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補選評析:兩個選區 兩種結果

Leave a comment

明報
筆陣
蔡子強
2017-11-29

因為兩名時任區議員陳浩濂及蕭嘉怡分別被政府委任為副局長和政治助理,而讓有關山頂及東華兩個選區的議席騰空,而導致在剛過去的周日要進行補選。

議員半途而去累及政黨補選失票

根據過往經驗,一個政黨的區議員,如果半路中途因為有更好前途而「另謀高就」、「良禽擇木而棲」,捨選區和選民而去,那麼到了補選,都會讓該黨丟失選票甚至丟掉議席。

例子之一,便是當年匯賢智庫的陳岳鵬,他在2010年辭去薄扶林選區的議席,加入政府做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助理。結果在補選中,匯賢智庫派出替補的劉應東受挫,丟掉了近300票,議席便落入當時公民黨派出的司馬文身上。

例子之二,2013年,民建聯的陳百里加入政府做政治助理,辭去坪石選區的議席,雖然民建聯派出替補的陳俊傑最終能夠守住議席,但已經丟掉約500票。

例子之三,那就是原屬民主黨的馮煒光,他在2013年辭去海怡西選區的議席,加入政府做新聞統籌專員,結果民主黨派出替補的單仲偕,丟失了約900票,把議席拱手送給了新民黨的陳家珮。但當時因有人民力量的袁彌明加入戰圈,讓泛民出現分票的情况,所以民主黨失票情况特別嚴重。

1

政黨和候選人當然都知道箇中利害,因此獲泛民支持的山頂選區候選人錢志健,便在選舉中攻擊對手陳浩濂加入政府是背棄選民,因此選民不要再相信陳浩濂所屬的自由黨今次派出替補的候選人楊哲安。至於蕭嘉怡所屬的民建聯,則或許為了避免在選舉中予以民主黨對手類似的攻擊口實,尤其是東華選區過往民建聯和民主黨兩黨互有勝負,選情吃緊,因此今次放棄派黨員參選,改由報稱獨立的校長呂錦強出選。至於民主黨則派出曾經在中西區屢敗屢戰,今次是連續第三次參選的伍凱欣出戰。

選舉結果 泛民有悲有喜

周一選舉結果揭盅,泛民有悲有喜。山頂選區,楊哲安拿到1378票,擊敗只得394票的錢志健,自由黨仍然在此區取得壓倒性優勢,保住議席。而東華選區,屢敗屢戰的伍凱欣,終於守得雲開,以1034票擊敗對手呂錦強的909票,為民主黨反攻得手。

至於今次兩場補選與以往類似情况下引發的補選,有關選票版圖起落變化之比較,見附表。

從附表中可見,幾個例子全都顯示,議員因「另謀高就」而半途而去,所屬政黨在補選中都會流失選票,得票率都會有所下跌,只是多少的問題,由幾個百分點到20多個百分點不等。

因此今次補選,對錢志健和伍凱欣,至少就有這點有利因素。

東華選區:屢敗屢戰 有志者事竟成

東華選區過往長時間由民主黨守住,但打從2007年區選開始,民建聯派出蕭嘉怡挑戰,結果雖然輸了「四比六」(690票對1033票),但蕭卻留在原區深耕,再在2011年區選捲土重來,結果反敗為勝。這正如以前我在本欄所說,很多選民,如果看到一個年輕人落敗後再繼續留在地區深耕,人心肉做,往往會有所感動,在下一次選舉以手中選票作支持。

風水輪流轉,今次蕭嘉怡半途而去,加入政府,民主黨派出的伍凱欣,過往兩屆先後在東華附近的選區出戰過,分別是2011年在堅摩、2015年在水街,結果兩次都是僅敗,但她卻沒有一走了之,反而留在地區深耕,屢敗屢戰,結果終於贏得選民的認同,守得雲開,贏回一仗。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今次補選投票率較上次選舉跌了約7個百分點,但伍凱欣的得票,卻反而較上次黨友何俊麒多了54張,可見她的個人因素,為民主黨取得額外的選票。

正如之前在本欄為東華作過選區分析,該區月入超過10萬元的富裕住戶多達六分之一;擁有大學學位、受過高等教育的居民亦多達四成;區內並沒有任何公屋或居屋,清一色是私樓。因此東華屬於一個高學歷、高收入的中產選區,泛民本來就不是無得打。

但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山頂選區的戰况則有所不同,錢志健卻鎩羽而歸。

山頂選區:雙方「基本盤」差距懸殊

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山頂選區的選票基本盤,建制派一直佔優。2015年區選,陳浩濂對獨立候選人陳樹滿,得票已經是「六對一」(1837票對317票);就是2011年,對手是知名度高得多的公民黨陳淑莊,結果得票率是65%(1505票)對35%(820票),差不多是「二對一」,可說是一面倒的戰果。這導致泛民在2015年放棄競逐該區。就算以較政治化、泛民較為佔優的立法會選舉為例,2016年立法會選舉(泛民+本土)在此也只是拿到35%得票,幾乎是沒有寸進。建制和泛民在這選區雙方「基本盤」的差距實在是相當懸殊。

如果選票「基本盤」處於劣勢,要反敗為勝,不外乎是靠(1)候選人本身個人條件、(2)campaign,以及(3)政治大氣候,來扭轉乾坤。但今次在這場山頂選戰,三方面對泛民都是不利。

先說第一點。候選人錢志健個人條件未見突出,知名度亦不見得特別高。

再說第二點。該區因為地理關係,根本很難做campaign,候選人至多可以在行車路口「舉舉牌」、「揮揮手」、「打打招呼」,讓選民「驚鴻一瞥」。

最後說第三點。以往如果政府民望低殘、市民反政府情緒高漲,那麼泛民在選舉時便能受惠。以區選為例,最經典的例子是2003年區選,當年「七一」出現50萬人上街後,泛民在區選中便勢不可擋。但如今梁振英「被換走」,泛民失了「最佳助選員」,新上台的林鄭月娥民望高達六成,與市民的蜜月期仍未完,因此整體政治大氣候對泛民也未見有利。

因此,今次得到泛民支持的錢志健鎩羽而歸,也是意料中事。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蔡子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