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tion 40s – 四十世代

Good articles for buddies


Leave a comment

「謀食」與「謀道」——從生涯規劃看人生意義

信報財經新聞
教育講論
2017-02-18

曾志滔

薪金是我們選擇工作時其中一個考慮因素,但是金錢回報卻非職業給我們的全部。人既須「謀食」,亦要「謀道」。然而現今香港社會的主流價值,又有多少空間讓年輕人思考自身的人生意義?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於本月初宣布辭職,將出任蘇格蘭愛丁堡大學校長。有趣的是,多份報章都以他「甘願減薪跳槽」為焦點,形容「港大薪酬福利比不少海外大學還要好。馬斐森是次轉工,年薪將大幅減少逾300萬港元,約為他現時人工的一半」。又附以香港各大學校長的年薪水平作比較。

「前途」=「錢途」?

這些報道正正折射了香港社會的價值取向——「前途=錢途」,金錢的回報是選擇工作時的首要因素。假如薪金待遇優厚, 何妨為五斗米折腰?相反,轉工沒有換來更好的待遇,彷彿愚不可及。人們願意為了五斗米而折腰,似乎已成常態。可是,只為錢而活也不見得快樂。很多香港人終日抱怨工作沉悶乏味、壓力大、沒有意義。

究竟工作所為何事?怎樣的工作生涯才能給人快樂?

工作其一功能的確是「謀生」,透過付出勞力賺取金錢,維持生活所需。但筆者深信金錢以外還有更多東西值得我們深思:例如工作所帶來的滿足感和使命感,工作崗位又是否能讓人發揮所長,甚至學到新的技能。這些感受,將會讓我們能夠稍稍脫離金錢的束縛,在工作中找到人生的意義。

據筆者的輔導經驗,一般年輕人對薪金和收入沒有什麼概念。他們模模糊糊地覺得人工愈高愈好,但從來沒估算過生活開支,也沒有想過要賺多少錢才能維持生活。在生涯規劃課裏,我們會使用香港輔導教師協會《生涯地圖》中的「理想人生大拍賣」活動,幫助同學了解自己的價值觀和對事業選擇的影響。遊戲中老師扮演拍賣官,隨機抽出十多項「美滿人生」的描述,同學則需要盡量爭取他們希望買到的項目。活動完結後,老師邀請同學分享拍賣項目代表的不同生活方式和它們所反映的人生觀。活動引發同學思考「賺幾多才算足夠?」和「我想過怎麼樣的生活?」。他們漸漸會意識到人生的追求除了物質,還可以有如「身份認同感」、「歸屬感」、「富挑戰性的人生」等心靈層面的嚮往,亦可以包括實踐「改善別人生活」、「造就他人」等抱負。即使有學生表示「賺錢」是人生目標,我們也會嘗試幫助他們探討背後的原因,如供養家人,或令自己的生活更有滿足感。

上月筆者以「人生召命」為題,探討老師如何協助同學透過撰寫回顧式的自述文章,探索自己的人生方向。若人找到「我所擅長的事」、「我為人欣賞的事」和「能改善別人生活的事」三者的交滙處,就能找到自己的人生召命。尋生涯召命的概念,也為同學們打開了思考自身人生價值的一扇窗,讓他們對自己的興趣、才能、信念和志向作深刻反思,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前路,而非隨波逐流,只選擇看似能賺錢的職業和學科。

最近香港輔導教師協會與突破機構合作,於2017年1月出版了《Breakazine──未來工作想像指南》書誌,深入探索現今香港人多種的生涯足跡。書誌走訪了數十位職涯中作了非一般選擇的過來人,發現他們的生命經歷裏,都有着不一樣的生活態度。

