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跟你講一段不浪漫的愛情故事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六角都市
2016-03-05

曾經以為最美好的愛情,就是夏天裏和穿裙子的姑娘坐在海邊喝凍飲;下雨了也不跑,躲在榕樹下等彩虹出現。但畢竟我不是志明,世間也沒那麼多春嬌。在機場和酒店穿梭的生涯裏,能邂逅什麼好的愛情?旁邊的人好心肯借個火,就足夠感激涕零了。

春夢無痕

這個情人節,獨自看了部離奇的限制級動畫片《安諾瑪麗莎》。主角的布偶世界是灰色的。他途中遇到的每個人都長着同樣的面孔,都用同樣的聲線講話。這時他不經意間遇到她。她的聲音像天使,她的臉是世間唯一那張與眾不同的面孔。於是兩人春風一度。但次日醒來,她一開口,卻也變成和其他所有人同樣的聲線。

也許一切都是轉瞬即逝的夢吧,我們都不過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

Roy@6角都市

婚禮司儀

Jan最近跟我說,她有一位前男友結婚,請她去飲,還希望她能幫手做婚禮司儀。

「所有人都覺得做公關一上台就可以開口說話這也難怪,但是他竟然也請我做司儀,我看起來有那麼看得開嗎?」Jan慣常戲劇化。

Jan說她不明白為什麼男人總覺得她對感情不在乎,無論她實際上有沒有在乎過。我想,女人很少能對一段關係毫不在乎吧,無論是長的短的好的爛的,至少也是特別的。

「你別跟我說那個前男友是Roy呀?」我在等他們萬轉千迴之後仍走在一起的。

Jan很快把一個不自然的表情隱沒去。「不是他,不過前男友,都一樣啦。」

後來呢?「當然是答應去做婚禮司儀了。不然,他真的以為我還有什麼看不開呢?再者,去看看他老婆是什麼人也值得了。」

怎能怪男人都覺得她對感情不在乎,是她要以這個姿態示人的。有朝一日Roy結婚請她做司儀也是活該。

Marie@6角都市

金屋藏嬌

女朋友新居入夥,邀我們去暖屋派對。明知是她要炫耀豪宅,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去捧場。女友的老公是殿堂級的藝術大師,所以在我想像中,她家的布置應該是充滿了美術館般的優雅氣質。沒想到進門之後,滿目都是金碧輝煌,讓我以為自己走進了特朗普的家。

趁女主人起身去指點傭人準備茶點,我忍不住童言無忌問大師為什麼要堆那麼多沒用的奢侈品在屋裏:「隨便掛一幅你自己的畫不是勝過這一切浮華?」

他眯着眼睛點起煙斗說:「所謂愛情保鮮,最佳手段就是金屋藏嬌。就是要養成老婆視奢華生活如蚊子見血般的習慣。她們過慣了這樣的生活,為了保持住這種高消費,就會練就一身伺候男人的本事。犧牲什麼,也不會犧牲自己的女主人地位。」

Jan@6角都市

三個人不浪漫

我的同事Jennifer與Alfred結婚7年,是令人羨慕的一對。最近Jennifer情緒有點低落,她說可能是受藥物影響──因為她連續幾個星期天天都在喝一杯看起來很可疑的飲品。

有天我和她單獨吃午飯,她突然問我將來會不會有自己的小孩。我有想過這個問題,但不能夠以「會」或「不會」簡單概括,於是說:「這件事有點複雜。」

真的很複雜,Jennifer說。剛結婚的時候,她和Alfred都希望把精神集中在建立事業,有了好的基礎才想小孩的事,也好享受沒有小孩的甜蜜生活多幾年。現在長輩老公都在期待小孩,每天喝難喝死了的中藥,量着體溫跟着醫生的時間表做愛……

「不過沒關係。」Jennifer試圖以一個正面的結語來圓了這個話題。「我們都很愛小孩,有了小孩後我們的生活會更加甜蜜。」

還是說,大家都困乏於延續兩個人的甜蜜了,就想或者帶出第三個人來催化一下?

Andy@6角都市

新居不念舊

搬屋,大件傢俬埋晒位,我抱住個女,老婆外母執細件嘢。睇個勢,冇兩個禮拜都唧唔到個床位出嚟瞓。

「嘩,張相邊個名攝影師影架?」老婆唔知喺邊個箱摷到。嗰年同Marie,佢個朋友Jan仲有同事Andy去濟州爬漢拏山,應該係頭一段路,難得行得快過班友,仲有時間擺好個機影佢哋。

漢拏山冬天雖然一山頭都係枯草,但陽光燦爛,背景係廣闊藍天同開豁山坡。Marie行到面紅紅,咁啱望住鏡頭,好似向住我行緊過嚟。

已經係好耐以前的事。「點呀,使唔使掛起你幅大作呀?」老婆問。「等第日開影展先啦!」我答。

生過的女人手腳真係快到驚人,只係大半日,一屋嘢已經歸晒位,今晚有覺好瞓。

Simon@6角都市

我愛你

新年假期裏去看望大學的教授,見他鬱鬱寡歡。問了才知道,原來他養了12年的一隻鸚鵡死了。臨終前鸚鵡對他開口說了句人話:「我愛你。」師母去世得早,教授重情,一生未再娶。他為人老派,師母生前未對她講過我愛你。後來一個人常年對住隻鳥假裝在和師母說話,竟然被鸚鵡學會了這一句。

他說大學門口的廣場,原來是生物系的實驗基地。八十年代,不知學校從哪裏弄回兩隻鴕鳥。在曠地奔跑慣了,女鴕鳥不習慣眼前有圍牆,所以不停地跑。以為能跑出去,終於累死。男鴕鳥悲傷嘶鳴,在愛侶身旁待上三天後,竟起身飛跑,一頭撞死在圍牆上。

沒想到教授體會到的不是「及時說愛」,反而說所謂忠義仁愛這件事,動物和人的區別其實甚微。不知道動物有多殘暴,反正人類也非善類。

Joe@6角都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