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虎豹鬼門關怪象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回眸英倫
2016-03-19

毛羨寧

到新加坡出差期間,有一天周日自由活動,台灣和馬來西亞來的同事便約我一起到恭錫路(Keong Saik Road)吃午飯。可能因為鄰近唐人街(牛車水),許多餐廳趁農曆年結束前最後一天繼續慶祝,原本想去的The Library酒吧打烊,吃澳洲菜的Luxe Sydney沒位子,最後去了漢堡餐廳Three Buns。這條街道曾是六十年代著名紅燈區,現在時髦的精品酒店和餐館林立。於是等上全天候早餐的時候,我拿照相機拍恭錫路典型的南洋排屋式建築,走到交叉口的「尼路」(Neil Road),就有一幢摩天豪宅建在傳統古蹟旁邊。我想,新加坡表面國際化,但集結起來的多個種族,加上殖民地色彩更複雜,是文化大熔爐,還是潛在衝突,我仍觸摸不透。

所以,我跟好朋友淑萍說,此行要了解新加坡伊斯蘭教、佛教和印度教的多信仰關係,另外想拍出色彩鮮明、新舊交錯的照片。「Haw Par Villa?」她問。其實我小時候住在香港虎豹別墅附近,可是裏面放滿了牛鬼蛇神的塑像,父母都不帶我去。新加坡虎豹別墅也有小斜坡延伸至大門,門口有主人胡文虎、文豹兄弟倆褪了色的名字。農曆新年的紅燈籠還未拆下,不過整個大宅盡是七彩顏色,中國味道便不甚突出。

苦海無涯

離遠看見來到此一遊的目的——「十殿閻羅」洞穴。進去之前先經過一座石山,上面埋了死人頭顱的泥像,寫着「苦海無涯,回頭是岸」。地獄的十殿,由見秦廣王和楚江王開始,審判後入血污池、寒冰陣、下油鑊,在閻羅王面前被鬼卒用刀刺至穿腸破肚……最後下世能再做人的話,喝過孟婆湯,就把上世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重新開始。洞穴裏潮濕陰暗,我更怕蚊叮蟲咬,可是洞穴外的花園放有一些敍述中國民間傳說的泥像,例如取材自《二十四孝圖》的《乳姑不怠》更奇怪,連手上拿着虎標驅風油老虎公仔,好像都帶着同一個詭異表情。

虎豹別墅本身並不嚇人,它有古雅的亭台樓閣,但佛祖、福祿壽和自由女神並列,到處夾雜了格格不入的東西,難怪遊人不多。我看「Haw Par Villa – A Journey Through the Years」展覽寫出胡氏家族在新加坡的其他產業,原來早上拍下的尼路89號歷史建築就是屬於胡氏的永安堂。看來我找到了一新一舊的對比,惟有這樣我行我素、用獨特景象來包裝老觀念的富翁,才是愈來愈少。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