不必只向金錢靠攏

其中一位故事主人翁,擁有建築學士和藝術碩士的學歷。他曾任中學老師,是別人眼中「薪高糧準假期多」的優差,但主人翁沒有因為金錢優厚而忘卻自己的感受,他坦言工作令他沒有喘息的空間而辭職。這個選擇,是否太儍呢?又未必。往後他到了地盤學紮鐵,從勞動中能夠學以致用,將建築和藝術知識發揮出來。後來他又轉職大學當一名校工,享受閒時可以畫畫創作的空間,進一步發揮自己的藝術天分。在一般人眼中,他的行為,也許會被視為浪費學歷和青春。但他覺得每天從事自己不喜歡的工作的人,才是真正浪費生命。正所謂人各有志,活得精采,不必只向金錢靠攏。

生涯規劃教育不是要人不食人間煙火,但我們更強調讓年輕人找到自己所珍視的人生價值,從而勾勒對未來的工作及生活想像,並加以裝備自己,一步一步實現理想。若只顧「錢途」而選擇和自己的志向不相符的職業,定必違己交病,生活難以順心。其實,只要找到發揮自己的道路,縱然荊棘滿途,也可以得到心靈上的富足。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與突破機構以《未來工作想像指南》書誌為主軸,發展一系列讓年輕人參與的生涯探索活動。期望生涯規劃輔導教師能以此為起點,在年輕人社群、家長群體,以至社區內,引發更多更深入的思考和討論。《未來工作想像指南》延伸教育活動簡報會將於2017年2月27日於突破中心舉行。詳情請參閱香港輔導教師協會網頁及Facebook專頁。

撰文:曾志滔
香港輔導教師協會主席


Leave a comment

讓學生掌握 應付未來的跨界能力

信報財經新聞

何順文

朝向二十一世紀學習的趨勢,社會各界需要探討一些更深層的問題:我們應對大學生有什麼期望?他們最需要具備什麼能力或素養才能有效應付未來的工作、生活以至實現自己人生目標?及打造一個平等高素質、均富和諧的社會?

筆者多次表示,本科教育的目的不僅是為了灌輸學生知識、取得學位,也不僅為了他們畢業後找第一份工作做準備。它更要讓學生建立個人價值觀及人生目標,讓他們可以有更完整的人格,並熱愛和自主學習,從而能夠自信地應對未來的挑戰,實現自我。我們希望培育學生成為具自省、感恩、關愛和滿足的人。

商界、社會及教育界的領袖相繼地建議本科教育融入發展學生的「跨界」(Transversal)或「可轉移」(Transferrable)能力(Competencies)。這些能力包括建立個人價值觀、批判性思維、理性解決問題、團隊合作及溝通、環球視野、自我管理及社群參與等。這牽涉到正規學術課程的研習,以及課堂和校外的體驗學習活動。這些可轉移的跨界能力一般也被稱為「二十一世紀能力」,而且要透過「更深度」(Deeper Learning)的學習而獲取。這些能力已證實於許多生活和工作情境中甚為重要。

當同時涉及到知識和軟技巧時,人們便較為普遍使用「能力」一詞,而非「技巧」(Skills)。但是,筆者始終認為,一個更
有用的能力模式還應包括培養個人的態度、性格和價值(例如誠信、堅持和寬容)。在九十年代,筆者曾制訂並推廣由三個基本部分組成的ASK能力模式,包括態度(A)、技巧(S)及知識(K)。

更深度學習或二十一世紀學習就是一個人能夠將在一種情況下學習到的能力, 轉移應用到另一新的情況之動態過程,包括從一個學科領域應用到另一個學科領域,或從一個工作/生活任務轉移到另一個任務。

能力模式與更深度學習

在過去十年,很多教育組織和院校一直在積極制訂各自的「期望畢業生特質」(Desired Graduate Attributes)清單或學習目標。教育文獻中載有多項所需核心能力的不同清單及模式,不同國家也沿用着不同的能力架構。

例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二十一世紀初開發的「關鍵能力的定義與選擇專案」(DeSeCo)中,提及三大類關鍵能力:一、在不同社群內作互動;二、自主地行事;三、互動地使用工具。在美國,「二十一世紀技能合作組織」(簡稱P21)的「二十一世紀學習框架」將核心能力/技能分為四類:一、主要學科和二十一世紀主題;二、學習與創新;三、訊息、媒體與科技;四、生活與職涯。但我們仍欠缺的是一個單一完整綜合框架,能夠有系統地和科學化地將很多不同的能力進行分類。

