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北京要謹防有人在選舉報告中謊報軍情

Leave a comment

明報
筆陣
2016-09-08

文:蔡子強、陳雋文

一如所料,選舉剛結束後,另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旋即掀起序幕,那就是今次選舉究竟建制派是輸是贏的詮釋戰。這場詮釋戰今屆尤其激烈,是因為它已經與梁振英連任特首的問題掛鈎。於是一眾梁粉紛紛傾巢而出,全力為選舉失利「消毒」。這裏,我且擺出最基本的事實與數據,讓讀者自行判斷。

究竟建制派是贏得40席還是41席﹖

選舉結果揭盅後,第一個爭論,就是究竟泛民、建制陣營各自贏得多少議席?

這個問題之所以重要,是因為或會牽涉到一些建制派選舉操手,選前所曾立下的「軍令狀」。

愛國報章,以及另外一些親建制報章,都頭版大字標題說是「建制派奪得41席」,與另外一些媒體所說的40席有別,當中的差別,主要是牽涉對醫學界勝出者陳沛然計法上的不同。

陳沛然在選舉論壇中,屢次自評為「淺黃」(例如見8月11日的《明報》、8月17日的《信報》,以及8月24日的《大公報》)。

事實上,我認識陳沛然,是在去年一個醫學界討論政改方案的論壇上,論壇由醫學界關注自由平等選舉的新組織「杏林覺醒」所策劃,並由陳所主持,那被視為是一次要求梁家騮就是否會在立法會投票否決政改方案表態,以及作出承諾的場合。而在去年10月25日《星島日報》的專訪中,陳沛然亦坦然說:「我們在3月還在忙於『箍住騮哥』(梁家騮),讓他不要在政改轉軚 …… 」

而更重要的是,在陳沛然的政綱中,在政治部分是如此寫的:「落實雙普選,爭取在下一屆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全部議席由直選產生;在無篩選及容許公民提名下,普選行政長官。」

究竟這算不算是傳統意義上的建制派?且交由讀者判斷。

且更重要的是,新一屆立法會如果真的遇上重啟政改,政府拿出上屆政改方案「翻叮」,大家又認為政府能否數上陳沛然這一票?

選票反映政治版圖基本無變?

第二個重要問題,就是在梁振英治下,究竟泛民與建制派在選舉裏的政治版圖有沒有重大改變?

在周二本欄發表的選後初步評析中,筆者指出,雖然今屆投票率大升至58%,但埋單計數,其實對民主派亦非明顯有利,(泛民+本土派)共拿到55%選票,得票份額只是與上屆相若。

有人於是在這點上發揮,說縱使反對派把梁振英屢屢說成天怒人怨,但其實在選票上反映,對香港的政治版圖根本無影響,因此不要把梁振英說得太「乞人憎」。

不錯,在反對派與建制派兩者的政治版圖疆界,或許變化真的不大,但更深刻、影響更深遠的,卻是發生在反對派這一塊之內。正如我在周二所剖析,如果把支持自決/本土的候選人加起來,整體得票份額高達兩成(19%)﹗如果再加上激進民主派,更高達26%,甚至與溫和民主派的28%,可以分庭抗禮。從上屆的零開始,到今屆每5位選民,有一位支持自決/本土的候選人;另外,每4位,就有一位支持激烈抗爭的候選人,這就是梁振英治下的成績表。

究竟反對派一分為二,裂出更激進,以及分離主義的一塊,對北京是喜是憂?我相信北京心裏有數。

難得梁振英還可以在周二見記者時,被問到會否覺得選舉結果是反映市民對政府的不滿,還厚顏的說:「有相當一部分的選民,他對過去泛民議員的表現不滿意,他投票亦一向不是投給建制派候選人,因此他就投給一些非建制派,亦非傳統的泛民候選人,造成這個選舉結果。」

梁振英把視線轉移到泛民議員被選民所離棄,但他所沒有告訴你的是,他口中那些所謂「非傳統的泛民候選人」,其實就是更激烈、更勇武、更反政府、更反中的候選人。這就是梁振英一貫的「語言偽術」。

超區選舉所反映的兩派政治版圖疆界變遷

有關反對派與建制派兩者的政治版圖疆界,我還想補充一點。

以地區直選投票結果來計算反對派與建制派兩者的政治版圖疆界,有一個局限,因為選舉中有很多中間派候選人,如王維基和方國珊,他們都有很多選票支持,但又很難把他們簡單歸入泛民或建制,而他們卻把兩邊的部分選票都蠶食了。

相反,在俗稱「超級區議會議席」的選舉,因為只有來自壁壘分明兩大陣營的少數幾個候選人,選民只能被迫在兩大陣營中揀,因此更能反映兩派政治版圖疆界。

從表1可見,在超區選舉中,泛民今屆比上屆多拿30萬票,而建制卻只多拿8萬票,雙方版圖對比也由51:45,變為58:42,差距一下子拉闊很多,差點回到「六四之比」﹗這就是梁振英上台執政4年後的成績表。

這裏要順帶一提,因為在傳統功能組別投票,約20多萬的專業人士/中產階級,是不能在超區選舉中投票的,所以超區選舉的選票結構,未能完全反映整體的選票結構,那麼究竟是低估還是高估了泛民的政治版圖呢?我們且再看看今屆的功能組別選舉。

專業界別功能議席幾近全線淪陷

傳統功能組別有兩種,一種是以專業資格為主,投的是個人票;另一種,則不然,投的是公司或法團票。泛民以往能夠搶灘成功的,只有前者,即專業界別功能議席。

而專業界別功能議席,包括法律、教育、社會福利、衛生服務、資訊科技、會計、醫生、建築及測量、工程9個界別。

那麼,今屆泛民在專業界別功能議席的戰果如何?答案可參考(表2)。

9個界別中,泛民拿下7席,另外一席由陳沛然奪得,建制派只能保得工程界一席,而泛民在大多數界別中,得票和得票率都有所攀升。

值得留意的是,梁振英是在測量界出身,所以這也是今屆他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要力保的議席,但最後該議席卻落入泛民手中,也是史上第一次。雖然建制派之敗也是受分票所累,但泛民的得票也確是有可觀升幅。

另外,今屆建制派也扭盡六壬,也務求反攻會計界和資訊科技界兩個議席,我們甚至看到有梁繼昌和莫乃光的所謂「醜聞」,被拿來大做文章,但結果兩人的議席都安然無恙,得票率甚至有所攀升。

我相信這3個都是建制派志在必得的議席,所以特別具標誌性,現時都鎩羽而歸。

專業界別功能議席的選民,都是香港的中產精英,是支撐整個體制的主要支柱,如今這些議席幾乎全線淪陷,泛民得票又有所飈升,反映香港中上層社會的離心,也看到整個體制開始被動搖的危機,北京不可不察。

我更相信,中聯辦和特區政府,更會為即將到來的特首選舉前哨戰,即12月選舉委員會的界別分組選舉,而憂心忡忡,寢食難安。

建制派選舉成績自有公論

最後,作一個總結,雖然選後,愛國報章不斷強調:「建制派創佳績」、「建制派在極其嚴峻的形勢下取得佳績」、「建制陣營逆境取勝」 …… ,但這究竟是否事實?梁振英上台4年後,建制派的選情是艱難了還是輕鬆了,看完本文擺出的基本事實和數據後,相信讀者自有公論。

(2016年立法會選舉評論系列之二(下周二再續))

蔡子強、陳雋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