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政治抉擇 兩惡取其輕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忽然文化
2017-02-18

占飛

本來,民主選舉就是要選出能夠造福人民的候選人。可是,當兩個候選人都不符標準時,選民只有兩個選擇:不投票(No vote),或投票給lesser evil,所謂「兩害取其輕」也。去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只有希拉莉和特朗普兩個候選人,很多評論都稱之為「兩害取其輕」的選舉。

用「兩害取其輕」翻譯lesser evil,不算十分準確。Evil是個宗教概念。對耶教徒──無論是羅馬天主教徒抑或新教基督教徒──幹了evil的事,就是犯了宗教的罪(Sin)。犯了宗教的罪,是要受懲罰的。在此世逃脫懲罰,死後仍要受天主或上帝審判,懲罰是躲不了的。對天主教徒來說,宗教的大罪、重罪犯得多,可能上不了天堂,要下地獄。

被動地作惡

此所以邪惡(Evil)與魔鬼(Devil)只是一字母之差。幹evil的事,就是與魔鬼為伍。韋斯曼(Eyal Weizman)在《萬惡中最輕者》(The Least of All Possible Evils)書中云:魔鬼是6-6-6的話,那lesser evil只是6-6-5,差別很小。萬惡中取最輕者仍是惡,仍會為害,不單害別人,還害自己──喪失了最寶貴的靈魂是也!「兩害取其輕」的害,即沒有「害人亦害己」的意思。Evil,譯為惡可能更好,作惡,就是為害個人的良知或良心。

不投票論者認為:lesser evil始終是evil。兩惡取其小,依然是作了惡。為存清白,應該不投票或投白票。反對不投票論則認為,不投票給「較小之惡」等於幫助「較大之惡」取勝。對惡袖手旁觀,表面上沒有作惡,實則是被動的(Passively)作了惡。正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為我而死」。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平庸之為惡》(The Banality of Evil)中指:「選擇『較小之惡』的人,太輕率地忘記了:他選擇了惡。(He who chooses for the lesser evil all too readily forgets having chosen evil.)」正是這個意思。

「兩惡取其輕」的問題很早就困擾天主教的神學家。公元四世紀,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便提出「惡非實體論」:上帝創造萬物,如果惡是實體存在之物,那誰來創造惡呢?不就是上帝嗎?可是,上帝是至善的,本身不可能有丁點兒的惡,也就不可能創造惡(上帝也不是無所不能的呀!)。惡不是實體,那惡是什麼?聖奧古斯丁的答案是:惡只是善的失去(Loss of good)或善的否定(Negation of good)。

作「必要之惡」

「惡非實體論」,主要為對抗當時流行的摩尼教。聖奧古斯丁在歸信天主教前,曾是摩尼教徒。摩尼教相信,善和惡都是實體存在,善是光明和真理,惡是黑暗和錯誤。萬事萬物中,都存在善和惡、光明和黑暗、真理與錯誤的鬥爭。人要得到救贖,就要取善去惡,得光明除黑暗。摩尼教主張善惡二元論。聖奧古斯丁則主張一元論──只有善是實體,惡不是。故此,大惡、小惡、較小之惡、較大之惡……只要是惡,都不應為之,頂多是容忍,因為有時好人也不得不行「必要之惡」(Necessary evil)。比如「正義之戰」(Jus ad bellum):雖然所有戰爭都是惡,甚至是萬惡之首,但反侵略、反壓迫、護教,便不得不戰。戰爭中必要殺人,殺人是惡,違反十誡,但打「正義之戰」,就不得不殺人,故此是「必要之惡」。

在羅馬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在位期間,他頒令天主教為國教,教廷的勢力日益壯大,不單天主教至尊無上,且教廷擁有政治、經濟甚至軍事權力。聖奧古斯丁的「惡非實體論」來得十分及時,無他,教廷插手世俗事務,難免要「兩惡取其輕」和作一些「必要之惡」。聖奧古斯丁正正在教義上「合理化」此等行為。

時至當今,羅馬教廷有時也要順應時代。比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生命的福音》通諭(Evangelium Vitae)中就說到:教廷雖認為墮胎是作惡,但假如無法阻止墮胎合法化,教徒只能盡量減少其禍害。這就是「兩惡取其輕」矣!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亦發過通諭指出,教廷雖反對避孕和使用避孕工具,但在HIV 肆虐的地區,使用避孕套、派安全針筒予吸毒者,不算是助紂為虐,協助犯宗教的罪。

由此可見,教廷沒有明言,現實是默許「兩惡取其輕」。畢竟,正如佐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所言:「政治是兩惡取其小。」(Politics is the choice between the lesser of two evils.)

撰文 : 占飛

善惡 一銀兩面

世間事往往善惡混雜,不易清楚的劃出界線:說這樣做就是善,那樣做就是惡。任何選擇,都可能有利有弊。斯時也,應該如何抉擇?

雙面效應原則

耶教倫理學家於是提出「雙面效應原則」(The principle of double effect)。簡要言之,這個原則包括下列4點:(1)該選擇或行為必須本身是善的,至少無善無惡。(2)該選擇或行為之善,不能由惡達至。換句話說,不能先作惡,以取得善果。比如「地獄式訓練」培養運動精英,就違反了這個原則,因為誰都不敢肯定「地獄式訓練」必修成正果。萬一失敗,受「地獄式訓練」者身心受損,卻無法成為精英運動員,豈不是未見其利,先受其害;作了惡,而善不可得?

(3)行動者選擇某一行為時,動機須為善,不是為惡。好心做壞事不算作惡。比如捐款救災,善款卻被貪官據為私有,持財作惡,那不算違反這個原則。但捐款動機不是為救濟災民,而是沽名釣譽,那便不算為善矣!(4)行為的後果必須合乎比例的善惡兼得,且善多於惡。

第(4)個條件是最難達至的。事前,誰敢肯定行為產生的後果必然善多於惡?冷戰期間,美國視共產陣營為萬惡之首,惡莫大於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因此,美國對殘民以自肥,孟子所謂「聞誅一夫紂矣」的一夫獨裁者,也給予金錢援助和武器供一夫鎮壓人民,並以「兩惡取其輕」合理化這個外交政策──此政策名為柯克帕特里克主義(The Kirkpatrick Doctrine)──列根正是遵從柯克帕特里克主義而支持危地馬拉、菲律賓、阿根廷等國的獨裁政權,以及安哥拉、尼加拉瓜等地的反蘇游擊隊。最不智的是,援助和訓練阿富汗的聖戰士乃至拉登、塔利班等,間接導致現今的伊斯蘭激進恐怖主義。凡此種種均說明,當初以為選擇的是「較小之惡」(Lesser evil),發展下去,卻變成「較大之惡」(Greater evil)!

撰文 : 占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