美國國家研究局(NRC)在2012年委託一個委員會制訂了一個綜合性概念框架,以更科學的方式將這些能力進行分類和應用。該委員會最後界定了三大領域的能力:

.認知領域:思考、推理、非結構性問題的解決及相關技巧。

.自我領域:自我發現和自我管理,包括有能力建立自己的價值觀和量度成功的標準,以及規範自己的行為和情緒。

.人際領域:包括人際溝通、團隊合作與領導力。

大部分文獻曾提及的核心能力或「期望畢業生特質」都可以歸納在這三個領域內。然而,這個NRC模式是在美國的文化和背景下制訂的,它較專注於技能與勞動市場的需求,卻較少關注個人態度/價值觀及社會參與,而這都是一些受儒家思想影響的東亞經濟體所珍惜的特質。因此,亞洲一些國家和機構都加強了「態度/價值」的元素,並將「社會參與」領域納入他們的能力模式中。例如筆者任職的恒生管理學院,所採用的iGPS期望畢業生特質框架,就是包括智能與思考(i)、共通人際技巧(G)、個人發展(P)、及參與和貢獻社群(S)共四個能力層面。

NRC收集的研究結果顯示這些能力是可以教授及透過有助轉移的更深度學習方式而得到。教師應更多透過使用案例去鼓勵學生提問和解釋,驅使學生參與具挑戰性的解難項目,透過將課題與學生個人生活和興趣結合,以提高其學習動機。另外,鼓勵使用持續性評估和及時反饋,聚焦於能力的培養而非考試分數。

筆者的研究亦發現現今的教學活動過分注重認知能力。個人、人際和社會參與的能力往往不足和欠均衡。要培育更廣泛的核心能力將需要投入更多的承諾、教學時間和資源。

各界人士必須凝聚高教改革力量,為香港未來培育所需的高素養人才。

何順文
恒生管理學院校長

 

 

 


Leave a comment

教育問責 持份者先學「樂善勇敢」

信報財經新聞
教育講論
2016-05-07

吳家勤

在免費集體教育制度下,要善用公帑,保障學生的權益,同時提升本港的競爭力,必須要建立切實的問責制度,讓教局及各階層教育工作者真正面向家長、學生,確切了解學生的需要,事事以莘莘學子的權益為重,同時平衡政策的可行性及建制的負荷能力,為自己的專業判斷負責任……說到底,就是持份者要有「樂善勇敢」之心。

一名學生要16年才完成由小學至學士課程,再加上幾年工作表現,才能評核到教育的成效,要切實執行問責,就要有持續的政策及穩定的人事安排。回顧歷史,本港教育官僚都抱有宏大的願景,奈何在執行時,每每偏離信念,落差嚴重,而決策人又隨着政府換屆而屢有人事調動,出現上手開壇,下手補鑊的現象,政策未全面推行,負責官員已經離任,由語文、通識、TSA、DSE至公私營大學政策都不斷檢討修正,各級學生長期成為教育實驗品。

下放「話語權」

以TSA為例,多個國家都採用類似的評核方式,讓持份者可以定期評審教育的成果,為一項有效的評量工具,礙於現職官僚未能掌握政策的理念,執行時又未有貫徹始終,所以無力捍衞政策的真正意義,招架來自各方的質詢。面對多元的教育需求,政府已經無力獨攬教育發展,教局必須放棄壟斷,賦予辦學團體更多權利與責任,由學校直接向家長、學生問責。其次,教局必須向慢學、遲學、新移民、少數族裔、社經條件弱的學童提供更多支援,同時突破以考試為本的教育制度,引入更多元化的大學收生要求,鼓勵僱主參考更多非學術成就作為入職條件,讓不同才能、不同背景的學生可以在更公平的情況下學習、競爭。最後,教局應該重建與學校之間的夥伴關係,重拾雙方的互助互信,避免以從屬形式介入學校行政,影響學校的獨立自主。

