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冷靜觀之 再談「普教中」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教育講論
2016-09-03

鮑懋振

嶺南文化的代表和核心非粵語莫屬,粵語是個寶,因它在音韻上保留了古漢語的優良傳統,有入聲,功不可沒,要學唐詩宋詞,如用國語會撞板(平仄不合),用粵語則路路通,因其與古漢語一致。

說回來,教育必須秉持冷靜而客觀的心態,求共識,對部分人非常抗拒「普教中」,甚至群起而攻之,甚不認同。

粵語,誠然是個寶,是嶺南文化的核心,撐粵語自是必然。但我們必須全面而公允地看問題,面對許多「普教中」的不公允觀點,實在有必要與諸君商榷。

有人指「香港學校設普通話課已經足夠,『普教中』是多餘的。」香港學校設有普通話課堂,只是為了打基礎,目標只是使同學逐漸達到能聽、能說和能發問的程度,但這只是初級階段;而高級階段呢?應逐步地達到能夠不經過頭腦裏自我翻譯成母語——再思考——然後再變成普通話來表達。

潛移默化磨練

這樣「來回倒」的過程,實際上很複雜,而是直接地也能應用普通話思維。這要潛移默化慢慢磨練,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但這一步確很關鍵,也很有用;同時也是簡明的自我測試、判斷是否已掌握另一種語言標準和方法。普通話如是,其他語言亦然。

當你掌握第二種語言,自然就已經達到再也不是坐井觀天,閉關自守境界,而且可以將兩者對比並「左右逢源」。關於這一點,英語水準較高的香港人肯定也有此體會。學語言也學無止境,互相增益。

至於「香港有九成人的母語是粵語,故用粵語教學比使用普通話更有實效」的言論,就比較狹隘了。要更好地使大家提高自己的閱讀能力和寫作能力,從不同的語言汲取營養,而普粵各有特色,取長補短。

比如有一論者堅持認為學生作文中寫「我嘅書」是正確的,這就強詞奪理,因為「嘅」是廣東方言字,不適合,作文中應避免之。正像我們的一雙眼睛一樣,能從左右兩邊、立體地看問題、看事物,綜合兩者優點為我所用,即使從這一角度來說,也應「普教中」。是嗎?

粵語有其優越性,但這些方言即使寫出來也看不懂!若只憑意氣用事,高叫「索性把尖沙咀廣東道改為普通道算了」,能解決問題嗎?而普通話呢,也有其特點。國語可以我手寫我口,亦即可以寫話(寫話指早期階段的作文),寫在紙上,全球華人能明白,有漢語拼音,易學易用。幾十年來,推普已有了堅實的基礎。換言之,全社會大多數人都能懂一些。

雖具基本條件

為了工作、學習、溝通,自然要學、要用國語(普通話)。正如粵語有謂「世事無絕對」,即總有其相對性,故此普教中也有條件:

一、當小學生對粵語已經掌握得比較好時,而國語也已經打下一定的基礎,基本上能聽能說又敢問,師生已能溝通。

二、師資條件,推普已數十年,本地教師中能達到國家級測試一級水準的已大不乏人,即他們亦已有能力用國語思維。否則硬推,只會誤人子弟。

在基礎上推進

條件具備之後,如何進行「普教中」?有兩個關鍵點值得注意:

一、循序漸進,不能一蹴而就,宜按部就班,以至水到渠成。當年國民黨在台灣推廣國語就犯了急於求成的毛病,應以此為訓。

二、不能獨沽一味。據經驗顯示,要「粵普」有機結合,分工合作,比如教白話文多用國語,有助於寫話,而古體詩詞,因有平仄,則多用粵語,古雅而韻味足,這樣就兩者之間取長補短,便各得其所,那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之?

最後,放在第一位的還是奉勸有關人士︰一切為了下一代,放棄政治偏見,擴大視野,開拓胸襟,墨家兼愛精神,心平氣和,做好「普教中」。

撰文:鮑懋振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普通話導師、香港中國語文學會基本會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