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年輕人的進擊:都是互聯網問題?

Leave a comment

明報
觀點
2015-07-13

黃偉豪

在近年一部極受歡迎的日本漫畫中,有這樣一個故事。有一批人築起了高高的圍牆,用來保護自己,免受巨人的襲擊,意為可以從此安逸。怎知,多年後,巨人也成長了,變成更高更大,把原本的圍牆也打破,從此這批本意為單靠高高的圍牆便可永世無憂的人類的噩夢,便宣布正式開始。這部漫畫名為《巨人的進擊》。走出漫畫,跳回現實,我們的香港也出現了「年輕人的進擊」,而這幅高牆,正正是把社會上絕大部分人也排斥於外的不民主的政治制度。

圍牆雖高,但也有倒下的一日。高牆雖然高,但也擋不住已經成長,不再是無知小孩,而是已成為「巨人」的年輕一代。年輕人在社會上的一連串的抗爭中,均是走在很前,甚至是擔當着領導的角色。在當權者眼中,年輕人就如漫畫中的巨人,是破壞秩序的怪物,甚至有當權者稱身邊有朋友,因為害怕年輕人,而移民離開香港。

面對年輕人的進擊,慣於安逸的當權者的即時反應是去逃避及否認現實。他們把這一連串的激烈抗爭,視之為年輕人成長期的正常反叛行為,或認為是因思想未成熟而受人唆擺所作出的愚蠢行為。當以上的假設均遭否定後,最新的引致年輕人「過激」的罪魁禍首便被指是互聯網。「都是互聯網問題」成為了當權者自我開解的最新詞彙。

在這裏,且讓我們把有關的政制爭議暫時放下,去研究一下「都是互聯網問題」的說法又是否可以站得住腳。在探討有關年輕人的問題上,中文大學的政治與行政學系及亞太研究所,在今年的5月尾,舉辦了一次「年輕人與公共政策」的國際學術會議,邀請了一眾的海外及本地學者,就着會議的議題,發表論文及交流意見。當中一個參與會議的國際學者,是來自英國的David Buckingham教授,他是年輕人與互聯網研究的權威之一,最新的相關著作包括了由麻省理工(MIT)出版的「公民網絡:年輕人,互聯網及公民參與」《The Civic Web: Young People, the Internet, and Civic Participation》一書(見參考資料)。由於筆者本身的研究範疇也包括了互聯網,亦是今次國際會議的召集人,所以把握了不少機會,在會議期間和Buckingham教授深入討論互聯網對年輕人公民參與的議題。

西方年輕人對主流政治參與度不大

Buckingham教授認為有關互聯網對年輕人的公共參與的作用的討論,有不少誇大的說法,大大高估了年輕人對主流及傳統政治的熱誠及互聯網的功效。他在《The Civic Web》(公民網絡)一書中,為7個歐洲國家,包括了英國、荷蘭、西班牙、瑞典、匈牙利、土耳其及斯洛文尼亞,進行了研究及比較分析。他得出的整體結論是,在西方的民主社會中,因對傳統代議式民主所產生的無力感,一般年輕人對主流政治的參與和熱誠度並不大,甚至出現冷感及漠不關心的情况。

更深入一點地看,年輕人往往並非完全不想參與或不問世事,只是傳統的政治制度給與他們很大的疏離感和無力感,他們看不出如何單靠手上的一票,可以有效驅使政府改變現有的政策,從而帶來年輕人心目中的理想世界。在年輕人眼中,給成年人所壟斷的主流政治,也未見得對他們最關注的生活上及社區性的議題,例如綠色生活、動物權益、社區設計及管理,有太大的關聯。

互聯網只是扮演「使能者」角色

至於互聯網對於年輕人公民及政治參與的影響,Buckingham教授的結論是互聯網只是扮演了一個「使能者」(enabler)的角色,使到本身有參與動機的年輕人,可以透過互聯網,吸收更多的相關資訊及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正正因為互聯網只是擔當着使能者的催化角色,這便解釋到為何在互聯網的世代,在差不多所有年輕人均上網的時候,「政治冷感」與「政治激情」的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會同一時間在年輕人身上出現。

把年輕人的冷漠或激進,都歸因於互聯網,是一種自欺欺人,不肯面對現實,找出問題所在的逃避行為。當權者要逃避及不肯面對的,始終是去檢討及反思現有制度的不公平及不公義。這種「都是互聯網問題」的思維模式,使決策者忘記了一個缺乏參與渠道的制度,往往「離地」而不貼身的政治議題,而非多姿多采的網絡世界,才是年輕人選擇逃避或疏離的原因。同樣道理,決策者亦忽視了不民主的政治制度及不公義的社會及經濟制度,才是使年輕人不滿及衝擊現有制度的主要原因。所以,失效的政治制度及脫離年輕人的公共政策討論,才是青年人不能正常地參與政治的主因。

使人同樣感到驚訝的是,在「年輕人與公共政策」的會議上,雖然講者是來自香港及不同的國家,但均得到一個共識,就是全球很多的國家均沒有「年輕人政策」,亦不重視年輕人的參與。原因是主流、建制或是「成年人」的政治,均着重維持現有的既得利益及政治格局。在國家及政權的眼中,敢於挑戰現狀,追求公義,理想及轉變的年輕人,絕對是一種威脅,即使不主動去打壓或「再教育」,也要把他們好好隔離,以免破壞大局。

誇大互聯網效用 逃避檢討現有制度

總結以上分析,把「年輕人的進擊」看作純粹是互聯網的問題,是一些誇大互聯網的效用,從而逃避檢討現有制度問題的做法。認為「年輕就是問題,年少就必定無知」,把所有制度上的問題均歸咎於年輕人,是既錯誤而又不負責任。這種做法,與當年很多的西方的極權國家,把所有反對自己的異見人士,均視為精神病患者,逼他們強制接受治療,並無太大分別。

青年人是社會的未來主人翁,若他們的成長,就是學會因循苟且,放棄希望,我們得到的也只會是一個沒有進步和沒有希望的社會。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 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參考資料

David Buckingham and Shakuntala Banaji. (2013) The Civic Web: Young People, the Internet, and Civic Participation. Cambridge, MA: MIT Pres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