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脫貧路漫長 高教縮差距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教育講論
2017-03-11

何偉倫

究竟,貧窮是什麼呢?如果要推本溯源,引發貧窮問題似乎是由一系列錯綜複雜的因素導致。顯而易見,絕對不會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清楚。所謂的脫貧則是一條漫長道路,教育彷彿是其中一個最有影響力的途徑,讓莘莘學子能夠有向上流動的機會。然而,坊間卻出現發人省思的問題──香港教育制度是否依然能夠作為向上流動的階梯呢?

近年,我們不難發現當今的年輕群組成長後,好像較上一兩個世代的年輕人更憤世嫉俗。作為一個新生代的一分子,積極參與社會及政治活動,以及表達對社會制度的不滿,似乎是無可厚非的。尤其是我們明白到青少年終究會對本港社會穩定性和政治發展的道路上,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值得一提的問題是,近年年輕人起了的變化並非單單是本地問題。觀乎鄰近地區,即使我們曾經發生過佔領事件,在權衡輕重之間,刻下年輕人的反動意識似乎仍然算是相當克制。為什麼年輕人會反動呢?如果他們對自己的將來有一定的願景,又會否有截然不同的趨向呢?有為數不少的研究指出,資本及勞力是政經社發展的重要因素。只是,政經社的發展過程中有一些因素必須由下而上作出推動才能夠取得成就,教育則是當中的佼佼者。無可否認,教育投資能夠大幅度地改善人力質素,對經濟發展有着正向的影響。

在眾多的教育環節中,尤其以大學教育對一個人成年後經濟地位的改變,所產生的正面能量最為明顯及受到重視。接受大學教育對一個人未來的身價影響很大,只是要想提高自己的經濟地位其實非常困難。然而,倘若能夠考上大學,則個人的身價便可以提高,而且其牽引出來的可能性就可以倍加。

早年,香港教育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香港的大學學額即使已經持續增加,只是貧苦家庭子女接受大學教育的機會,反而相對於富裕家庭的子女,更有明顯差距。不堪的是,差幅似乎日益擴大。

一直以來,我們都深信教育是改善階層流動的最有效途徑,只是因為各種不同的因素導致教育未能真正地發揮應有的脫貧功用。值得留意的是,隨着近年學歷貶值愈趨嚴重,社會上已經出現了一些聲音,他們開始質疑到底教育是製造貧窮還是解決貧窮。尤其是近年的社會研究均指出,完成一個學位課程的回報率,似乎及不上早一點投身社會的影響……

成立於1916年,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是華盛頓學術界的主流思想庫之一,他們曾經就教育是否能夠改變美國貧窮家庭的政經地位進行《向前還是落後:在美國改變人生的機會》(Getting Ahead or Losing Ground: Mobility in America)的研究。研究結果發現,貧窮家庭子女的政經地位沒有顯著的改變,其研究結果與剛才提到的香港教育大學的結論頗具類近性;原來海外社區都出現了富裕家庭子女在接受高等教育方面的機會及選擇權,相對於貧窮家庭存在愈來愈大的差距。

高樓價怨氣

其實年輕人對求學充滿熱忱是一個值得慶幸的事情, 只是高等教育學額數目的增長,似乎未能及時追上高等教育學額的需求,再加上不同的社會問題,諸如樓價高企令年輕人走上街頭抗爭。比方說,以往面對樓價的飛升,年輕人或許只有「買不起就算了」的心態。可惜的是,單純以樓價的瘋狂發展而言,已經不只「買不起」,而是「租也租不到」,因而怨氣日深。

部分年輕人甚至情願長期「炒散」,也不希望找到一份收入穩定、有晉升機會的工作,因為他們情願保持低薪一族的身份,以便留在輪候公屋的名單之上。筆者曾經在一個研究工作的訪談部分中,認識一位畢業於專業範疇的空中服務員,他情願每個月替更三數次,也不願意投入全職部隊。最為令人咋舌的是,這位空中服務員的家人及朋友也認同和理解這樣的決定。

我們當然不可能歸咎於政府政策,因為樓價飛升某程度和全球性的經濟發展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只是,雖然政府無法扭轉這種令人透不過氣的社經轉型趨勢,又是否可以檢討一下現行的制度及政策,務求以人為本和訂定明確的規劃,以回應年輕人對未來不穩性的不安感呢?

試想像,當政府願意在年輕人修畢高等教育課程的一定年期後,願意把一定份額的學費回撥予他們作為置業基金,將會是一個多麼振奮人心的動力。再者,為針對年輕族群的散漫心態,以及鼓勵他們盡早投入社會服務,不至於浪費從學術旅程中所汲取的知識及技能,政府當局亦可考慮一些鼓勵性的措施,諸如當年輕人在投身社會後所需要繳交的薪俸稅愈多,政府部門則回撥更高百分比的金額,用以鼓勵年輕人更積極的投身社會,相信很大程度上能夠改變年輕人對未來出路的消極態度。

然而,政府在實施此等措施之前,也必須顧及部分弱勢族群。比方說,大部申請專上課程學費補助減免及貸款的申請人皆來自弱勢社群,他們在過去所得到的教育資源,以至文化培養,已被富裕家庭比下去,在學術上的能力及適應性也有一定的差距,因為不同原因休學、退學的人數明顯較多。相對於部分學子在中途休學後,能夠在父幹的影響下即時投身其他課程,較為處於弱勢的群組則需要先解決如何退回補助……

由此可見,脫貧路漫長,高等教育的機會固然可以縮減差距;只是真締還是在於一個完善的全方位補助方案。

撰文:何偉倫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語文及通識教育學院特任導師、新力量網絡研究員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