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立法會選舉結果初步評析

Leave a comment

明報
筆陣
2016-09-06

蔡子強、陳雋文

立法會選舉結果揭盅,如果要說最具話題性,莫如是「教主」、「國師」雙雙落敗,朱凱迪「無人無物」卻成了全港票王,「長毛」險死還生反敗為勝,李卓人、何秀蘭、馮檢基3名老將墮馬等新聞;但對香港政局發展更具啟示性,卻是選票反映的香港政治版圖變化。

得票份額與上屆相若

九七之後,立法會選舉有所謂「六四黃金比例」。那就是說,儘管民主派在歷次的選舉中,得票份額有起有跌,但大致上都圍繞約六成。直到上屆選舉,民主派終於跌破,只拿到55%選票;到了今屆,究竟這個版圖,會遭建制派不斷蠶食,還是因為受惠於梁振英民望低殘、社會反梁情緒高漲,而有所反彈呢?這一直是選前大家關注的焦點。

結果,從表1可見,今屆民主派加本土派,共拿到55%選票,得票份額只是與上屆相若。如果把主打「ABC」(Anyone But CY),即反梁作為政綱的王維基計算入內,這個得票份額便上升至56%。

所以雖然今屆投票率大升至58%,但埋單計數,其實對民主派亦非明顯有利,證明我一直的講法,雨傘運動後,社會陷入兩極化和撕裂,因此兩邊的人都會在選舉時踴躍出來投票,所以高投票率非對民主派單方面有利。

但雖然得票份額與上屆相若,但當中卻已經出現深刻變化。

過去20年來,由選舉到議會的政治生態,都是民主/建制兩大陣營二元競逐的一個格局。雖然由2010年「五區公投」和「超區政改方案」通過後,民主派激進一翼與溫和一翼漸行漸遠,甚至在選舉中狙擊對方,但人們仍慣於把他們統稱為「民主派」。

直到近年,在梁振英治下,中港對立以至港獨情緒急速升溫,在原有的民主陣營,分裂出本土/獨派,而他們更嚴正聲明,促請外界不要把他們與民主派混為一談。2月新界東補選之後,梁天琦更提出從此本土、建制、泛民「三分天下論」。

那麼今次選舉後,選票分配又呈現出怎樣一個政治版圖呢?

自決/本土/獨派成為第三勢力

如果把支持自決/本土/獨派(羅冠聰、朱凱廸和劉小麗+熱普城+青年新政)的組織加起來,整體得票份額更高達19%(表2),亦有羅冠聰、朱凱廸、劉小麗、鄭松泰、梁頌恆、游蕙禎6個候選人奪得議席,成了一個獨特的政治板塊。這裏不單反映出可觀的民意支持,且如果6人進入議會後能彼此合作、共同進退,更能通過議會這個平台,有效倡導有關議題,觸動北京最敏感的神經。

但問題是,青年新政/本民前,本來一直得到黃毓民和「普城」的稱許及支持,但當今次選舉選情白熱化,因為雙方選情皆吃緊,且彼此選票重疊,因而出現雙方支持者互相攻訐、意圖搶對方票的情况,網上的廝殺尤其慘烈,估計傷口短期難以癒合。

另外,不錯,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3名同時主張「香港前途民主自決」,况且10年前,朱凱廸更是天星碼頭等保育運動的主要發起人之一,是九七之後本地第一代本土派先驅;但發展至今天,他們在抗爭中所體現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已經與如今新的本土派如「熱普城」,尤其是後者的「勇武」主張,可謂南轅北轍。且他們關懷弱勢(包括新移民)、重視普世價值等立場,甚至被本土派拿來猛烈攻擊和鞭撻,更譏之為「左膠」。因此,兩者之間的合作基礎,並不樂觀。

另外,3人都不是來自傳統民主派政團,反而是來自社運界和公民社會。他們入局,不單是對雨傘世代在政治上的一種延續和肯定,亦對社運界和公民社會是一大鼓舞,亦可以預期,未來議會內外,裏應外合將會增加。

激進民主派+本土派得票份額急增

上屆選舉,激進民主派(人民力量+社民連)總共拿到約一成半選票,而在今年2月底的新界東補選,本土派的梁天琦也是拿到約一成半選票。我曾經在本欄撰文(〈梁天琦票從何來?一個票站數據分析〉)分析票站數據,指出本土派和激進民主派的票源高度重疊。那麼今次選舉,兩者加起來,又佔了多大比例的選票,會否突破一成半,甚至超越兩成,反映社會出現日益激進化的趨勢呢?

答案從表2可見,兩者加起來是26%,可見情况頗為嚴重。但要留意的是,而當中版圖又由激進民主派轉移向本土派。

「西環」犧牲了民建聯

繼前兩屆讓梁美芬和謝偉俊兩人先後成功入局之後,中聯辦今次再推出何君堯和容海恩兩人,且完成地區直選「全壘打」,4人全數入局。這樣中聯辦成功增加了其政治「親兵」,於未來在議會及政圈的影響力將持續增加。

中聯辦似乎對法律界人士情有獨鍾,因此4人皆是律師。其實這也難怪,律師的專業形象有利於吸納中間選票,讓中聯辦可以事半功倍。

但這樣的做法,卻以本地愛國陣營政團的發展與壯大作為代價。多份報章均有報道,中聯辦在推出這些「契仔契女」時,為了確保其勝算,不惜要求民建聯等作出犧牲,把部分票倉及樁腳撥給前者作為拉票區,增加他們的選票資本。這樣做無疑會讓民建聯等的發展陷入樽頸,停滯不前;但卻或許正正這樣,會更符合中聯辦自己想成為「幕後話事人」的利益。

選舉後初步結論

●建制派今次在直選丟掉一個議席,在功能團體又丟掉兩席(一個醫學界、一個測量界),「超級議席」又無功而還,可說是選舉失利,中聯辦或許需要問責,尤其是他們想力保的測量界議席陷落,力求攻克的會計界和資訊科技界議席,又再次大比數落敗,都讓中聯辦臉上無光;

●從選票版圖來看,在高投票率下,反對陣營(民主+本土)得票份額與上屆相若;

●但反對陣營的選票,已經非由傳統民主派所壟斷,反而陷入碎片化的危機,自決/本土/獨派勢將成為第三勢力(表3);

●反對陣營的碎片化,讓他們在九龍東及新界西再次「贏了選票,輸了議席」;

●然主張本土/自決/港獨的候選人,得票份額幾乎達兩成,更有多達6名進入議會,但卻未必能團結一致行動;

●社運派入局,未來議會與公民社會將有更多連結、互動和合作;

●本土派和激進民主派的總得票份額有26%,突破兩成,升幅凌厲,甚至和溫和民主派分庭抗禮;

●西環所支持的4名「契仔契女」全數入局,但卻以民建聯等的壯大和發展作為代價,讓他們發展步入樽頸。

蔡子強、陳雋文

(2016年立法會選舉評論系列之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