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為免浪費公帑,殺校是不爭的事實,但淘汰過程必須要公正利落。當前,有學校超額報名,有學校則收生不足,顯示個別學校的行政欠效益,教學團隊未夠進取,教學模式過時,個別地區適齢學童不足等等問題,同時反映家長未能為子女選擇到最心儀的學校,拖拖拉拉留下未能達標的學校,只會影響教育質素,擴闊學習差異,限制家長的選擇,損害學童的權益。如果教局減少介入,家長、學生在教育上就享有更強的話語權,辦學團體必須正視他們的訴求,不斷求變,提升質素,否則就難以生存,而家長的選擇肯定是最公正中肯,可以加速汰弱留強的過程,使能力不逮的學校無所遁形。

經歷重於成績

最後,家長要深明自己才是子女最忠誠的守護者,必須要時刻保持清醒,突破教育迷思,糾正教育謬誤,當家庭社經條件不同,學童智能有異,贏在起跑線是無可避免,盲目攀比,假手於操練、補習、精讀,你有能力比下去嗎?你有就子女獨有的個性,讓他們闖出自己的成就嗎?家長應該以今次爭議為鑑,積極參予子女的學習,追尋教育的真正意義,當遇到不公時,就要挺身而出為子女爭取合理的權益,以忠誠壓倒不負責任的教育工作者。

教育是一項漫長的任務,經歷比成績重要,終點比起點更重要,家長應該爭取如何讓子女與對手同步衝過終點,或是不致墮後太遠,而非在起跑點明爭暗鬥。父母只顧贏在起跑線,突顯成人自私功利的心態,恐怕子女在對等的競爭情況下會輸會敗,只好以自已的社經優勢,讓子女在虛假不公的環境中成長,最終,孩子並非憑自己的真本領達致成功,未能感受到公平競爭的深層意義。

當下,無論教育工作者、家長及學生都活在苦難、紛爭之中,要突破困局,讓學童體驗到樂善勇敢,各持份者應該自己先學會樂善勇敢——樂於教育下一代,善於因材施教,勇於教育創新,敢於破除教育迷思。

撰文:吳家勤
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工商管理系講師


Leave a comment

鼓勵職業教育須先確立其地位

信報財經新聞
時事評論
2016-04-30

劉百川

4月是中學文憑考試的月份。每年約7萬名考生中,能進入政府資助的大學修讀學士課程者,約有1.7萬多人。除此之外,繼續進修的途徑主要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副學士學位課程、高級文憑(資助或自資)。從選擇修讀這些課程的人數,可以窺見學生對前途的看法。

過去10年間(2005/06至2014/15),自資學士學位年年增加,修讀的總人數從3000多人增至3.7萬多人,上升逾十倍;同期,修讀着重專業知識和技能的自資高級文憑卻只上升約19%,總數不足2萬人。很明顯,大部分學生看重大學學位,輕視職業專才教育。

老一輩的中國人有「惟有讀書高」的想法,認為讀大學是必然選擇,讀職業課程,只是無可奈何的退路;同樣,很多年輕人也不了解攻讀職業課程,不但可以獲得專業文憑,在不少範疇,最終更可以銜接相當於學士學位或更高的資歷。

時至今日,各行各業都變得專業化,有專業知識和技能背景的大學學位持有人,更能在社會上取得優勢。

職業教育海闊天空

其實,走職業專才教育路而達致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香港的時裝設計在世界時裝界名頭響噹噹,而把香港時裝推上國際舞台的,除了一些在外國學成歸來的設計師之外,也包括七八十年代冒出頭來的年輕一輩,例如馬偉明、張路路、Pacino Wan(尹泰尉)、Vivienne Tam(譚燕玉)等。這些本土出身的時裝先驅,就是當年香港時裝設計學院或香港理工學院的畢業生。

從事其他行業的,在筆者的年輕朋友中,有女孩子完成酒店管理高級文憑,然後一邊工作、一邊遙距攻讀英國大學的銜接課程而獲得學士學位,現正擔任酒店行政人員;也有修讀電腦遊戲開發高級文憑課程的電腦迷,自己創業編寫遊戲程式,生意還蠻不錯的。

