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新加坡出差樂事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回眸英倫
2016-03-12

毛羨寧

上月代表公司到新加坡參加了兩個會議,第一個交流項目邀請了東南亞、中東及澳紐的醫務部同事,每天八時半開始上課,練習將深奧的研究結果簡易地表達出來、遇到困難的問題要怎樣回應。小組成員輪流做角色扮演,沒有一刻鬆懈,直至下午六時才完結。

大班小班

接着是臨床醫學培訓班,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歐南園(Outram Park)的杜克-國大醫學研究學院(Duke-NUS Graduate Medical School)跟醫生和專家學習診症。副院長Bobby Kamei第一天早上迎接我們,講解培訓班的教學模式以團隊導向學習(Team-based Learning , TBL)為主:「傳統的大班教學,以老師為中心,屬於被動式學習,學生聽完便忘記。小組教學的成效雖然較理想,但需要大量師資及豐富的教學資源,因此執行上仍有難度。TBL好處是以小組討論模式來進行大班教學,能促進學生主動學習。」TBL在我念大學時已經在醫學院廣泛使用,不是新鮮事了,但從別人身上學習,尤其見到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尼的同事在分析能力、英語談吐、醫藥病理的根基等表現出眾,民族性格比我們活潑,經常帶笑……怎樣把這些觀察轉移到香港的工作環境呢?我還在費煞思量地計劃。

回看這5年內來了新加坡三次,都是為了公幹,每次都有收穫。想起我在2003年跟大學導師Graham Wilkins說,希望在倫敦以外的研究組找一份暑期工,學一點腦神經的創新科技,又可以到亞洲遊歷。導師立刻推薦我到新加坡國立大學生化系,因為Heng-Phon Too教授是帝國學院舊生,研究神經膠質細胞(glial cells)。他把應用科技的成果申請成專利權,很年輕便成為了新加坡-麻省理工學院聯盟(Singapore MIT Alliance)工程系主任,太太則是新加坡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Singapore JHU)的醫生。可惜準備起行時正值沙士疫潮,我當時很失望,沒料到現在會經常被派到新加坡。

所以,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有些人把公幹當成旅遊機會,爭取時間購物和吃喝玩樂,於是來新加坡8天很苦悶;另外一些人習慣了短途出差,再沒興趣往外走走,三餐一宿都留在酒店。我卻在醫藥和學術圈子以外認識到不同朋友,像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校長辦公室擔任行政主任的葉淑萍(Su Phing Yeap),是我在牛津大學發展部工作時一起合作國際研究型大學聯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Research Universities, IARU),因而結識。這次相約到Middle Road一家餐廳Artichoke吃飯,交心地談近況,令公幹也成樂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