低薪酬國家中。

創新的工作模式

但是在各種改變中,某些工作,尤其是需要人與人接觸的工作,還是未有注意的。知識工作者,尤其是醫生、工程師、律師、經理人、銷售員、教師,以及需要專業技能的專業人士,都是以他們的知識服務社會,建立知識型社會。

麥健時研究指出這些需要與人溝通的知識工作者,對社會及機構成功產生重要的效用,因為溝通的工作是發展中國家必需的,帶來經濟效益的重要資源;科技並不能替代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及交流,同時,溝通互動正是全球競爭的世界裏人才的有效性的反映,面對人口老化技術短缺,知識人才十分渴求,麥健時全球研究中提到美國在本世紀結束時,需要大學畢業生人才的數字達至150 萬,而中國就在2020年面對2300萬大學畢業生和教育工作者的短缺。

在人才短缺的現象中,當中十分多元化,例如日本的人口老化,缺乏年輕的工作者替代退休人士;德國面對女性佔管理層以上的員工增加,需求大大失去平衡。

優越的企業,例如空中事業、金融、健康、高科技等等企業,都不斷尋找如何或在哪裏可解決那些需要人互動溝通的工作,達致高效能。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必須重新思索我們如何管理我們的團隊,其中三個方面可作參考。

一、就是把工作拆細。高技能的互動的工作需要那些高效能人才專注在那些最能創造價值的工作活動中,其中最可代表的就是律師行業裏那些代替律師作研究,支持律師種種行政及研究的律師助理,他們協助專業的律師把知識、時間和資源放在法庭的訴訟或顧客的服務上。

工作細分及虛擬化

傳統企業的專門功能部門也開始了分工精細,例如人力資源部門也把工作分為負責考核、招聘、薪酬獎勵及福利行政等各種功能,專門的功能可給予通識的經理們帶來專業的服務,並減低各項成本,專業人才也幫助各單位帶來高價值的活動。這樣的分工可以加速改善那些技術短缺的問題,同時加強某些工作的效能。

雲端的出現,使那些需要互動的工作可以隨時隨地發生,同時工作也可以不在某一辦公室發生。

因此,更多新聘用的員工不須在某一地點上班或受訓,在虛擬的空間進行討論及建立工作關係,並不需要面對面的溝通,也可達致工作的效果。

新一代及多元化的工作環境更迎合那些多元化的員工,包括新任的母親、年老的員工、年輕的員工,尤其是渴求一種更具彈性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的人才,新一代更適合及歡迎虛擬的網上世界,時間和空間的管理也產生新的變化。

一些公司建立高效率的團隊,工作有不同形式的安排,有一些傳統的全職工作者在辦公室,也有兼職及臨時工作,還有虛擬的工作等等。企業把種種工作模式帶進機構,目的就是以最有效、最靈活的方法,使各種人才投入,並同時減低成本。

管理這個新時代的世界,管理層也須有新的變化,他們的工作已變成管理多元化在職及虛擬的員工,在隨時隨地聯繫各人才一同工作,他們需要極有限的聯絡及仔細管理各種工作,對種種互動給予規劃和支持。

黎天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