不過,對香港多數中學畢業生來說,報讀高級文憑卻不是首選。《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報告指出, 持份者「普遍認為職業專才教育遜於大學教育,而這種根深柢固的觀感在家長及年輕人間尤甚。」

要從根本上改變社會對職業教育的看法,必須讓人看得見其地位和價值。因此,職業培訓的資歷須清晰地與學術資歷對應、其資歷須獲相關行業接受為入職或晉升的優先條件。只有這樣,職業教育的地位和價值才能體現。

特區政府於2008年設立資歷架構,涵蓋學術教育與職業教育的資歷在架構中的級別,兩者有了對應的關係。然而,對應的關係並不清晰明確。

釐清資歷架構名銜

在資歷架構上,學術教育的資歷名銜級別十分清晰:副學士、學士、碩士、博士分別是四至七級,但是職業教育的資歷名銜卻令人有眼花繚亂的感覺,計有:基礎證書、證書、文憑、高等文憑、專業文憑、高級文憑、深造文憑等等,而大部分資歷沒有一個清晰的界線,同一名銜,可以橫跨數個級別。

這樣富彈性的資歷名銜不但容易引起混淆,也無助於這些資歷在市場上建立應有的地位。打開招聘廣告,可以看見對職業資歷的要求一律是籠統的某某行業的證書或文憑,並沒有指定哪種證書或文憑,更沒有指定資歷級別。可見業界對資歷架構並不熟悉,也未視之為專業技能水平的可靠指標。

《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建議鼓勵中學多提供應用學習課程,而且須安排這些課程與資歷架構掛鈎。可是,目前應用學習科目在中學文憑證書上的資料處理卻是令人沮喪的。這些科目的成績在文憑試證書上只有「達標」和「達標並表現優異」兩個等級,其水平與一般高中科目的相比,更矮了半截,叫人如何不看低職業培訓?

加強在中學階段的應用學習科目,讓學生及早開始接觸基本的職業培訓,能啟發學生對生涯規劃的探討,增加學生對職業專才教育的興趣,但現時的做法未能提升社會對職業培訓的重視,遑論鼓勵學生將之視為前途選擇之一。

職訓局於2014/15年推出「職業教育和就業支援先導計劃」,對象主要是中三至中五離校生,在4年訓練期內,第一年就讀全日制基礎課程,其餘3年是兼讀課程與實習並行的培訓,讓學生從實習中學習行業中的專業技能。至2015年9月,參與的行業只有建造業下的機電業、印刷業、鐘錶業、汽車業和檢測及認證業等5個。

先獲業界積極支持

雖然先導計劃有助企業栽培技術優良的骨幹員工,但在學員實習期內大部分薪酬由僱主承擔,培訓一個學員須支付逾30萬元(約為學員期內所獲得總薪津的八成),沒有長遠發展計劃的公司,恐怕難以承擔;而政府除了負擔課程的經費之外,也支付約7萬多元的津貼。

可以看到,參加計劃的都是有相當高技術要求、但人手極缺的行業;而且這些技術範疇在現有的已審核職業教育課程中是較罕見或是根本沒有的。這計劃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職業培訓的缺口。

然而,職業教育應該是長遠的計劃,而非在人手短缺時才匆匆湊合。我們應該深思是否因為年輕人不願意入行,所以院校無法開辦這些課程?而年輕人不願意入行,又是否只是覺得這些行業在香港行頭太窄,就業機會受到限制?這似乎也與香港的經濟活動範圍狹窄、工種不夠多元化有關。

做好職業教育,提高年輕人投入職業教育的興趣,不但為年輕人開展多元的前途規劃,也提高年輕人投入職場的積極性。

德國著名的雙軌制培訓與實習並行,業界積極參與,中學生進入職業培訓比例達60%;整個職業教育體制有完善的進階路徑和清晰的資歷架構,被視為邁向專業人士資格的階梯,備受社會尊重,值得我們參考。

劉百川_持續智庫