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香港私立自資院校策略性角色(上)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教育講論
2017-03-04

何順文

在香港,非牟利私立自資(或稱民辦或獨立)高等院校的重要性,一直未受到應有的重視,政策落後於整個形勢與環球趨勢,也是對香港作為國際先進經濟體的一個諷刺和缺陷。政府曾提及的公私型雙軌發展模式有待急起直追。

本文將以上下篇探討一下,香港私立自資高等院校的策略性角色。

2000年前政府多年來一直奉行英式精英主義,嚴緊控制學位教育,只由政府資助(或稱公營)院校供應及壟斷,資助學士學額嚴重短缺。多年來適齡入學率維持少於兩成,也嚴重造成社會不公,違反了大學教育普及化的環球趨勢。

最近一項國際調查顯示只有兩成香港勞動人口有學士學位,大幅落後於其他先進經濟體的四成多。這個偏低教育程度未能應付一個知識型社會的需要。社會不斷演變前進,學歷愈低就業或流動的機會就愈低,人們不斷要自我增值。

發展起步遲須追趕

自2000年起,香港高等教育發生了基本的變化。2000年9月教統會在其(二十一世紀的教育藍圖)報告中,建議政府鼓勵私立專上院校經評審後頒發學位。報告指出發展私立大學能驅動社會各界為高教出資獻力,提供多元互補的教育機會,造福學生。另外,前特首董建華於2000年《施政報告》承諾「十年內讓高等教育的普及率達到60%」,但實際上大幅增加的學額不足兩成為學士水平。

奮鬥多年的私立樹仁學院,早年曾拒絕政府直接資助,堅持四年制及辦學自主,於2006年經評審獲準正名為「樹仁大學」,也是唯一一所校監不是特首的大學。事實上,早年私立的崇基、新亞、聯合、浸會及嶺南皆因接受政府直接資助而被迫放棄追求成為私立大學的理想。這些院校有得有失已成為歷史,但也令香港私立大學發展長期停滯不前。

為擴大認可學士學額而不動用大幅額外公帑,港府於2009年起根據〈專上學院條例〉(即第320章),透過批地和免息貸款來鼓勵更多民間辦學團體開辦自資學士課程,扶助部分具潛質的「學院」日後申請正名為私立「大學」。非牟利私立自資院校的復興,打破了多年來香港學位教育由公營院校主導的單一局面。

質素保證與獨特貢獻

自2009年起陸續有珠海、恒管、東華、明愛、明德、港專、能仁及宏恩等8所私立院校按上述條例註冊成立(另外還有兩所公立自資院校,即公大及VTC高等教育科技學院)。他們以自資形式每年提供合共13000個政府認可學士學額,令本地總入學率升至近三成多,減輕了本土學生的升學壓力,和提升社會公平與流動性。

在香港,能夠入讀學士課程的學生,必須達到文憑試33222的最低成績要求(約佔35%考生)。這些私立院校的校園設施、師資、師生比例、課程、教學、財政穩建性、畢業生出路與質素保證機制均受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HKCAAVQ)的嚴格評審及監察,因此質素及成果有一定保證。部分私立院校更已具備大學體系、規模和國際教研與管治水平,也有明確計劃和時間表,以申請正名為一所大學。

私立自資院校有更多的自主、靈活性和創新,更着重優質小班教學與學生個人發展,補充了公校在教育模式上的不足,令香港高教的長遠發展更為多元化、平衡與可持續。但它們也有其挑戰與困難,待下期討論。

(待續)

撰文:何順文
恒生管埋學院校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