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正面教育與香港教育

Leave a comment

信報財經新聞
教育講論
2017-08-05

林碧霞

學業壓力一直都是香港社會的問題。最近,世界健康組織與多個志願團體先後發表的報告指出,青少年心理健康情況正在惡化,因此不少國家都紛紛提出改善教育的新方案,希望從教育去解決青少年身心和學習問題。新的見解主張加強「正面教育」(Positive education),或以「正面教育」作為教育核心。

簡單來說,「正面教育」是要培育學生積極面對自己人生的態度及能力,並基於個人的特質及遭遇,殷盛地開展自我(Flourishing)。著名心理學家Seligman概括了正面教育的元素:一、讓學生體會積極的情感和情緒(享受生活);二、讓學生發揮才能,享受浸沉於工作的狀態(參與生活);三、讓學生研究及探討超越個人層面的廣闊世界,作為「快樂生活」的歸屬(探討人生的意義)。學校教育的目標不僅發展學生的智能或技能,更重要的是使學生能在人本的本義定位上自我發展,成就個人;而「正面教育」能夠使人成就個人的幸福感(Well-being),潛能亦得以盡展,社會也更見健康進步。這亦是善意相信全球化社會的人所盼求的。

大方向本是「正面教育」

「正面教育」可以編成獨立的課程,但更適切的方法是把它確立為教育的核心。香港近年的教育改革,是針對偏重考試成績、背誦書本狹隘的知識等弊病而發展出來,其中很多方案和上述「正面教育」的理念非常一致。

課程發展議會2002年以「各盡所能發揮所長」去命名基礎教育的課程指引,提倡五種學習經歷:德育及公民教育、智能發展、社會服務、體藝發展和與工作有關的經驗,希望學生個人能達致全人發展,不要倒模,要尋找自己的興趣並自我發揮。

「學會學習」是學校課程的重要目標, 把共通能力(例如批判思維及自我管理能力)及生活態度(例如堅持和尊重)納入以往科目為本的課程。而當時教育委員會亦宣揚全人發展,鼓勵「樂善勇敢」的精神:「樂於學習,善於溝通,勇於承擔,敢於創新」。「求學不是求分數」,老師以往只作打分評估,現在卻透過評估反饋支援學生學習。

要加強學生學習的成就感,教育局2014年透過更新的課程文件鼓勵學校推廣「自主學習」,其方法是讓學生掌握「元認知」的技能,並利用此等技能發展合適自己的學習策略、反思及調控自己的進展,讓自己有效地學習,提高自我效能感。相比起考試導向,新方案可以提高學生的學習興趣及學習技巧,獲得成功而愉快的學習經驗。更重要的,由於此種學習體驗是從內在求諸於己,因此能夠讓學生降低考試的壓力,不論能力高低,都可以發揮自己,與「正面教育」的觀點不謀而合。

學業壓力反映教育失效

雖然近年香港的學校教育改革政策滲透着「正面教育」的元素,並意圖改革考試文化,但是由於香港主流文化的功利競爭主義主導,青少年亦偏向追求外在的利益(例如財富及成就),且相信成敗得失是零和遊戲,成就是個別精英的努力,取決於考試成績高低,所以考試文化的流弊及學習壓力並無多大改善,近年有關學生壓力及自殺問題的調查報道正正反映教育失效。要成功革掉考試壓力而真正愉快學習,政府需要積極推動新的文化價值,全面支援每一個人發展「正面教育」,扭轉功利競爭主義對教育的干擾,而「社會支援」(Social Support)的見解可以作為有用的参考。

(待續)

撰文:林碧霞
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副教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